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严家祺:中国的变化从6·16开始(图)

2019年06月25日


6月16日将成为香港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纪念日。
6·16不仅是香港的纪念日,由于它将引发中国内地的变革,也是全中国人民的伟大纪念日。
6·16大游行保卫香港司法独立,可以称为「司法独立日」。

 

6月16日前一天,香港出现了一个新时代的陈天华,这就是在香港太古广场高处平台,挂出「反送中」标语的穿黄衣的男子。陈天华是大清王朝末期,以通俗的文体写《警世钟》、《猛回头》、《狮子吼》、投海殉难的人,而香港黄衣人是红色王朝末期,在广场高处挂出写有「反送中 No EXTRADITION TO CHINA」以及「全面撤回送中,我们不是暴动,释放学生伤者,林郑下台,Help HONG KONG」的白色布条而坠地殉难的人。

6·16大游行是香港历史上规模空前的、近一百五十万人(按:民阵指有约二百万人)的大游行,香港七百多万人口,几乎每一个家庭都有人参加了,这是全香港人民对北京和香港行政长官林郑践踏中英联合声明、企图把香港纳入红色王朝司法管辖的强烈抗议。很多人身穿黑衣,表示对前一天坠地殉难的黄衣人的悼念。

6·16大游行「反送中」,反映在香港民众心目中存在四个不可动摇的信念:

一是香港的法律制度与中国内地的法律制度不同,香港的法律制度继续原有的普通法体系,并由成文法作补充。这个司法制度的核心观念就是法治、司法独立、人权至上、公正审判。

二是香港人完全不信任中国内地现行的司法制度。中国内地的司法制度的核心是党高于宪法、权力高于法律、司法为政治服务、法律规定的人民权利不受保障。

三是香港人认为表达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游行示威的自由像生命一样重要。六四大屠杀后,中国内地民众在长达30年时间内忍受官方把六四定性为「暴乱」,当香港林郑当局把香港「反送中」的游行示威宣布为「暴动」时,香港人宁死不屈,一位香港黄衣人在广场高处挂出的白色布条写着「我们不是暴动」,以死明志。6·16大游行的一个原因,就是香港人穿着黑衣对6·15坠地殉难的当代香港陈天华的悼念,表明绝不认同香港官方称「反送中」游行示威是「暴动」的说法。

四是香港人对一个人、一个国家自愿的承诺看得像人格尊严一样重要。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赵紫阳总理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共同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虽然中国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特区的宪制基础,但《中英联合声明》是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中的自愿承诺,至今没有公开说明要改变或废除承诺,中国政府承诺香港现行社会、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在「一国两制」下享有不同于中国内地的自由与司法独立。

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二十二年来,红色王朝的权力愈来愈渗透到香港,一些有香港居留权的人,会被内地公安突然逮捕并带回大陆,特别是从二零一五年十月中旬以来,专门售卖内地政治禁书的书店股东,及主管相继失踪,香港出版界人士的人身安全不受保障,《逃犯条例》的修订让香港人看到,通过这一条例,就是要改变《中英联合声明》香港享有不同于中国内地的自由与司法独立的承诺。

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如果绝大多数人不关心政治,说明政治不随意干预人民的生活,人民信任政府,每个人可以安安心心做自己的事,这个国家、这个地区就有福了。文革十年灾难把中国每个家庭卷入政治,6·16大游行表明,今天的香港出现了整体社会的危机感,把香港每一个家庭被卷入政治、迫使每一个人不得不关心政治。

香港6·16大游行,使我回想起30年前北京4·27大游行。这两次游行,同样规模巨大,同样震撼了中国和世界,同样使独裁者发抖。不同的是,这是六四30年后的香港大游行,30年来全世界舆论对六四大屠杀的谴责,就是照耀在香港的正义的阳光。在世界舆论面前,香港林郑当局和北京,无法出动20万军队闯入香港,无法把坦克开进太古广场。

历史事件往往发生两次,而结果迥异。30年前的4·27至5·17大游行导致北京戒严和六四大屠杀,六四后,中国发生大变,中国改革开放变质,政治改革停滞,中国成了一个专制极权的、权贵资本主义的国家。30年后的今天,尽管北京还有几个大权在握的人,企图重蹈六四覆辙,但30年的教训,全世界对香港和中国的注视,再加上中国再也没有邓小平,在还有中英联合声明存在的香港,重蹈六四覆辙已不可能。这些条件,使6·16大游行后香港的局势,可能会有新的反复和曲折,但维持《中英联合声明》有效性的大趋势无法扭转。同样重要的是,6·16大游行影响深远,使全中国、全世界看到了香港人民的伟大力量,给全中国人民心中种下了大变革的种子,同时在无形中掀动北京宫廷政治的变化,可以说,中国的变化从6·16开始了。

2019年06月22日香港《苹果日报》
 

——转自新世纪(2019-06-2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4期,2019年6月21日—2019年7月4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