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许艳:给余文生律师的一封家书(图)

2018年07月12日


余文生律师与妻子许艳(网络图片)

许艳,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余文生作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以及李和平律师的代理人,7个月前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妨害公务罪”抓捕,至今也没有任何消息。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发表家书。
 

7月9日,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许艳,因余文生律师案件,到达中国公安部。公安部地扯靠近天安门附近,连大门都靠近不了。后来让去几公里外的公安部信访,去了公安局信访后,信访也推了。无奈。辩护律师和我准备邮寄。

709家属许艳
2018.7.9

亲爱的老公:

当我知道,余文生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妨害公务罪,被逮捕时,我为他们这样对待你感到愤怒!

当我知道,余文生的案件被徐州市公安局延期时,我对他们拖时间的不人道做法表达谴责。

你现在好吗?你现在失去自由状态,又怎么会好呢?

祝愿你不要遭到酷刑、每天可以吃饱饭、身体不要生病、现在看守所里的你学会自己照顾好自己、是我现在最想对你说的话。

虽然你现在听不到我的祝愿,但我相信你会感应到妻子的关爱、感应到大家对你的关注与帮助。

2014年,你因涉嫌香港佔中失去自由。当时你是大陆唯一一位因涉嫌香港占中失去自由的律师。听说,当时香港的朋友们为了营救你,集体喊出了你的名字:“余文生”。

后来,你回家了。3年来,我知道你一直最想到香港去旅游一下。可惜,你被限制出境,一直没能到达香港玩玩。

在你回家的这3年多里,我也知道,你一直被他们打压,生存不易。

可你在自身处境艰难的环境下,还在法律范围内继续代理维权类案件,努力去帮助一些人。

然而现实是残酷与不人道的。你的当事人王全璋律师还没有回家,你作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又失去自由了。

维权的道路非常艰辛。我们一家人原本生活的比较优越,现在,你失去自由了。

有时,看到孩子从以前的经常出去玩,变成现在没有爸爸带着出去玩。

有时候,我一大早,天还没亮,就从北京的家中,去火车站,赶往约1500里外的徐州为你奔波。

到达各个部门维权,却没人管、维权无门的时候,我也会想,你都在为谁承受这些苦难?你为什么在承受这些苦难?

但转眼间,我又会想,你在善良、公益、法治与博爱的工作与帮助别人,你是好人。所以,维权路再艰难我也会为你继续努力。

你也是幸运的,有太多、太多的人们在关注你。我在为你努力的维权路上也并不孤独。非常感谢大家对余文生律师的关注与帮助。

最后,希望在困境中的你,千万要学会照顾好自己。我也会在为你努力维权中,尽力去照顾好咱们的孩子、父母。

各自保重!

永远爱你的老婆:许艳
2018年7月8日

——转自对华援助协会(2018-07-0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9期,2018年7月6日—7月19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