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魏京生:中美关系的根本问题

2018年11月06日

华盛顿正在开展一场新问题的辩论。有些朋友说太晚了,有些朋友说亡羊补牢犹为未晚。这就是关于中国和美国的根本利益,是否无法融合。在政府工作过的汉学家,很多倾向于根本冲突难以融合。很多智库的汉学家,倾向于没有根本冲突,是现在的双方领导人搞坏了。

美国的智库大多数是大企业资助的,学者们学习汉语,大多是在毛主席语录教材的时代。他们受学术以外的影响有多大,不好妄加评判。但是,显然不顾现实妄加评论不是学者应有的严谨态度。中共媒体及其领导人天天讲月月讲,美国是我们的敌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无论韬光养晦还是有所作为,目标都很明确不容置疑。为什么有些学者会做相反的解读呢?是他们的智商低于普通中国读者吗?这的确是个问题了。

之所以现在开始这个争论,是因为贸易战针对的,就是两国体制和意识形态的根本矛盾。所谓的公平贸易,说的就是有法律有规矩的社会体制,和无法无天不讲规矩的独裁专制之间的无法兼容。独裁专制的政府,对它自己的人民都不讲法律,没有规矩只有强权。他为什么对你外国人要讲法律守规矩呢?有些人缺乏逻辑思维,或者利益驱使。

独裁者也不是完全不守规矩,在它的权力达不到的地方;在他的威胁利诱,敲诈勒索达不到的地方;在他的利益和安全无法保障的地方,他被迫不得不守规矩。这是独裁专制者们的基本思维方式,也是邓小平说韬光养晦而不是真诚合作的理论根据。否则专制党内的成员们不会接受。

毛泽东曾经高喊全面倒向苏联,那是因为翅膀还没硬到可以单飞。一旦缓过劲来,两个独裁专制体制就无法兼容了。何况与对立的民主自由意识形态,就更加不可能和平共处。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它的最大威胁。被和平共处欺骗的第一个傻瓜,就是印度的尼赫鲁。刚刚热烈拥抱不久,就被中国军队打得丢盔卸甲。美国的学者好像也不读书,中国的学者就不必妄自菲薄了。

要想让共产党遵守公平的规矩,就必须打疼他。并且要求他立即改革政党控制司法的法制体系。对国内外的所有经济体依法办事,才能逐渐实现公平贸易。否则就是中央政府做出再多的让步,到了各个地方还是会遇到无数的贸易壁垒;无数的、变着花样的抵制和偷窃。

因为这符合地方诸侯和官僚资本的利益,除了不讲情面的法律,没有一个独裁者能限制他的执政基础胡作非为。这是中国两千多年专制政治统治市场经济的经验教训。一旦法制失效,官商勾结,经济必然混乱衰退,民不聊生,这就是皇朝末日了。

现在和古代的不同,就是邓小平和江泽民的一大发明:把危机转嫁到新殖民地、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通过对外贸易,把官商勾结法制失效的一套玩意儿输出到发达国家。既可以掠夺财富养肥自己,也可以绥靖民主政治弱化抵抗意志。这是比纳粹和苏联更高明的策略,不战而屈人之兵;而且就食于敌方领土。

这就是所谓的韬光养晦,不要忘记那韬中的箭,是可以随时射向敌人的。那敌人,正是被和平共处所欺骗的尼赫鲁们。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8-11-0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47期,2018年10月26日—11月8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