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余杰:武警授旗与习帝集权(图)

2018年01月17日

武警授旗,就是習帝集權的關鍵步驟之一。從其不加掩飾的訓詞可以看出,雖然「武警」這個舊有的名稱還存在,但其「軍」(「武」)的一面被大大凸顯,其「警」的一面則被大大淡化。
武警授旗,就是习帝集权的关键步骤之一。从其不加掩饰的训词可以看出,虽然「武警」这个旧有的名称还存在,但其「军」(「武」)的一面被大大凸显,其「警」的一面则被大大淡化。
图:翻摄自中国军网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习近平以中共军委主席的身份,在中央军委八一大楼向武警部队授旗并致训词。

据《解放军报》报道称,习近平向武警部队司令王宁、政委朱生岭授旗。公开的照片显示,武警部队军旗为「八一旗」加上三道军绿色横杠。这意味着,武警部队与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军一样,正式成为一个独立的军种,即中国军队的第六大军种。

此前,武警部队并没有单独的军旗。如今,在其成立三十五年之后,武警部队有了属于自己的旗帜。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表示:中央军委决定授予武警部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旗」,是为了更好地激励武警部队官兵履行新时代使命任务,永远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武警部队旗的寓意是:武警部队旗上半部保持八一军旗样式,寓意武警部队诞生于人民军队的摇篮,传承着红色基因,表示武警部队是党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的组成部分。下半部镶嵌三个深橄榄绿条,代表武警部队担负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海上维权执法、防卫作战三类主要任务及力量构成。

由此可见,在武警的三大任务中,「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是首要任务——毕竟,对外作战主要由传统的海陆空军承担,武警乃是对内「维稳」的核心力量。长期以来,在镇压反对运动和异议人士的时候,武警密切配合国安、国保,是其中最残暴的「黑脸」角色。当年,我被北京当局秘密绑架并酷刑折磨的时候,负责审讯的是国保警察,如狱卒般负责监控的则是武警战士。国保大都其貌不扬,甚至相当猥琐,很多人根本就是地痞流氓;而配合执行任务的武警战士,全都经过精挑细选的相貌堂堂、身强力壮、冷酷无情的农家子弟——他们日夜看守,沉默寡言,一旦出声必定是厉声斥责,毫无怜悯之心,彷佛是毫无独立思考能力的、杀人不眨眼的机器人。

在此意义上,中共的武警乃是名副其实的「党军」,类似于纳粹德国权势熏天的党卫军。党卫军是希特勒亲自批准希姆莱于一九三三年成立的。有了希特勒的尚方宝剑,希姆莱将帝国的所有警力——刑事警察、政治警察和秘密警察都控制在党卫军手中,再加上由他控制的盖世太保,希姆莱很快成为纳粹高层最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在战争激烈的时期,党卫军不仅负责在后方搜捕反对人士和犹太人,而且直接组建数十个师开赴前线辅助国防军作战,承担甄别和处决战俘、建立死亡集中营等见不得人的任务。党卫军不必像国防军那样遵守《日内瓦公约》等国际公约,国防军不愿干的脏活,党卫军照单全收。德国文学家君特•格拉斯青年时代就是党卫军成员,他在最后一部回忆录中承认了党卫军从事的种种为人不齿的恶行。

中国武警部队的前身为公安部下属的「人民公安部队」,规模很小、职能有限。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之后,邓小平面对国际社会千夫所指的处境,意识到直接动用野战军屠杀平民和学生,对中共的统治合法性伤害甚大。如果此后中国再发生类似的群众抗议活动,必须寻找其他更好的解决方式。杀人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但如何杀,则可以更加讲究、更加隐蔽、更有技术性和策略性。如果调动一支身份「暧昧」的武装警察部队来杀人,对外就可以宣称是「警察镇暴」,各国皆有,天经地义;而实际上,这支武装力量乃是用警察的身份来掩护的军队——其装备和训练并不亚于某些正规军。

六四屠杀之后至今的近三十年间,武警确实走在「维稳」的最前线,每逢有群体性事件发生,武警迅速出动,先将当地封锁,然后执行清场任务,暴力殴打机会群众毫不手软,甚至常常传出开枪杀人的消息。在武警的雷霆打击下,从来没有哪个地方的群体性事件能够长期坚持并蔓延到一个省乃至几个省的广大区域。武警对中共的「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功不可没。

