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柱铭:让我们把最坏的时代变成最好的时代!

2019年07月11日

基于特区政府处理反送中风波失当,接连有年轻人自发进行一连串不合作行动,而且更是一呼百应,令部份政府部门的工作受影响,但特区的领导层却仍拒绝面对群众,并表现得大失方寸。

然而,这些自发行动之所以能遍地开花,反映出香港社会的民怨委实积压已久。只因自国务院在14年发表《白皮书》后,中共近年不断强调对特区拥有全面管治权,而林郑上任虽然尚未足两年,却已成功落实了不少中共下达伤害特区高度自治的硬任务──利用港独伪命题,透过释法及其追溯力,先后褫夺六位民选立法会议员的席位,和取消多名民主派人士的参选资格、取缔民族党、拒发工作签证予外国记者,变相驱逐他出境;以方便高铁通关为由,强行在港实施一地两检,引入一国一制;积极响应大湾区国策,促使特区“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令特区无法维持原有的另一制。

回归22年,特区的管治变得越来越困难,归根究柢,就是由于中共背离了一国两制的蓝图,拒绝落实《联合声明》及《基本法》已赋予特区的高度自治权,反而落实其全面管治权。   早在80年代,当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时,笔者已明言一国两制能否成功取决于两个因素。首先,将来治港的港人是如何产生。假如他是由特区市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话,港人治港就可落实;若然治港的港人是北京钦点的,那么,任凭他怎样德高望重,甚至是位爵士,港人治港亦只会形同虚设。而事实确是如此,四位中央钦点的特首,无论是爱国商人、公务员爵士、地下党员,以至素来“好打得”的“公务员典范”,均无法把特区治理好。可见,唯有推行民主政制,让港人透过全面普选选出特首及全体立法会议员,才可以确保特区政府会以民为本,而非如目前般,甘愿做中共的绝对奴才,每每为执行京旨,而不惜与港人为敌。

高压手段在港行不通

另同样重要的是,必须确保特区不受内地干预,能彻底行使其高度自治权。因为在一国之下,内地的一制比香港的一制强大得多。当年我便以“摇摇板”作比喻,指一国两制就如大人(中央)跟小朋友(特区)玩摇摇板,大人一定要迁就小朋友,鼓励小朋友尽量向后移,以及要协助他抵抗所有干预,坚持寸步不移,而自己则主动向前移。在两者(两制)取得平衡后,大人与小朋友才可共享摇摇板的乐趣。其时,中央政府也认同这一点,故而订定了《基本法》第22条。可惜,时移势易,中联办近年经常凌驾于特区政府之上,并在特区政府的配合下,扼杀香港的核心价值,拖延民主进程,以体现中央的全面管治权。

民主遥遥无期,再加上中共的步步进逼,难怪港人忍无可忍,尤其是数以万计的年轻人,均主动走出来捍卫我们的核心价值、我们的家。因为我们都不愿做奴隶,不愿香港沦为一个普通的中国城市。

特区目前正处于十字路口上,领导人如今应已意识到高压手段在特区根本行不通,一味加强打压特区的力度,也不可能令港人屈服。而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要尽快推行民主政制,并立刻停止干预特区事务,真正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否则,强硬实行一国一制,香港肯定完蛋!

 

——转自中国公民运动(2019-07-0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5期,2019年7月5日—2019年7月18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