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陈维健:新西兰恐怖袭击看个人与国家恐怖主义

2019年03月25日

世界上最平和安宁美丽的国家纽西兰发生了导致49人死亡,20多人受伤的恐怖袭击,消息传来世人震惊难以置信,但它确实发生了,在纽西兰的花园城市基督城的一所清真寺,杀手向正在祈祷的穆斯林开枪屠杀,连妇女儿童也不放过。甚至在他们受伤求救时,还补上枪子。

这个冷血的枪手来自澳洲,26岁的Tarrant以自问自答的方式作了袭击宣言,其中有一段发人深思,他说:

“我算不算法西斯主义者?

是,我是一个真正的法西斯主义者。我同意奥斯瓦尔德·莫斯利(英国政治家)的观点,我是一个天生的法西斯主义者。

实际上,和我理想的政治和社会价值最接近的国家,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Tarrant说出以上的话并非空穴来风,相信他的指导思想与中国近年来对西方国家意识形态的宣传渗透不无关系。中共的民族主义已经成为他的内政外交的政策基础。中共在新疆对穆斯林实行文化灭绝与残酷统治,把一百多万人关进集中营,进行地狱般的折磨,无数的人在集中营死亡失踪。中共的暴行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中共却宣称是在对穆斯林进行必要的有益教育,让他们成为一个安分守纪的人。中共所作所为令人发指,是对穆斯林族群实行国家恐怖主义。把穆斯林极个别的恐怖分子的暴行让整个民族来承担。如果一个民族出现个别恐怖分子就要全民族来担负的话,那么汉民族中的社会不满分子所进行的社会报复恐怖性事件难道还少吗?那么是不是要整个汉族,包括汉族政府的中共来担负呢。很显出这是一个再谎谬不过的理论。

中共的这一套理论与澳洲的这位恐怖分子Tarrant的理论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他在宣言中说我要为他们报仇,为那些发生在欧洲国家的恐怖袭击造成了数千死亡的人报仇,我要为Ebba ?kerlund报仇!(Ebba ?kerlund是一名11岁的瑞典女孩,她被穆斯林恐怖分子驾驶卡车碾压惨死。他也是把极个别的恐怖分子的暴行的账算在全体穆斯林的头上。而事实整个穆斯林群体也是恐怖分子暴行的受害者,世界上大多数穆斯林都是热爱和平的,都愿意与其他民族和睦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然而很不幸他们成了受害者。在纽西兰的穆斯林是最良善的一群移民,他们从来没有与本土居民有过什么冲突,他们热爱这块和平美丽的土地,他们与其他民族的居民和睦相处共同生活,而纽西兰政府与民众即使在穆斯林恐怖分子在各国袭击时,也是对他们加以安抚没有另眼相看。纽西兰的穆斯林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一个极端的种族主义者拿着枪,在他们祈祷时疯狂地向他们射击。这是他们灾难性的一天,也是纽西兰最黑暗的一天。

纽西兰清真寺恐怖袭击惨案告诉我们,国家恐怖主义与个人恐怖主义是息息相连的,国家恐怖主义造成了个人恐怖主义或集团恐怖主义。中共在纽西兰惨案发生后,《环球时报》斥责有人从凶犯极端思想中寻找中国元素,反映西方长期妖魔化中国的民族政策,抹黑新疆的治理。这个说法实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中共对新疆穆斯林的残暴统治与Tarrant的恐怖袭击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

 

——转自北京之春(2019-03-1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7期,2019年3月15日—2019年3月28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