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承鹏:你删除得了世界,却删除不了尊严

2019年02月07日

我以为:说话是一种本能。花开了,鸟儿高兴地叫了,雨停了,蜜蜂嗡嗡地来了。肚子饿了,婴儿哇哇地哭了。可是在一个奇怪的时代,这种本能被删除了。整整六亿人饿了却不能说,说了,就是对国家的背叛。

我更以为:说话是一种尊严。是记忆的尊严,敢把历史的真相载于竹简。是情感的尊严,能大声念出死去者长长的名单。是智力的尊严,亩产不会两万斤,马脑袋上不会长角,梅花鹿身上有斑点。

可是不知何时,我们竟被删掉这份尊严。面对真实的世界我们要随时修改大脑的数据库:好吧,马是长角的,长角的……那只手被娇惯得太熟练了,以至于这次要我们相信大禹治水,发生在两千年前。这个恶果并不是让人怀疑狗洞的尺度有多大,因为再大尺度的狗洞仍是狗洞,而是让人们产生巨大不安:究竟是春天前通常有一个糟糕的冬天;或是这糟糕的冬天,意味着根本不会再有春天。

不过是“宪政”,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么文明的词竟让一些人产生了生理反应,看到这词,第一时间便会联想到暴乱、煽颠、亡国,他们浑身发抖、两眼焦虑、四处弹压……可这个词正是毛泽东、周恩来这些开国领袖当年的追梦,这个词现在也正写于宪法最耀眼之处。你究竟怕什么,你究竟有多认为它会给共和国带来诸多不妥,莫非这光荣的词只你可说,人民不可,人民一说宪政,国将不国?

不过是说些话,当说话不再是一种不言而喻的权利,却要等待权力的授予……这件事让一个泱泱大国蒙羞。我们可以不要高楼,但要一份说真话的报纸。我们可以不要GDP世界第二,但要一份说真话的报纸。我们可以不要航母编队,但要一份说真话的报纸。道理很简单:世界上所有令人尊重的大国,都有一份被允许说真话的报纸。你得知,大英帝国之崛起不是依靠那支舰队,而依靠那条舰队街——那条街是新闻的喉咙,更是宗教的信仰。

你试想,当你站在那个叫缅甸的弹丸小国面前牛哄哄地说“我有亚洲第一高楼,你有吗”,它摇摇头;你说“我有航母,你有吗”,它摇摇头;你正想还说些什么时,它反问:“我有自由说话的报纸,你有吗”……那时,你该多么没尊严。

所有政权的尊严并非来源于有权禁止,而来源于有实力允许。

据说我们并没有新闻审查,有的只是瞒报、瞒报、瞒报。所以就在新年献词被修改之时,山西铁路隧道死伤者众,一条河被重度污染五天,不仅公众不知道,连长官也说不知道——这简直是一个悲伤的玩笑,也许他们真不知道。他们本是设计了一个要锁住世界的大笼子,可最后的结果却是,与世隔绝的他们把自己反锁在那笼子里。全世界都知道,那样子很可笑。

你修改新年献词做甚呢?我信你能修改别人给新年写的献词,我不信你能修改别人给你写的悼词。

我真正想说的是——中国,你可以更文明一些吗?世界如此贴近,我不想谈什么主义,也不谈什么意识形态,我只想谈文明。文明是:即使我们信仰不同,仍可以公平分享任何信息,遇到分歧可以坐在桌边商谈,当事情无法让所有人满意,可以用一个叫“妥协”的东西让事情不会变到最坏,从而让整个社会保持最起码的尊严。而不是:粗暴阻隔信息,拒绝沟通,当事情陷入僵局不是选择谈判桌,而是篡删信息甚至投到劳教所。

世界就在那里,你总是不选择面对而是选择删除。问题是,你删除得了世界,却删除不了尊严。

因为,尊严是个人的需要,也是国家的必要。你很难想像,一群连自己的尊严都不顾的人,会去顾国家的尊严,一群没有尊严的国民,却建成了一个强大的国家。一群猪从来不会保护猪圈,就这么简单。

此时,广州大道中289号门口聚集了很多尊严的人们,他们手捧鲜花、举着标语、发表着见解。你千万不要认为他们是逆民、要煽颠,你要确信他们是保证这个国家还有未来的资源。他们爱这里,才批评这里;他们批评得起,你也要受得起。你知道吗,虽是情非得已,但废除劳教制度那一刻,这个政权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尊严。你还得知道,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宪政,这些都不是对一个政权的咒语,而是祝福语。

你不拒绝尊严,就不要拒绝这些祝福语。

何况,你已别无退路,只有跟上文明世界的脚步。上帝造世界,并非让人类苟活,而是让尊严有个居所。

 

——转自阅想网(2013-01-0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4期,2019年2月1日—2019年2月14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