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未普:“谁建群谁负责”?中共这下捅了马蜂窝(图)

2017年09月18日

中国国家网信办于9月7日印发了《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要求微信群、微博群、QQ群等群主履行其管理责任,即“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消息传出,微信群和微博群等立即炸开了锅。

这些网络群组,特别是微信群早已不是一股可以小觑的力量。2017年4月底,腾讯企鹅智酷发布了一个关于微信群的《2017用户&生态研究报告》,报告称,2016年微信的每月活跃用户已达8.89亿,直接带动信息消费1742.5亿元,比前一年增长了26.2%;微信群已有1千万官方公众号和56万企业号,有2亿用户将微信与信用卡连接。这个报告还说,微信每天产生70万篇文章,已成为群友阅读新闻的第一渠道,其新闻影响力已经超过了新闻网站和电视。这些数据显示,微信群对中国经济、舆论和政治的影响力都在迅速上升。

对网信办的《规定》,这个庞大具有影响力的微信群是怎样炸开了锅的呢?笔者仔细浏览了群友们的反响,发现反响有欢呼赞扬的,有恐惧应对的,有冷嘲热讽的,有愤怒声讨的,亦有插科打诨的。在各种反应中,欢呼《规定》的赞扬者绝对属于少数派,大概只有10-15%的留言属于正面赞扬。这些留言说,这个《规定》干得漂亮,必须点赞;它的出台,虽然不够及时,但是非常有必要;湖北日报网刊登陆仁忠的文章称,“谁建群谁负责”就是一剂净网良方,只要每个互联网群组都能营造清爽、文明、和谐的上网环境,健康向上、风清气正的互联网空间就指日可待。

可是绝大多数群友的反响则完全相反。他们当中有人很担心自己的微信群违规,赶忙关闭了事;有的说,他有三个微信群,这个《规定》的出台让他很害怕,他已经做好了“一键解散聊天群”的演习!有的说,《规定》一出台,吓得他赶紧解散了一百个微博和微信群。据说一夜之间,QQ群也解散了很多。有的则插科打诨地说,很多群把群主让给了外国人或身处国外的华裔,有个美国人一夜之间就成了70多个群的群主。

而冷嘲热讽和愤怒声讨的群友反响最大。他们的反响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第一,建议把互联网关了算了。很多群友说,关闭互联网,大家就看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每天炒党章,举行背诵比赛,做做中国梦就可以了,要不然就学朝鲜把网断了让高层使用。

第二,批评国家严重倒退。他们说,一夜之间,国家倒退百年,竟搞连坐,当代中国连古代都不如;称现在的互联网搞闭关自守、文字狱、株连九族,一个都不缺了。有的网友把当今政府比作红小兵当道,认为《规定》出台就是文革来临;有的把它比作法西斯,说法西斯在中国大地上横行!还有的说,中共此举实在是在灭亡的路上狂奔。

第三,讽刺共产党黔驴技穷,滥用权力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们说,不让人民说话?自己做的好还怕人说吗?自己“四个”自信还怕人说吗?谁建群,谁负责?群主又没有工资还要担那么大的责任?有人拥有那么大的权力,下面的人出事,可是一点责任都不用担,还要被称颂。有人还说,眼看洗不了年轻人的脑了,就想在网络上下黑手,真有这群腐败垃圾的!

第四,认为中共患了恐惧狂想症。有群友说,群聊本是私下聊天,根本就不属于公共舆论,更不是媒体和出版物,在法理上它还到不了言论自由的高大上层面,群聊更像呼吸、打嗝等生理或生活功能,连这个也要“政治正确”,也要监管,还要连坐法,还要保甲!这是患了什么恐惧狂想症了!还有没有救了?

根据群友们的反响,可以小结如下︰1)网信办的《规定》显然捅了马蜂窝,犯了众怒。2)网信办宁可触犯众怒,也要强整微信群等,其根本原因,就是唯恐它们和官方争夺舆论对象;3)用这种强行维稳的办法整治微信群等,反而给中共政权带来了极大的不稳,同时显示了自称“四个自信”的中共当局根本不自信;4)网信办不惜触犯众怒,表明它急于在十九大前建功立业、讨好最高当局的心态,同时此举也反映了最高当局的意志,即把各类网络群组变成党的喉舌、党的工具和党的阵地。问题是,中共能做得到吗?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7-09-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8期,2017年9月15日—9月28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