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牟传珩:北京当局向VPN亮剑——互联网的管制再次升级

2017年02月03日

近日习近平就政法工作下“旨”强调,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应声“接旨”亮剑,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要求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强调中共意识形态主宰审判。在此背景下,北京当局又开始向网络“翻墙”亮剑。

北京在“数字空间”深墙高筑

新年伊始,中国工信部宣布,即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在全国范围内对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开展清理规范工作,强调未经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VPN(虚拟私人网络)。这意味着中共在“数字空间”向VPN亮剑,VPN“翻墙”将被全方位封杀。VPN迄今被视为是在中国突破防火墙的有效手段,操作简便而且成本较低。通过VPN,在中国的电脑或手机用户,都可以使用特制软件加密链接,从而浏览通常在大陆境内被屏蔽的外国网站,包括社交平台脸书、推特、视频网站,谷歌搜索、邮箱等服务。

以前,中共当局就长期利用“防火长城”技术来审查、屏蔽网上资讯。对此,中共喉舌媒体《环球时报》曾报道称,VPN服务器被封锁是因为中国正在对其“网络防火墙”进行“升级”,强调中国有必要保护自己“在数字空间的主权”。

此次北京又向VPN亮剑,是中国试图建立更加完全封闭的局域网的又一个步骤,这也标志着大陆互联网的管制再次升级。然而,封杀VPN,阻挡的不只是“翻墙”的网民,还有在中国境内投资营业的外商,包括台湾、港澳商家。换言之,向VPN亮剑,也会损伤中国经济发展自身。然而,中共维持经济的最根本目的是维系政权。政权安全是中共视为第一位的。当信息的自由流动使其失去安全感时,它宁可牺牲经济利益,也不愿让信息自由威胁统治。因此,北京只能在“数字空间”深墙高筑。

互联网成为中共面临的“最大变量”

中共十九大前,国内经济社会形势日趋严峻,为了预防可能出现的社会动乱,当局正不断加强社会控制,包括对国内虚拟专用网络(VPN)服务商的强化监管、封杀翻墙。这与近年来对网站、平面媒体、博客的强化监管是一脉相承的。

中共十八大三中全会前,网络上曾热传一份新当家人的“8∙19讲话”内部版文稿。此讲话稿称,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主战场,是中共面临的“最大变量”,他呼吁全党“敢于亮剑,抢夺阵地”。当时中南海喉舌、中共重要思想理论阵地《求是》杂志官方网站发表署名为“石平”(“时评”谐音)的文章称,“我们不会坐视敌对势力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为此要“治理网络乱象、抑制网络负能量”。

2014年5月18日,《人民日报》刊发《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的文章,其中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王秀军称“政治安全是根本”,“现在境外敌对势力将互联网作为对我渗透破坏的主渠道,试图破坏我国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他为此特别强调“在互联网上,能否赢得意识形态领域渗透和反渗透斗争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党和国家的未来。”王秀军还说,国家网络是由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亲自抓的“一把手工程”。

VPN亮剑是政治左转的标志

中国政府全面向VPN亮剑,是国内意识形态控制继续收紧、政治走向继续左转的又一个标志。眼下,中共“十九大”临近,习近平“宁左勿右”立场,已经引发党内权力斗争暗潮汹涌,而邓相超事件更显示社会左右社会力量相互较劲,严重分裂。当此之时,政府维稳任务更为加剧,监控互联网的使用力度不断加大:控制内容,限制信息,阻止访问国内外独立网站,强制各网站自我审查,并惩罚触及政治敏感话题的人士已成常态。为了加强网络管控,中共政府还不惜雇用成千上万的人,在国家、省和地方各级实施电子通信监控。政府重点监管社交网络、微博、视频分享网站等工具。互联网公司也雇用成千上万的检查员执行中宣部指令。据悉中央有超过14个部委参与到这些活动中,对国内外的网站、博客、手机短信、社交网络服务、网上聊天室、网络游戏、电子邮件等等,进行审查、监控。

据中共当局统计数据,中国大约有2.7亿微博用户,所有的微博网站都必须设立内部的审查团队,按照中共当局的指令过滤敏感帖子。国家网信办副主任任贤良在专门会议上表示,批评跟帖乱象扰乱讯息传播秩序,破坏网络舆论生态,必须整治。他要求新闻网站集中清理跟帖评论中违反“九不准”、触犯“七条底线”的有害信息,包括危害国家安全、挑战社会主义的内容。他要求落实网站主体责任制,畅通网络举报渠道,建立“群防群治”的机制。

总之,中国当局全面控制了媒体、网络,在舆论上已经形成了“宁左勿右”的一统天下的局面。

全球进步力量都在“推墙”

如今,数字革命和互联网带给人们最迅速和最广泛的信息分享方式,但中国当局反而借口“网络主权”,试图控制信息,阻止信息跨国界和跨时区地自由传播;其不断修建庞大“防火长城”,以审查和屏蔽网络信息。当局全面向VPN亮剑,即欲斩草除根,将大陆民众与世界自由信息隔绝。习近平在国际上推动全球化,却在国内搞网络封锁,岂不成为世界笑话。

2016年6月,大陆网络封锁天怒人怨,78名院士联名上书要求解禁网络封锁,以共享国际资源。其实,当今世界,网络自由是一种新兴的普世权利,包括网络上的表达自由、传播自由,各国政府都有义务和责任保护互联网开放、通畅。控制、封锁网络,已为世界公敌。网络自由的大趋势,是中南海没有可能阻止得住的。

当今,中国民间发起了“草泥马”怒吼的网络舆论,挑战当局的网络审查制度及其所谓的“核心价值观”,这力证了中国的民意。随着网速的提高、技术的翻新,中国政府试图全面封杀网民“翻墙”,有点想入非非。当局向VPN亮剑,注定要输给新科技的进步。日前,《华盛顿邮报》报道说,一名外号Clowwindy的著名程序员开发了一个流行的系统Shadowsocks,允许用户绕过长城防火墙,并且可以对当局隐匿行踪;而有些变幻莫测的隐蔽VPN,更会让当局束手无策。《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在全世界,许多程序员都致力于跟网络监控和审查战斗。由此可见,如今全球所有的进步力量都在“推墙”。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2期,2017年2月3日—2月16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