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林傲霜:极权专制下泛滥的“软暴力”(图)

2018年05月18日


软暴力(网络图片)

共产极权专制从其诞生之日起,就完全是依仗暴力来维持其政权,而这种暴力又可分为“软”、“硬”兩种。所谓“硬暴力”那就是由它豢养、操纵、指挥的军队、警察、监狱以及检察、司法系统。隨时可对民众实施镇压,威慑,骚扰。正如有人讽刺它的一副联语所描述的那样:“江山是老子打的,哪准你开口民主,闭口民主;龙位由本党坐定,且看我今天抓人,明天抓人”。从鎮反、肃反、反右、文革、六.四,直到近年来的709大抓维权律师等等,都体现出“我党”的这种迷信武力镇压的传统作风。而与此同时它还有另外的一手,不妨称之为“软暴力”,那就是在思想、语言上专横跋扈,大搞“一言堂”,不容许任何不同意见的存在,对任何不同意见一律加以诬辱,恐吓,谩骂。用当局的话来说就叫“批倒批臭”。实则就是扣帽子、打棍子,用语言暴力践踏人权,压制民众言论自由的权利。1957年对所谓“右派份子”的恣意辱骂,人身攻击。文革中用铺天盖地的“大字报”隨意栽赃陷害善良无辜,这些“软暴力”猖狂肆虐的情景,至今仍是千万善良国人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隨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大陆民众以前好像被关在一间黒屋里,门窗全闭上。外面的情景你什么也看不見。一切由“我党”来告诉你。它说只有中囯才是“光明盛世”,到处“莺歌燕舞”。资本主义国家人民全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你也只好就得相信。而谎言重复一千遍后,也就成了“宇宙真理”。现在有了互联网,门虽然还关着,却打开了一扇窗。从窗向外一望,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于是许多人明白了,这“宇宙真理”原来是个江湖骗子。更糟糕的是,这互联网不仅是扇“窗”,更是个可以发言的“平台”。以前人民日报一言九鼎,它说地球是方的,煤炭是白的。你也不敢反驳,而且也无处去反驳,现在有了互联网,网络上毎个人都可发声。于是维护特权的官媒体不但失去了昔日一錘定音,一言定天下的权威,许多时候更成众矢之的。从杨佳事件,三鹿奶粉事件,邓玉娇事件,乌坎事件,什邡事件,王立軍事件,陈光诚事件……更不用说709大抓捕,以及官方隨便把人弄人上央视去“认罪”等等,在这些事件中,毎次官媒体为当局捧场,都遭到民众在互联网上的痛批、痛斥与嘲讽,使当局+分尴尬。

官方对此自不会等闲视之。所以除了大力删帖,封号,屏蔽不同异见外,人家更不惜重金培养,招募一批又一批名叫“网络舆论导向员”的“忠党、爱国”人士。这些人专门职业上网,其任务一是为官方捧场,凡是党国的所作所为都是绝对正确的,为其大声叫好:“厉害了,我的国”!而对美国,台湾,一切民主国家都一律加以唱衰,抹黑,妖魔化。任务之二则是打压一切不与当局“保持-致”的意见。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人上网系职业,所以不仅有工资领月薪,且每发一帖,便可得到人民币五角的奖金(这是前几年的事,现在应当不止此数)。“五毛”便因此得名。但这帮人虽然政治上忠于党,可是其中许多人皆属低智商,低学历,没品行之流,唯一的优点是忠实听话。所以他们对不歌颂党国的人,与当局观点不同的意见,便一律进行谩骂,乱骂,而且十分下流。开口便骂别人为“汉奸”,“美狗”,“卖国贼”……这还算是“好-点”的,如果你赞扬了台湾的民主政治,这帮“网络舆论导向员”便蜂拥而上一齐乱骂你是什么“台巴子”,“绿蛙”,“台独狗”,“日杂皇民”,“台倭狗”等等,等等,五花八门。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骂不出来。甚至连咒带骂还要辱及你的家人,例如“我操你妈”,“我玩你妺”,“你妈去自愿慰安”,“你府上正在办丧事呀”,“美狗台狗全家死绝”恶毒下流的语言暴力无所不用其极。更“厉害”的是,这些“舆论导向员”受到大陆官方百般的关爱与支持。他们乱骂人,没人管。如果你敢回骂他,什么“值班编辑”,“版主”之流便立马站了出来,定你为“人身攻击”,“侮辱网友”,还有什么“恶意刷屏”罪名多多。不仅立马删除你的帖,还要外加“处罰”。轻则禁止你发帖,至少十天,半月,多则半年,一年,笔者曾被“禁言”十年,实则就是封号了。

尤其是当事情发生在女性公民、网民身上时,这帮“网络舆论导向员”更把他们卑鄙下作的“软暴力”发挥到了极致。例如去年一位在美国马里兰大学的中国大陆留学女生杨舒平同学,因成绩良好,品学兼优。于是校方指定她在毕业典礼上代表全体毕业生致词。这位杨同学在致词中实事求是地说,她到美国后一下飞机便觉得空气清新甜美,不必像在中国大陆那样经常需戴口罩以自我防护。她说:“我在中国长大,在我的家乡,每次出门我都会戴上口罩,否则有可能会生病。但是,我到美国后在机场外呼吸的那一刻,我感到很自由”。任何心智正常的人对此都不难作出判断,这只不过是杨同学在实际生活中一点切身的体验与感受,从而在当天会上几句即兴的平常话而已。

