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他们为什么对“翻墙”不感兴趣?

2018年09月06日

不久前,《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了袁莉写的一篇文章“那些和‘防火长城’一起长大的中国年轻人”。文章说,随着中国年轻一代在经过审查的互联网陪伴下长大,“防火长城”的作用开始显现:这一代年轻人大多对审查漠不关心;他们不了解被屏蔽的网站;也没有了解墙外信息的兴趣,即便给了他们免费的翻墙软件,他们也不肯使用,即便使用了,也很少花时间去浏览被屏蔽的外国新闻网站。有学者得出结论道:“我们的发现表明,审查制度在中国是有效的,不仅因为该制度使得敏感信息难以获取,还因为它营造了一种环境,让民众首先不要求获取这些信息。”

这个结论十分令人惊诧: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对这一现象我们应该如何解释呢?

我以为解释这一现象并不难。看看今天留学生的情况吧。如今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多达30几万,问起“六四”,很多人都说不清楚。可是怎么会不清楚呢?在信息自由的美国,要找到六四的信息很容易,再加上异议人士年年举行纪念“六四”的活动,讲述“六四”真相,问题是这些留学生们很少来听来看。可见,问题不是他们不知道,而是他们不想知道;而不想知道是因为他们本来就多多少少已经知道了。就像胆小的人遇到尸体扭头不看一样,他们不看是因为他们已经看见了。可见,这是回避,是有意识的回避。

为什么要回避?因为不肯面对。因为“六四”太无耻太凶残,一旦面对必然会激发起道德义愤,道德义愤会推着你站出来反抗;如果你害怕风险而不敢站出来反抗,那又势必使自己陷入莫大的耻辱与羞愧。因此,对于那些既不肯站出来反抗又想让良心安宁的人,唯有回避,唯有在无耻凶残的“六四”面前扭过头去——眼不见,心不烦。就像胆小的人不敢看尸体,因为他害怕看了会难受会做恶梦,为了避免难受避免做恶梦,所以他选择不看。这也就是说,很多年轻人之所以选择不去看那些被屏蔽的敏感信息,是因为他们害怕惹麻烦,是因为他们对党国的打压迫害深怀恐惧。

恐惧感当然是来自于迫害,来自于压制。然而,当恐惧感强化到一定程度,当迫害和压制持续到一定程度,人们常常会在自觉的意识层面上忘掉恐惧与压制的存在。人心都有趋利避害的习惯。一旦人们意识到某种思想是被严格禁止的,我们就常常会置之脑后,不再去思考它。既然我们出于恐惧而不再涉入禁区,那么由于我们不再涉入禁区因而也就不再感到恐惧。“六四”就是突出一例。“六四”屠杀给国人造成了强烈的恐惧,出于恐惧,多数人不得不远离政治;而一旦远离政治,他们似乎也就不再感到压迫的存在,眼不见心不烦,因此他们就自以为生活得自在而潇洒。这时候,你要是提醒他们说他们实际上生活在恐惧之中,许多人大概还会不承认呢。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08-3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3期,2018年8月31日—9月13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