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江棋生:从疫苗事件看共同底线

2018年08月03日

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的曝光,使我看到了两幅耐人寻味的罕见图景:一是五毛们的整体消停和趴窝;二是各类微信群的明显同质化。五毛趴窝,或表明他们的利益受到了直接伤害,或表明他们尚存未泯之良知——如果为疫苗造假行为还去进行粉饰和洗刷,那就真不是人了。在各类微信群中,则均未出现以往司空见惯的撕逼翻脸之事;历来的“光明面”和“正能量”拥趸都不再老调重弹,而是同样发出谴责和讨伐之声。

这两幅图景告诉我们:国人拥有一条共同的底线;而疫苗造假之缺德击穿了这条共同底线——无怪乎这些天来,除极个别“爱国贼”发出不和谐怪论外,神州大地民愤四溢、民怨炸锅,连舆情员、网警和检察官们也不例外。

然而,我要坦率地说,国人的这条共同底线太低了。换句话说,就是国人在总体上对生存质量或生活质量的要求太低了。这一次,是几乎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丧尽天良的疫苗造假,才触及和击穿了共同的底线,才引发了对苟活和赖活将无以为继的举国恐慌和震撼。在这之前,有地沟油,有毒奶粉,有毒雾霾,有三色幼儿园,……都没能触及和击穿共同的底线。也是这一次,才没有人敢说,打了假疫苗,“做鬼也风流”。在这之前,可真有人堂而皇之地兜售“眼中有霾,胸中无霾”,“回到内心,管好自己”。还就这一次,才没见小粉红好意思再吹“岁月静好”。在这之前,五毛党都会奉命用“正能量”去淹没负面评论,小粉红们则夜夜笙歌,“岁月如歌”。

底线过低,理应提升。而所谓提升共同底线,就是降低对缺德行为的总体容忍度。如今,国人的共同底线是:不能容忍长生生物、武汉生物疫苗造假的缺德行为。现在,让我们来点头脑风暴,不妨试想这条底线会往上一步步提升:

不能容忍国家食药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副局长拒不引咎辞职的缺德行为;
不能容忍光说不练的国务院总理拒不向国人道歉的缺德行为;
不能容忍对2010年曝光疫苗造假的记者王克勤和总编包月阳加以撤职和免职的缺德行为;
不能容忍在全民免费医疗实现之前对国外大撒币的缺德行为;
不能容忍中国货币发行量达到美欧日总和的缺德行为;
不能容忍官员拒不公示财产的缺德行为;
…………

这样的提升,是很不靠谱的天方夜谭吗?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提升,具有现实性和可行性。而在这样的提升中,国人的精气神,是不是一步步高大上了?国人的正义感,是不是一步步增强了?是不是终究会,吹响能与别的民族比肩的集结号了?

提升底线要靠谁?主要靠国人自己。思想的觉醒,观念的变化,问责意识和权利意识的增长,会在一部分国人中首先发生,会在一部分微信群里率先出现;而上述敢怒又敢言的现象,会继而渗透到已经不怎么傻的其他民众或瓜众中;最后是,除了死不改悔的周小平们,五毛党也开始分化和裂变——结果就是国人的共同底线提升了。

国人现在的共同底线,是不能容忍某些导致身残的缺德行为,要求能够“放心吃饭,放心打针,放心生娃”。底线的提升,是要达至不能容忍导致脑残的缺德行为,要求能够像正常国家的国民那样,免于恐惧地放心思考,放心说话,放心发稿,放心教书……取法乎上,得法乎中——国人的脑残问题解决了,才能出现没有特供制度的食品药品安全之朗朗晴空,才能真正杜绝各种伤天害理、人神共愤的公共安全事件。

2018年7月26日于北京家中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07-2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1期,2018年8月3日—8月16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