谁知这样几句极其平常的话,被传到大陆网上时,却惹恼了当局。而忠于党、听党指挥的“五毛”们立即闻风而动,把他们的“软暴力”砸向了杨舒平同学。一时之间骂声大作什么“美狗”、“汉奸”、“脑残”……都还嫌不夠,竟直接給“定性”为“辱华”事件。并武断地“结论”为,杨舒平说那些话就是为了想在美国获得一张绿卡。如此“诛心”真不知依据何在?接下来,这些假“愛国”名义的流氓,更使出下三烂的手段,对杨舒平进行“人肉”搜索,把别人家乡、家庭、住址等隐私通通公开批露。于是乎其当地政疛也出来“发话”,对杨同学横加指责。更下流的是,在许多大陆网站,例如设在海南的号称有几千万用户“全球华人网上家园”、有中共官方背景的网站《天涯社区》上,有的人蓄意将杨舒平的照片加以歪曲丑化后发了出来。接着的“跟帖”就是什么“丑死了”,“没人要的东西”……恣意进行辱骂。更无耻的是,这帮人还把一张很可能是用“电脑合成”的杨舒平与一个外国男人的“合影照”发在网上。接着又骂道“早与美国人上床了……”,“婊子”等等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这种“软暴力”,这种下作手段,根本不是在讨论问题,而是想用下流手段置人于死地。笔者不禁想起上世纪三十年代鲁迅先生为著名影星阮玲玉小姐被流言所伤导至自杀-事,所发出的“人言可畏”的愤怒指责。而今,我天朝的这些现代义和团的流言制造者,其凶暴,其下流,其无耻,比之当年诽谤阮玲玉的那些人,不仅“与时俱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极具“中国新时代”的“特色”了

而就在几天前的4月19日——20日,厦门大学环境与生态学院在读研究生田佳良以“@洁洁良”的网名在新浪微博上与人发生了争执。这种在网上争吵又叫“撕”,即互出恶言。田佳良于是骂了对方一句“恶臭你支”,“支之所以为支他们有很大功劳”。这种二人间吵架的话且语焉不详,语意不清,竟然又被定性为“辱华”事件!据“网络舆论导向员”的解釋,“支”就是“支那”,于是田佳良立即被“人肉”搜索,照片、単位、手机号通通公布在网上,接着又是什么“汉奸”,“丑死了”,“野鸡”,“婊子”鋪天盖地的乱骂。此情此景,与当年文革的“无限上纲”,一言一字便可至坐牢,乃至于招来杀身之禍,还有多大区别?最后这亊还闹到田佳良所在的学校----厦门大学,该校竟然表示要严肃处理,决不姑息。“厦大”在中国也算得上是一所名校,却如此屈从于官方豢养之五毛的压力,毫无保护自己学生的担当,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尤其是这个所谓“辱华罪”的门槛也实在太低了。所谓“臭恶支”,“支之所以为支”的“支”怎么就一定是“支那”。焉知不是骂对方说话“支吾其词”,或对方的语言意境“支离破碎”?而且就算是“支那”这也与“辱华罪”相去甚遠。众所周知,“支那”就是“China”的音译,是古代印度对古代中国的称呼,最早出现在梵文佛经中。梵文Cina进入不同的语言中,其读音变化不大,译音是“China”、“支那”、“脂那”、“至那”等。一个音译词汇怎么就“辱华”了?更据史料所載十八世纪以前,欧洲人还不会制造瓷器,因此中国特别是昌南镇的精美瓷器很受欢迎。在欧洲,昌南镇瓷器是十分受人珍爱的贵重物品,人们以能获得一件昌南镇瓷器为荣。就这样,欧洲人便以“昌南”作为瓷器(china)和生产瓷器的“中国”(China)的代称,久而久之,欧洲人就把昌南的本意忘却了,只记得它是“瓷器”,即“中国”了。所以,“支那”怎么说也就是个音译之词,与什么反华,辱华根本搭不上边.当局如此不近情理的“敏感”,其实正表现出当前的这个政权完全缺乏自信,欲“防民之口”成天疑神疑鬼,惶惶不可终日。

人们说,十年文革,中国人是疯了。连贵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陶铸先生因说了句“太阳里有黒子”便被姚文元定为攻击红太阳伟大领袖毛主席而被打倒。至于普通草民因类似原因获罪者更不计其数。这种可怕的语言暴力,真可谓把中国搅了个天翻地覆,亿万民众更深受其害。而今的中国又在当局大开历史倒车中重现旧日的恐怖情景。这不能不是中国人的悲哀。必须指出,这种以语言、文字表现出的“软暴力”与乱抓滥捕,弄上电视強迫“认罪”,非法冤判之类的硬性暴力都是对中国民众人权极大的践踏。因而一切有志于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志士仁人和觉醒的公民必须以普世价值观和《零八宪章》之精神,对这种丑恶行径加以口诛笔伐,必须向这种开历史倒车的倒行逆施行为作坚持不懈的斗争!

2018年4月26日完稿

——转自民主中国(2018-05-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5期,2018年5月11日—5月24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