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峭岭:法官周虹,害惨王全璋(图)

2018年04月05日

今天是王全璋失踪994天。我和刘二敏、原珊珊陪同蔺其磊律师、李文足来到天津二中院,寻找王全璋。

一进诉讼服务大厅,蔺律师就打电话。一个男的接电话。一听是王全璋的律师,就埋怨:“你为什么不预约啊?她不在。你留下电话我转告她。”

蔺律师一听就提高了嗓门:“我都预约多少次了?哪个接电话的都说留下电话帮我们转达,要说预约,这一年多一直在预约,从来没有下文!”

男的说:“你再留下电话,我转达她。”

蔺律师挂了电话,开始打纪检电话投诉。我跟二敏、文足坐在椅子上等着。蔺律师打完电话一回头看见我们,竟然笑起来。他用手一指,我回头一看,原来背后的墙上写的是“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这个大标语,简直是……!我们立马火冒三丈。

恰巧两个法警走过来,阻止蔺律师拍照,一个法警竟然要把手伸进蔺律师的外套口袋里掏手机。

李文足一下子就冲上去,扒拉开法警掏手机的那只手。法警楞了一下,瞪着眼说:“我们这规定不让拍照!”

文足喊叫着:“规定?规定大得过法律吗?王全璋被起诉到法院一年多了,你们遵守法律了吗?”

法警支支吾吾。

文足又说:“各个法官都缩着头,律师来了,连见都不敢见。你们法官有种,出来见律师啊!”

我们几个也站在文足身边七嘴八舌地说着。法警来了个小头目,把吵架的法警拉走了。然后拨了个电话,跟我们说:“你们没预约,所以周虹法官不在。”

蔺律师气急反笑:“这一年,我一直都在约!”

法警小头目说:“好吧好吧,周虹法官一会儿就下来了,你们等一下。”

我们一听,有点高兴了,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就说:好!我们等一下。

我们坐下来一直等到12点,法警小头目说:“你们不吃饭吗?去吃饭吧。”

我们问他:“你不是说周虹法官要下来吗?”

法警小头目一脸无辜状:“我们现在也联系不上周虹法官了。刚才也是说要下来了。”

我们坐在“公平正义”下面不动,我们要等着周虹法官。法警们都站到我们身边,他们要下班了。

法警们一直说要吃饭了。我们只好离开法院。下次再来!(第三张照片,摄影原珊珊。朋友们看得出我们在哪里吗?第二张第三张照片是这两年来,我们第一次拍到的二中院内部的照片,得之不易。)

709  李文足
    原珊珊
    刘二敏
    王峭岭
2018年3月30日

 


 

——转自独立中文笔会(2018-04-0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2期,2018年3月30日—4月12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