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太平:我和谢阳律师(图)

2016年08月02日


(谢阳律师)

初识谢阳,是从一个故事。那之前,谢阳还是一个“正常律师”。那之前,陈光诚还在山东。有律师跟谢阳打赌说只要他能去山东会见到陈光诚就给他二万(大概)律师费。不就是会见一个盲人么?谢阳觉得这钱太好赚了,便欣然前往。在外人看来是天方夜谭,在明白人看来是可想而知的事。在去见陈光诚的路上,谢阳被打醒了。谢阳从此被打成了一个“不正常的”维权律师。

说实话,我开始并不喜欢谢阳的个性。我原以为律师都是儒雅、慢条斯理,甚至文质彬彬的。律师嘛,本来就是讲法律讲道理讲程序的嘛。谢阳相反,他给我的印象则更像是一个豪爽、仗义,有时候甚至还有那么点张扬的侠客。

我在单位被污以旷工名义开除。我找到谢阳,谢阳二话没说就代理了我的案子。他说:“你是为公义受逼迫。”我们和一些朋友吃饭讨论案子的时候,他还考虑我被单位开除身上可能缺钱而主动悄悄地去埋单。这既让我感动,又让我愧疚。

我去到单位想收集一些对我有利的证据,复印一些资料,单位领导说要律师陪同才行。我打电话给谢阳律师。谢阳律师很快就开着车过来了。那一天他正好感冒。他就这样强撑着陪我去找单位领导。

“你们怎么能这么无耻?”“这是我当事人的正当权利!”“你们不能欺人太甚!”“你们这是故意刁难!”谢阳律师愤怒了。我们单位领导说让我把律师叫过来就给复印一些资料。结果律师过来了,单位领导又不给复印了。单位领导说“我可以给你复印,也可以不给你复印。这并不违法。”谢阳律师暴跳如雷:“你们总要讲点人性吧。这是我当事人的正当权利!”我在旁边像个局外人一样,还面带微笑,温文尔雅。我以为法律具有神圣性,单位领导应该对法律有所敬畏,所以律师一来,他就会老老实实按法律程序来做。我就这样看着谢阳律师和我单位领导交涉。我都担心谢阳会挽起袖子揍我们领导了。不明白的人看见这一幕会觉得是谢阳被单位开除了。

自己制定的法律,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自己总应该遵守吧。我觉得法律会给人公义。谢阳律师对我的案子能通过法律渠道解决持悲观的态度。谢阳认为我的案子是一个明显的政治迫害。我也知道我被开除背后有黑手,但我不相信他们敢不讲法律,随便栽赃陷害。我执意要走法律程序,我要求劳动仲裁。谢阳律师则在我劳动仲裁前几天自己先进去了——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

我的劳动仲裁开庭后近两个月,仲裁庭给出仲裁结果:不予受理。大家都觉得这个结果很搞笑:仲裁庭开都开庭了,最后却不予受理。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谢阳作为一个律师的愤怒。我这才明白为什么谢阳律师不是那么儒雅,那么文质彬彬,而更像是一个侠客。

这一次我不知道谢阳会被打醒到什么程度。除了自然的正义、法律的正义之外,我相信还有上帝最后的正义。我理解谢阳的愤怒。谢阳在去看陈光诚的路上被打醒以后就走上了一条寻求他理解的正义的不归之路。谢阳代理过许多其他律师觉得敏感而不敢代理的案子。谢阳律师的律师执照被吊销过。谢阳律师在代理案子的时候被当地流氓把腿打折过。然而,谢阳律师并没有畏缩,为了他理解的正义而执着地去追求着。现在他终于触到底线了——正义到此为止。

我会为谢阳律师祷告。我相信正义迟早会来!

2016年7月28日 于长沙

——转自新公民运动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88期  2016年7月22日—8月4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