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滕彪:从天安门到香港

2019年06月27日

(上)

1989年民主运动和六四屠杀30周年。从伦敦到悉尼,从多伦多到波士顿,从纽约到东京,从台北到巴黎,世界各地举行了各种纪念活动,讲座、研讨会、纪录片、音乐会、雕塑、展览、集会游行、出版书籍,香港更有18万人参加维园烛光晚会,上了《纽约时报》头版头条。全球主流媒体也倾力报导,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持续关注,这是过去30年间相当罕见的。

原因不仅在于天安门屠杀本身的惨烈,也不仅在于30这个整数年。更重要的是,天安门没有结束。

每到六四前后,天安门戒备森严,天安门母亲被失踪、被剥夺悼念孩子的权利。六四死难者的亲人们有些抱憾离世,有的甚至绝望自杀。诺奖得主、“四君子”之一的刘晓波屡次入狱,并死于监禁之中,这已胜过纳粹一筹:在狱中的记者奥西茨基获得诺奖之后,纳粹政府迫于压力将他转送医院治疗,并在半年后释放。

天安门没有结束,中共的人权记录一直在全球最差之列,对人权的迫害变本加厉。网禁更加森严,知识分子被消声,民间机构纷纷被关闭,冤狱遍地,腐败横行。大量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宗教人士被投入监狱或被失踪,教堂被拆毁,十字架被焚烧,强制拆迁导致无数人失去家园、甚至家破人亡。2009年以来,为了抗议中共对信仰自由和基本人权的残酷迫害,150多名藏人自焚,这是无比惨烈的一幕,是人类史上永远的伤口。200万维吾尔和哈萨克人,在没有任何司法程序的情况下,被强行关入集中营,被洗脑、受酷刑、被强迫放弃信仰,并有越来越多的被关押者被强奸和酷刑致死,这是今天仍在肆虐的、21世纪最大的人权灾难。

天安门没有结束,中国比1989年离民主更远。习近平修改宪法、大搞个人崇拜,把共产党的集体独裁变成了个人独裁。中共运用先进的数据技术、监控设备、互联网科技、生物识别技术和人工智能,建立起史无前例的“高科技极权体制”。尤有进者,中共开始向外输出专制模式,文化渗透,收买媒体,经济统战,玩弄联合国人权机制,操控外国政治,甚至从事跨境绑架。

而今天的香港,正是天安门没有结束、中共专制仍在横行的最好的例子。

1989年5月28日,150万港人上街声援天安门民主运动,不论游行人数还是全民参与率,都创下历史记录。2019年6月9日,100多万香港人再次上街,却是为了捍卫自己岌岌可危的法治和自由。6月16日,更有200万(200万01人,这01人是为了纪念游行前夜牺牲的梁先生)港人身穿黑衣上街,刷新了游行人数和全民参与率的历史记录,恐怕也是世界记录。2019,天安门和香港均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中英联合声明》发布不到5年,六四屠杀发生。把自由香港交到一个刽子手政权手里,这件事全世界竟然几乎没有人质疑。六四屠杀之后仅仅8年,1997年7月1日,中共建党76周年的日子,香港的主权被中共接管。这一出被演成喜剧的悲剧,恐怕也注定了日后香港命运的曲折和抗争的艰难。

过去几十年来,我们见证了一部历史悲剧:天安门如何从抗争的百万人潮、民主女神带来的希望,变成了枪声四起、鲜血横流;中共又如何从屠杀之后的全球谴责和制裁中站稳脚跟、日益壮大,成为对全球自由民主的最大威胁,并把天安门变成了“屠杀有理、镇压有效、凶手免责”的象征。

过去几十年来,我们也见证了另一部政治痛史:一个自由度全球领先的东方之珠香港,如何被交到全球最大的专制政权手里,又如何一点点地被侵蚀、蹂躏,而全世界竟然眼睁睁地看着香港的自由被剥夺、民主被压制、而独立司法也岌岌可危!

中共为什么要扼杀香港?

因为香港有自由。成熟的公民社会,开放的市场,良好的市民教育,言论、出版、集会、游行、示威、结社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独立而专业的司法体系,都足令港人自豪。“亚洲四小龙”之一的香港,不仅是重要的世界金融中心和自由口岸,也是世界知名的信息中心、新闻出版中心、电影工厂和文化中心。

自由是有感染力和穿透力的,尤其当邻居的自由受到剥夺的时候。中国南方一些省份一度可以直接收看香港节目,香港的音乐和电影给了中国大陆无数青年人以思想的启蒙,中国不能报导的新闻在香港报导,中国不能出版的大量著作在香港出版,中国禁止的书籍、杂志、电影从香港购买,在中国无法召开的会议在香港召开。

从清末开始,香港就有着“革命”基地和“颠覆”基地的传统。有论者(林滴蓝)称,“香港这个看似是弹丸之地的小城市,每次中国有大事发生,必有香港这个小孩插手其中,清末革命如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亦如是。坦白说,假如过去一百多年没有香港这块弹丸之地,中国近代史可能便要就地改写。”近三十年来,香港对中国民主运动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以八九民运为例,港媒连篇累牍的报导,源源不断的送来帐篷、各种物资和捐款,传授运动经验,「民主歌声献中华」接力音乐会,百万人游行,支联会的成立以及屠杀之后的黄雀行动,每年一次大规模的六四维园烛光晚会等,港人对中国民主运动可以说是恩重如山。之后又有声援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声援赵连海和结石宝宝,要求调查李旺阳死亡的真相,声援维权律师,声援因言获罪的记者作家,根本无法数清香港有多少次、有多少人为了中国的人权而上街吶喊……港人一直用自己的自由为大陆那些被杀戮者、被囚禁者和被消音者发声。甚至可以说,香港是当今世界唯一一个大规模、有组织和公开反抗中共暴政的地方。

