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海森崴:北京对港悼六四人数减的忧虑 (图)

2017年06月16日

http://hk.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70608/photo/bkncn-20170608000334128-0608_05411_001_01p.jpg?20170608145817
分裂势力令中共更感到担忧,原因之一是分裂势力会制造恐怖暴力事件,动摇社会稳定。

香港是在中共管治下唯一可以自由悼念六四的城市。自九七回归后,每年在维园举行的六四悼念晚会都令北京感到头痛,北京一直在想方设法要令维园的烛光一年比一年暗淡,尽早熄灭。今年维园六四悼念晚会主办方声称有11万人参加,是2008年以来最少的。可是,北京并未为此窃喜,反而心中暗自忧虑。因为维园六四晚会人数减少,不是因为愈来愈多香港人认同北京,而是港独思潮在发挥作用,令香港人愈来愈不认同国家,尤其是年轻一代。

在北京眼中,到维园参与六四悼念的香港人,虽然痛恨中共,恨不得把其拉下台,但起码认同中国人身份,认同中国是其国家,有基本的共通点。然而,港独者却是要将香港割离中国,成为独立的国。

在当前中国国力如此强大,中共自信满满,对于那些恨不得将其拉下台者,只是视为一班不自量力的幻想家,他们会添麻烦,但不会致命。相反,分裂势力令中共更感到担忧,原因之一是分裂势力会制造恐怖暴力事件,动摇社会稳定,当中疆独组织就是一例,叫中共头痛不已;其次,分裂势力会勾结境外势力,动摇中共管治权威和根基,说得难听一点是随时「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所以,当前中共最忧虑的是分裂势力,多过那些高喊中共下台的爱国不爱党份子。

在近年的香港维园六四悼念晚会,年轻人已成为最重要的力量。然而,自占中后,港独思潮在香港年轻人中迅速蔓延,愈来愈多年轻人认为六四是中国人的事,与香港人无关,拒绝再参与六四悼念晚会。在今年六四前夕,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更发表题为《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时了》的声明,指「时代交替,爱国情怀消散殆尽,本土身份认同抬头,对新一代而言,六四之意义所剩无几,而本土社运才是他们的政治启蒙,雨伞运动的公民觉醒,鱼蛋革命的勇武抗争,深深感染年青一代。我们应先以港人本位,聚焦于近年本土社运,以至本土历史如香港保卫战、六七暴动及九七主权移交;我们应立于本土之先,而非自困于六四之死胡同,方可于讨论中找寻出路。与其将一个承载着爱国民族情怀的六四,作为港人年度政治活动、民气聚集之时,霸占港人之共同记忆,倒不如撇除爱国情怀,建立真正属于港人的政治活动,将本土思潮注入港人之议程和愿景之中。」

回归20年,香港不但没有培养出认同国家的年轻一代,反而孳生了港独思潮,竟喊出香港要脱离中国,这是北京始料不及的。因此,纵使今年维园人数少了,北京也没有为此高兴。这种心情是尴尬的,矛盾的,也是真实的。

正如香港特首周二(6日)在回答记者关于学生不参与六四悼念之提问时,答曰:「有年轻同学由于对中国人身份认同,表示不悼念六四,我相信只要他们能够深思一下,知道香港是中国一部分,香港绝大多数市民,包括大学同学都是中国人民一份子,无论他们怎样想,国际社会都会看待他是中国人。」自己打从心里就不想学生参与六四悼念活动,但还要批评学生不参与的理由,这是何等的尴尬。

除了眼前港独思潮蔓延的忧虑,北京心中还忧虑香港当前这班年轻人,在30年后就会进入壮年,成为香港社会主要力量,届时香港亦正好面对回归50年,一国两制是否再延续下去的问题,这班人到底将如何抵抗北京?

所以,自此之后,维园六四悼念晚会人数之多寡,在北京眼中都会有两种解读。但是,结果只有一个——严厉打击港独。

海森崴(独立评论员)

——转自东网(2017-06-0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1期,2017年6月9日—6月22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