不过,在武警的运作过程中,也出现若干让最高层担忧的问题。据香港媒体报导,有中共军方退役军官曾表示,武警部队双重领导体制(既属中央军委领导,又属国务院领导)存在重大弊端,会弱化中共绝对领导,甚至为「第二武装」埋下不稳定隐患。有些地方大员长期滥用武警部队,不仅用于维稳,也用于实现个人野心:薄熙来任职重庆时,王立军夜奔成都美国领事馆,薄熙来居然调动重庆武警开赴成都,团团包围美国领事馆;而当年身为「政法王」的周永康,以政法委书记是身份控制武警部队,甚至绕过中央军委和国务院,调动武警对抗中纪委对周系高官的调查。

习近平集权的过程,首要便是整肃和控制以军警为核心的强力部门。他首先撤换负责中南海安全的「八三四一部队」的主要将领,然后再清洗解放军上层,当然也不会放过武警系统。早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原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前武警司令王建平上将即被军纪委带走调查,从此杳无音信。王建平是第一个落马的现役上将。直至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网上才传出王建平在北京沙河总政看守所用一根筷子戳进颈动脉自杀的惊人消息,而中国官方至今仍然拒绝予以确认。在王建平前后,武警系统已有超过十名少将以上的高级将领遭到清洗,成为「腐败」的重灾区之一。

当然,单单清洗个人是不够的,习近平还要改变武警的体制。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官方发布《中共中央关于调整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的决定》,自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零时起,武警部队由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武警部队归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国务院序列。一月三日,中共中央军委举行二零一八年开训动员大会,这是中央军委首次统一组织全军开训动员,武警部队参加此次大会。

而颇具象征性的另一项变化是:一月一日后,原来的武警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番号已被取消,原先的任务由解放军三军仪仗队接替。

消息人士更透露,武警部队已将拥有的十四个机动师番号裁撤,编入武警驻各省市自治区内卫总队和新成立的二个机动总队,并且所有部队全部移防。

习近平在授旗仪式上的训词耐人寻味。习近平在致训词时指出,党中央决定,调整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对武警部队实行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这是党中央从全面落实党对全国武装力量的绝对领导、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制度出发作出的重大政治决定,对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习近平强调,武警部队对维护政权安全、制度安全至关重要,要「坚决听党指挥」,强化「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习近平指出,武警部队要按照「多能一体、有效维稳」的战略要求,融入全军联合作战体系,构建军地协调联动格局。

武警授旗,就是习帝集权的关键步骤之一。从其不加掩饰的训词可以看出,虽然「武警」这个旧有的名称还存在,但其「军」(「武」)的一面被大大凸显,其「警」的一面则被大大淡化。武警就是军队的一部分,而不是特殊的警察,其身份定位更加明晰了。习近平不再像江泽民和胡锦涛那样满足于「偷偷摸摸地镇压」,而是要明目张胆地镇压,在这一点上,他确实是邓小平之后最有「自信」的中共党魁。

就在习近平向武警授旗的前一天,武警果然大有作为,向中央军委和习主席交出了新年献礼: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山西临汾,数百名武警官兵包围了当地最大的家庭教会金灯台教堂,在教堂四围地下埋下炸药,将教堂主体建筑及地下殿堂以及供紧急逃生的安全通道全部引爆毁坏。根据中共从一月一日起实施的武警部队管理办法,武警部队直接受中央军委及其主席习近平的统一领导和指挥。地方当局不可能拥有调动武警的权限。所以,如果没有得到习近平的首肯和授权,这支武警部队不可能自发组织实施炸毁金灯台教堂的任务。从浙江以政府的力量拆毁教堂及十字架,到举国声讨过圣诞节是「卖国」,再到直接动用武警炸毁一座耗资两千万修建的大型教堂,习近平作为「新时代的慈禧太后」的真面目暴露无遗。
 

——转自新頭殼newtalk(2018-01-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6期,2018年1月5日—1月18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