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郭于华:你的脸面不比我的尊严更重要(图)

2018年05月01日

近期高校连续出现因教师对学生性骚扰而引发的连锁反应事件,致使原本存在的学生与老师关系、学生与学校关系、老师与学校关系中的诸多问题如雪上加霜。P大本科生YX同学因申请相关信息公开被学工老师约谈,谈到半夜三更还请家长,请了家长还施压至家长濒临崩溃,学生痛苦难当;R大本科生XXX也因参与关注某教授性骚扰事件而被约谈,学工老师可谓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也令该同学倍受煎熬。接二连三的同类事件一时导致舆情滔滔,人们不禁要问:不就是要求信息公开吗?不就是为保护学生权益要个公道吗?原本正当合法的要求为何遭遇高压?校方又何必如此殚精竭虑、如临大敌?

这令我想起多年前发生的T大某教授客座台湾T大时的“袭胸”事件,该教授在面对前来请教问题的女博士生时,因其长相颇似林志玲以至一时“意乱情迷”“难以自制”。在台湾这是不可容忍必须要进行处理给个说法的,而该教授“逃回”大陆后,却未被追究。记得当时我曾提出学院和学校应当有所处理以示告诫的意见,而且不无气愤的说:如果放任此等行为,就把校训改为“厚皮载肉,自强不袭”好了。但有关领导却说“快别提这事了,院党委书记为此都快犯心脏病了”。于是乎不了了之,该教授作为人才被另一高校引进去了。

为什么这类丑闻每每要遮遮掩掩?为什么学生或老师的合法合理要求总是被搁置一边?甚至还会招致上述实为施压的“约谈”?其实不难明白个中缘由:脸面,学校的脸面,权力的脸面。兹事体大,有关声誉,于是有伤脸面的事要捂住,追求真相的人要捺住。

但脸面是这样要的吗?荣誉是这样保的吗?以上述方式保全脸面完全是南辕北辙,适得其反。但凡真的在乎声望,出了问题,就要面对问题;有了错误,就要承认并改正错误;犯下罪行,就要揭露并惩戒罪行。学校如此,国亦如此。

坚持自己的合法合理要求、坚守权利和尊严的学生实属难能可贵,本应得到肯定和鼓励,为了学校的脸面对他们施压,视其为不稳定因素甚至异端是在扼杀这个社会希望,真真是大错特错。

前些年有一首颂歌唱道:“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这句话怎么听着都觉得如芒在背:任何名字怎么能比生命重要?任何面子怎么能比人的基本权利和尊严重要?如此简单的常识为何经常要讲?而且经常讲出来很多人还不相信?“以人为本”也是立国之本。小到一个学校,应以学生为本,大到一个国家,应以人民为本;若是本末倒置,罔顾人的权利和尊严,则学校和国家更失面子,更无荣光。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就不懂呢?抑或是权力在握霸道惯了根本意识不到呢?

2018年4月26日于清华园

——微信

——转自新世纪(2018-04-2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4期,2018年4月27日—5月10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