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少江:春晚——极权文化的大汇演(图)

2019年02月11日

每年的央视春晚是中国民众每年一度的纠结:不看吧?偌大之中国实在是找不到可供全家老少一起欣赏的娱乐项目,寒冷的冬夜里,老百姓无处可去;看吧?又实在心有不甘,因为春晚实际上已经成为当政者进行政治宣传的一种手段,它所表达的不是老百姓的真情实感,提供的也不是一种对美丽艺术的享受,而早已沦落成为政客们每年一度地在思想上集中绑架、强奸老百姓的方式。

当然,自从中国有电视春晚以来,执政党和政府的政治灌输从来就是贯穿整台节目始终的一个幽灵,但是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春晚设计上,还多多少少给老百姓的娱乐留下了一点小小的空间,在荒谬的思想内核之上,设计者们还比较在意地为之包装上一层艺术的外皮。自从铁定了心要将中国全面极端意识形态化的习近平上台以后,现在的春晚除了枯燥,就是荒谬,已变得「惨不忍睹」。

不知道是由于自身文化修养的局限还是政治强暴冲动的歇斯底里,虽然作为政治宣传的遮羞布的艺术文化元素已经残存无几,但是当今的意识形态负责人在审查春晚节目的时候,仍然觉得这些元素碍眼,非要左修右砍,将这台节目搞成一个空洞、无聊、蹩脚的政治口号大杂烩、一个赤裸裸的显示当政者至高无上权力和普通民众无条件服从的极权主义文化的嘈杂喧嚣。

几乎所有的晚会歌曲,都被塞进「党、祖国、时代、梦想、领路人」等令人厌恶的政治正确字眼,没有了抒发人性的优美旋律,改之以吃了壮阳药般的千篇一律的、不是发自自然的亢奋。几乎所有的舞蹈和造型,都不惜劳民伤财地征召成千上万人参与,指挥他们像机器人一般作出整齐划一的动作,根本就没有个性和美感,有的只是统治者想要的大众们对最高权威绝对服从的象征效果。

艺术本来是人性的一个展示,是人性的自由发挥而结成的精华。这种人性之美,美就美在它的多样性、个体性和创造性。而这种具有多样性、个体性和创造性的人类精神,却恰恰是一个扼杀个性的极权主义社会里最缺乏的东西,也是极权主义者们最为恐惧的东西,在极权主义社会的社会里,他们推崇的文化只有集体服从,没有个性创造。

在当权者看来,一年一度的春晚是他们进行政治宣传的舆论场;而在世界看来,一年一度的春晚,正是人们观察中国统治者意识形态变化的窗口。今年的春晚几乎完全将那些普通民众喜欢的演员们排除在外,将那些抒发民众心底最婉柔的感情的歌舞排斥在外,将任何有可能批评时政讽刺官僚们的相声小品排斥在外,它表明习近平的意识形态向左转的步伐已经达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步。

这样的春晚可能还有一个效果,那就是它让当权者自我壮胆,麻醉在自我营造的「莺歌燕舞」的美好幻觉之中。在这里,没有普通民众承受的官僚欺压的痛苦,没有政策歧视给民营企业带来的烦恼,没有经济下行带来的失业者的饥寒,更不会有政策错误带来的中美贸易战等负面消息。这种自欺欺人的伎俩不仅欺骗不了民众,到头来也会给统治者带来颠覆性的打击,这样的历史活剧一定会上演,它将比任何虚构的春晚都来得真实,来得令人震撼。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2-1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4期,2019年2月1日—2019年2月14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