(下)

1997年之后,共产党先是遮遮掩掩,后来便凶相毕露。中共高官多次公开叫嚣,“不容许香港在民主的幌子下,变成颠覆大陆社会主义政权的基地”(周南)。2003年企图推行23条立法,2012年准备推行国民教育;之后,对香港的控制加快了脚步:2014年6月10日国务院发布“一国两制白皮书”,实际上撕毁了一国两制;进而镇压雨伞运动、推行一地两检、剥夺议员资格、取缔香港民族党、给政治活动家定罪、铜锣湾书店事件,到了2019年又要修改《逃犯条例》,一步一步把香港人逼到墙角。与其说,中共害怕和仇视香港,不如说中共害怕和仇视自由。

于是世人看到了香港人的绝地反击。“我们走出来,不是因为觉得有希望,而是没有希望也要走出来。”“有人说,面对中共,只有三个选择:认命、逃命或革命。不,还有另一选择,就是抗命”(李怡)。张洁平在描述6.12游行时写道,“示威者已经确知,这是一个不会被民意撼动的政府,百万人在街上大合唱也没用,国际媒体形象也没用,想要改变它,已经没人知道具体的办法,只知道「尽做」。而经过了过去五年,民间「泛民/和理非」与「本土/勇武」路线的大撕裂,两条路线的领军人物均被判刑……威权主义已经开始。这个世代的年轻人只是要尽最后的努力,去阻止这一局面的出现。”无论是游行示威,还是公民抗命,港人的勇气、团结、友善、节制,都足以令人动容。

6月12日晚,有香港朋友私下说,“今晚可能是香港的六四。”暴力和流血发生了,警方将示威定性为“骚乱”,一些参加者被逮捕;但是类似天安门屠杀的事情没有发生。一个星期后的6.19,香港200万人反送中游行队伍里,出现超大横幅“痛心疾首”四字,让人想到1989年5月21日,香港《文汇报》决定以开天窗形式,刊出只有“痛心疾首”4个字的社论,抗议中共当局宣布北京戒严。从天安门到香港,历史的回声一再响起。

有人说,香港的情况表明,没有民主,不可能有自由和法治。这话对了一半。“不民主”有几种情况,可能是威权,或开明专制;或民主国家的殖民地,比如1997年的香港。中共1949年后的恐怖统治、英国的民主传统、香港经济的快速发展等等,都使得香港在1997年前的“无民主而有自由法治”成为可能。

但还有一种不民主的形式叫做极权。当香港的主权被中共彻底收回,虽有“中英联合声明”、“香港基本法”的约束,有“一国两制”、“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变”的承诺,但香港已经厄运难逃。中共不是英国,前者是野蛮恐怖的极权政权,后者是最早建立现代民主宪政的自由政体。任何庄严承诺,在中共那里不过是废纸一张。中国宪法里写着大量漂亮的基本人权与自由条款,但那只是用来欺骗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的幌子而已。中国与西藏签署十七条,那不过是城下之盟和屠杀前的准备。中国政府加入了数十项国际人权条约,但他们加入条约的目的不是遵守条约,而是操控条约和欺骗世人。李卓人说,“我们要保住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社会,每一个香港人其实心里都清楚,如果中国实现了民主化,那我们的恐惧就没有了,我们就不再恐惧共产党的统治。”在公民抗命运动中发挥关键作用、至今仍在香港坐牢的戴耀庭教授则说,没有民主,要抵抗越来越厉害的对香港的高度自由的侵害,会是困难的。

2014年港人争取普选时,中共喉舌称:你们回归前的总督也不是你们一人一票选的啊,是英国派来的。港人回复说:可英国政府是民选的啊,你们北京如果也是民选政府,给我们派特首也行啊。这形象地说明了香港争取民主的大环境的截然变化。英治时期,自由法治有保障,争民主动力不足;但到了中共手里,争民主似乎是与虎谋皮。中共不但不予兑现普选承诺,而且连香港本有的自由和法治都要挤压和侵夺。

事实上,英国早在1950年代,已经有意在香港推行某种普选制度,但中国政府得知后严厉阻止。当时的总理周恩来向英国表明,只要英国替香港引进任何自治方式,一概会被认定是“不友善的举动”或“阴谋”,时任中国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的廖承志更威胁说,假若英国坚持改变现况,便会采取行动解放香港。香港民主化进程于是搁置。末代港督彭定康1992年立刻着手推动香港民主化,在立法局大幅引进民选成分,结果触怒中方。邓小平警告撒切尔,如果在香港提升民主程度,中方可能会推翻此前的协议。

香港的例子表明,极权之下不可能存在真正自由的政治特区。但香港不是悲剧,而是希望。他们说,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他们说,今天不站出来,明天站不出来。香港人已经展示了震撼人心的勇气和力量,他们仍在抗争,他们仍将持续战斗。

在可以看得见的方面,他们和中共的力量相差悬殊;但在正义和人性尊严方面,他们必将得道多助。这种情况下,也许下面两种国际力量的对比,将对香港前途产生巨大影响:一个是掩耳盗铃、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的、见利忘义的国际力量;一个是坚守自由人权、要求遏制专制扩张、积极促进中国民主的国际力量。

自由不是一个礼物,而是一个任务。香港的抗争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果,某种程度上打乱了、至少延缓了北京控制香港的步骤。香港感动着世界,也似乎在唤醒全世界对中共的迷梦;它有无可能成为撬动太平洋地缘政治的支点?我们不能拭目以待,我們要站在香港人这边,就像1989,我们站在坦克人这边。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6-2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4期,2019年6月21日—2019年7月4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