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程凌虚:江湖夜雨十年灯

2019年03月29日

三十年前的大约这个日子,一个名叫海子的诗人决定去死。但他留下一句名句却成了历久不馊的心灵鸡汤:我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作为一个老文青,在这春意融融的季节,忍不住诗兴大发。站在海景房阳台,凭眺大海,但见水天一色。一半烟遮,一半雾埋。大小金门如海上仙山,一时令人恍惚。想起的却是南宋词人辛弃疾那篇著名的《摸鱼儿》: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情,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平生最喜欢两个男人的名字:霍去病、辛弃疾。一个为国家去病,匈奴未灭无以家为;一个为社禝弃疾,醉里挑灯看剑,沙场秋点兵。想想吾辈,也只能“把栏杆拍遍”而已!

春寒料峭。清华园又一位君子被噤声了,留下一句:求仁得仁,夫子当为。令人稀嘘。在言说者中,这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已至于在微博微信深夜清冷街道上,已经很难看到有坚守的行人了,更难看到熟人了。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越来越多的忧国忧民的书生移居海外,祖国成了故国。这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剔骨还父式决绝。悲壮复悲哀!

君子,成为国人睽违已久的名词,在这块曾经产生过无数诗人侠客的土地上,君子成了比熊猫还要稀缺的珍稀动物,人们与君子的距离,恐怕要用光年来计算。而蓬头垢面的流浪汉反而成了世人追捧的网红!尽管如此,很多人还是希望与君子一晤。

德国启蒙时代的一句名言是,一个民族精神上的黑暗经常必会变得如此沉重,以致它不得不撞破脑袋来寻求光明

江苏的督抚大人们反思大爆炸的网络金句“要在灵魂深处反省”,把我逗乐了。忍不住吐槽:都是千年的老狐狸,谁也不要演“聊斋”;都是祖传的老中医,谁也不要玩偏方;同在一条河里洗过澡,谁不知道谁的屌!灵魂都没有了,还反省个毛线?

其实,五毛也好,理中客也好,岁月静好婊也罢,在这块弥漫着着千年权谋的雾-霾,在“三十六计”、“鬼谷子”、“厚黑学”酱缸中泡大的群体中,谁也不比谁笨。差别仅限于:有的人是一如既往的要脸;有的人是彻底的不要脸!

连日阴雨。原本想借闽南之烟雨,浇胸中之块垒。然而,烟雨是烟雨,块垒仍然是块垒!

——网友推荐

 

——转自新世纪(2019-03-2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8期,2019年3月29日—2019年4月11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