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我们如何纪念“六四”30周年(图)

2019年02月26日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fushenqi/fushenqi-06302016123215.html/8964.jpg
八九六四前,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参加抗议活动。(Public Domain)

今年是“六四”30周年。

历史上,凡是重要的日子,每年到了这一天都会有很多人纪念。逢十之年的纪念,往往规模更大,影响更大;因为逢十之年比别的年份更能唤起历史的记忆、国人的关注与媒体的聚焦。“六四”30周年的纪念活动,其重要性注定了会超过以往那些年,例如“六四”29周年、“六四”28周年,而且也会超过以后那些年,例如“六四”31周年、“六四”32周年。

等到“六四”40周年、50周年,大多数“六四”亲历者已经退出舞台,这就和今天我们纪念“六四”30周年不同。纪念“六四”30周年,仍然是以“六四”亲历者为主体,而纪念“六四”40周年、50周年就不会是再以亲历者为主体了。可以说,“六四”30周年的纪念,是以“六四”亲历者为主体的最后一次最受瞩目的纪念。

“六四”过去30年了。“六四”固然已经是历史,但那是一页还没有翻过去的历史。因为“六四”不仅仅涉及历史,而且还涉及现实。其他的纪念日或纪念活动,例如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对犹太人的大屠杀,纪念柏林墙的倒塌等等,这些都仅仅是对历史的纪念。毕竟,法西斯政权和东欧共产政权都早已灰飞烟灭,其罪行都得到严肃的清算。纵然在某些地方,正义姗姗来迟,但毕竟不再缺席,正义的原则已经重新确立。

但“六四”不是这样,“六四”还没有成为历史,那个杀人的政府还坐在台上,还在继续压迫人民,死难者的名誉还在蒙受玷污死不瞑目,自由斗士还身陷牢狱或流亡海外,正义的原则还没有得到哪怕是最起码的伸张。“六四”还不是过去完成时,而是现在进行时。纪念“六四”不仅仅是纪念,它同时也是抗争。

“六四”不但属于中国,而且还属于世界。“六四”发生在举世瞩目的天安门广场,借助于现代传媒,全世界的人民都如同身临其境,见证了那场残暴的屠杀。“六四”屠杀不但是对全中国人民的良心的粗暴践踏,也是对全世界人民的良心的公然挑衅。我们纪念“六四”,不但是为了呼唤和激发中国人民的道义良知,也是为了呼唤和激发全世界人民的道义良知。

纪念“六四”30周年的意义如此重大,我们务必要把这次纪念活动办好。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2-0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5期,2019年2月15日—2019年2月28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