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林保华:2016立法会选举几个突破

2016年10月12日

今年九月四日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在揭晓后可以说,出现了香港选举史上没有出现过的一些突破。

非建制碎片化当局使用茅招

第一,非建制派参选组织之多打破纪录。除了老泛民政党,新的有本土民主前线、青年新政、热普城(其中的普罗书苑黄毓民是原先泛民激进派的议员)、香港众志、香港民族党、小丽教室等等,因此被喻为“碎片化”。到正式报名后,本土前与香港民族党参选人被取消资格无人参选。建制派在中联办指挥下,就是原先那几个政党。

第二,第一次要参选人填写“确认书”,以此阻止把“港独”作为参选的政纲。这是香港选举史上第一次,但是不但这个举措没有法律依据,最后由什么机构或什么人有权决定哪些人不可以参选也没有规定。最后由不同选区的选举主任出面确定六位不得参选。然而被禁止的,有的已经签下确认书应承不提出港独主张仍然被禁止参选,例如本土前的魅力领袖梁天琦;而更多人没有签下确认书一样可以参选,包括主张港独的人在内,可见要签确认书只是封杀几个特定参选人的茅招,至于其背后黑幕应该进行追究。

第三,这次投票率达到百分之五十八,创历史新高,显然选民是受了某种刺激而出来投票。由于选举结果是非建制派的席位有所增加,可见刺激他们的当然就是建制派及其背后的中国主子,也就是梁振英的强硬统治,以及中联办公然插手香港内部事务,踩到了香港民众的红线,逼使他们出来投下神圣的一票。

第四,上一届立法会议员,由普选与功能界别选出的非建制派议员是二十七席,这次是二十九席,增加了两席,功能界别还有一位既非泛民,也非港独、自决、本土的第三势力,然而倾向非建制派的议员,因此也可以说非建制派拥有三十席。这也是史上最多的一次。

本土年轻上位中产投票反梁

第五,虽然由选举主任出面,剥夺了被指为“港独”的六位参选人,但是作为港独于主张自决、本土的参选人,也恰好有六名当选。这是冥冥之中的反作用力。他们不但创下最年轻的二十三岁(罗冠聪)与二十五岁(游蕙祯)的纪录,也创下港独、自决派、激进本土派进入

立法会的纪录。

第六,投票时间之长创下纪录。因为有些选民等候配票的资讯而延迟到下午与晚上去投票,加上工作人员放慢手脚,以致投票站排长龙,尤其在太古城中产阶级聚集地,原先两个投票站改为一个,生活优裕的中产阶级厌恶排队,就可能回家睡觉而不投票了,这样可以减少不满梁振英的票数。然而那晚太古城的中产居民不睡觉也要投票,导致原本十点半结束的投票延迟到凌晨两点五十七分才结束。

第七,泛民的世代交替创下纪录,其中最显著的是民主党。现任主席刘慧卿退下为林卓廷抬轿,前任主席何俊仁也退下为尹兆坚抬轿;港岛区与超级选区也分别由许智峰与邝俊宇两位年轻的区议员出战,结果都取得成功,因此民主党成为非建制派的第一大党。

第八,选举中发生的弊案也是前所未见之多。最明显的是一个叫做传真社的机构,在全港五百七十一个票站收集九十六个票站的资料,五个票站总共多出八百三十一票。这些票站与投票人数约占总数六分之

一,因此多出来的可疑票数大约有五千多张。

中共代理人打击“青年新政”

最后一个被突破的纪录,是中共利用选举大演内斗戏码。中共一向对党内的权力斗争讳莫如深,对境外媒体的报道,大致不予理睬,因为难以解释。但是有时会突然咆哮,发动大批判,例如围剿某些刊物或个人,尤其对揭发他们财产的外国媒体,后来发展到绑架出版社与书店人员。但是绝不会透露与党内斗争有关的事项,因为“团结对敌”是中共铁的纪律。

这次却破例了。选前的八月上旬,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新闻网发出题为《北京涉港机构亟待整肃重组》的分析报道,炮轰香港中联办逾越联络部门职能,自视为中央治港化身,造成港人对北京不满。多维老板是港商于品海,被视为亲习近平人马,能发表这种新闻,自然是北京有人点头,否则哪敢太岁头上动土?这就把港澳办与中联办的矛盾公诸于世。发展到后来,中资控制的《成报》居然公开指名道姓向中联办与梁振英开火,然后引发香港党报的反击,指《成报》老板是通缉犯。中共内部如此公开指名道姓驳火实属罕见。

到九月三日投票前一天,《成报》更以头版整版的大标题《中联办梁振英祸港捧青年新政扮港独》,报道他们如何利用刘迺强炮制青年新政这个伞后参政团体。刘迺强是一九八○年代初民主派论政团体汇点的创始人,汇点后来与港同盟合并成为今天的民主党。但是刘迺强因为强烈的民族主义而与他们分手营商,被中共青睐而成为全国政协委员。问题就在于,《成报》为何要抛出党内机密把负有分化非建制派特殊使命的刘迺强抛出,而青年新政是真港独还是假港独?

利用中共矛盾不可存有幻想

这以前的七月,法庭审理去年区议会选举的舞弊案,一位姓郑的网站主持人自称奉某中资之命联络青年新政粱颂恒等,给钱他们,认同他们宣传本土路线,却选定某几个参选区域,旨在分掉非建制派的票,后被青年新政的人偷录揭发。

中共内斗,让一些香港人认为北京有反梁振英的“开明派”,从而也可以把票投给建制派。这种想法显然是错的,如果北京有真正的开明派,中联办如此践踏一国两制,就应该拔除他们。没有拔除,就是希望他们狠狠地扼杀香港的自由与法治。

对中共内部斗争,非建制派应该充分利用他们的矛盾,扩展抗争的空间,也不要忘记揭露他们的本质,不能让香港民众对中共存有幻想。

香港政情未来会怎样发展?有一批新人问政,自然会有新的思维与新的问政方式。然而目前立法会的结构性缺陷,例如功能界别的设置,非建制派始终无法取得多数,遑论进行根本性改革,所以不能忘记与街头抗争的结合,甚至采取一些有效手法给当政者较大的压力,力求有些微的进步。

——转自《争鸣》杂志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93期  2016年9月30日—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