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滕彪:国庆还是国难

New!
2019年10月02日

(上)

中国是世界上文明发育最早的国家之一,人口数量占全世界的近五分之一,土地面积世界第四,联合国创始国和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少数核大国之一,又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用不了多少年GDP总量将跃居世界第一。这种国家的70周年国庆,自应不同凡响。果然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耗资最多的阅兵式,配合彩旗礼花、领袖演讲、爱国口号、各国贵宾、鲜花掌声,可以说是国威大振。

可是,中共的国庆安排,更像是办丧事呢:北京的核心地带提前一个月就禁鸽子、禁风筝、禁无人机、禁无线电设备,二环道路几乎被封锁,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很多娱乐场所、饭馆、超市、酒吧被迫关门。一些居民区9月30号晚开始停燃气到庆典结束,临长安街的窗户要贴反光贴。核心的住宅区被隔离,有专门的守卫站岗。一些医院病房也被勒令不再接收病人,大型手术被叫停。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上访者被驱赶、被软禁、被旅游、被失踪。一幅进京安检的横幅上写着:“确保进入北京的人干净”——还能有什么人比中南海里的人更肮脏呢?极度神经质的安检,连著名的喉舌帮凶胡锡进都看不下去了。这么规模超前的大阅兵,竟没有一个群众到现场看热闹。惊恐如四面楚歌,管控到万马齐喑,折腾得天怒人怨,不正是国丧的样子吗?

不过归根到底,“十一”也确实不是国庆,而是国难。1949年10月1日,枪杆子里打出来的所谓“新中国”宣告成立,胡风兴奋地写下“时间开始了。”但开始的不是时间,而是人类史上非战争时期的最大规模、最可怕的人道灾难。

建政初期,被杀“地主”人数为100万至400万之间;被杀“反革命”为100万以上;“肃反”和迫害基督徒,至少使几十万人丧生。“反右”运动,被迫害的知识分子多达200万。1959到1961年中共制度性人祸造成的大饥荒,导致非正常死亡人数至少在三千万,很有可能在四千三百万以上。“文化大革命”期间,死于政治运动和政治迫害的人数估计三四百万,绝大多数人口受到波及。被毁坏的文物、古迹更是无法估量。1983年严打,8个月内至少两万四千人被处决,其中相当比例为冤假错案。六四屠杀,死亡人数在数千人之多,因为中共的档案封锁、销毁罪证,具体数字恐怕永远无法弄清。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数百万人被关押,20年来因受酷刑而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四千人。据美国国务院的资料,在一胎化政策被废除之前,中国每年堕胎2,300万例,平均每天有超过63,013名未出生婴儿死于堕胎,可以说是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屠婴战争。因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的妇女、婴儿等死亡案例也极为普遍,这还不算计生政策带来的性别比例失调、老龄化、儿童教育等悲剧性后果。“改革开放”后,直接间接死于强制拆迁、城管暴行、警察暴力、监狱、劳教所、形形色色的黑监狱的中国人,直接间接死于贫穷、环境污染、有毒食品、毒疫苗的人,更是多到难以统计。

对被占领的民族来说,苦难又格外深重。中共对汉民族以外的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和其他民族的侵略、屠杀、同化、政治迫害和文化灭绝,延续至今。新疆集中营已经成为21世纪最大的人权灾难。至少153名藏人自焚抗议中共政权,在人类历史上也绝无仅有。

中共建政后,被杀死、被饿死、被迫害致死的人数,高达八千万以上。几乎所有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人,都直接或间接受到中共政权的迫害。中共暴行之大之久,超过迄今为止的一切其他邪恶政权。

1949年,中国人被捆绑到一个由一党制、户籍制、极权意识形态、思想警察、军警暴力等组成的现代奴役体制中。据说是余英时先生的比喻:中国是天上的一架飞机,而共产党这个劫机犯把会开飞机的人全杀了,然后对其他的乘客说,你们现在都得听我的,否则大家都活不成。中共这个犯罪集团,打着外来的共产主义旗号,奉行邪教化的马列主义,遵照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指示,拿着苏联的卢布和武器,利用国民党抗日之机壮大力量(建政后毛共多次感谢日本皇军),大发国难财,最终劫持了中国,并开始了对中国长达70年的蹂躏和掠夺。没有任何力量比中共对中国社会、经济、环境、文化和精神的破坏更大。1949年绝对不是中国的诞生,而是一个有着数千年历史的中国的再次灭亡,而且是最惨痛的一次灭亡。

(下)

1999年国庆之夜,参加过1949年“开国大典”的李慎之,悲愤中写下“风雨苍黄五十年”,表达自己对共产理想的幻灭。转眼20年过去了,一样的整齐划一,一样的法西斯美学,一样的向人民炫耀武力。“阅兵是屠杀的另一种方式。”(许晖语)三十年前的屠杀和三十年后的阅兵,同一支军队,同一个广场,同一种恐怖,同一种对历史的蹂躏。六四屠杀三十年后,中共没有改弦易辙,专制却变本加厉。习近平修改宪法要做终身主席,全国上下大搞个人崇拜,抓异议人士,抓律师,抓记者,抓教徒;扩建集中营,加强封网,加快国进民退,对外四处挑衅。史无前例的“高科技极权主义”迅速成形:大数据、DNA采集、人脸识别、声纹识别、步态识别、网络监控、防火长城、社会信用体系、密布的智能相机等等,配合传统极权体制的秘密警察、黑监狱、朝阳群众、洗脑、煽动民族主义、劳改营、酷刑、失踪、政治株连,中共控制社会的密度和效率,恐怕远超希特勒和斯大林。现代高端的人工智能、互联网、数据技术和生物技术,被共产党活学活用来建立密不透风的全面监控体系——李慎之先生若泉下有知,也会感到震惊吧。

明清之际思想家顾炎武有亡国与亡天下之辩。“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日知录》卷十三)顾氏此论,仍未摆脱汉人中心主义与中国中心主义的天下观;不过,我们如果把“天下”理解成一种普世的天道或人性秩序,那么1949年10月1日所象征的,就不仅仅是中国的再次亡国,而是人相食、悖逆天理、善恶颠倒的大毁灭。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有学者说共产党“不是改朝换代,而是改天换地”(高王凌语)。

共产党对中国的祸害,绝不仅仅是屠戮生命、压制自由、掠夺财富、破坏环境和生态,而且在于更深层次地消灭人性、扭曲人格、腐蚀人心、颠倒人的是非观念。“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强盗逻辑、跌破底线的历次政治运动,导致整个社会弥漫着血腥、犬儒、仇恨、奴性和虚伪。到处是对权力和金钱的不加掩饰的贪欲,不择手段的官场恶斗,小人得志的暴发户心态,胜王败寇、以强凌弱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今朝有酒今朝醉”、“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的享乐主义、机会主义和无赖主义。以胜负来代替是非判断,以权力崇拜来代替独立思考,以精致的利己主义来代替独立人格,以狂热狭隘的民族主义来代替自由和人道主义,以极权美学来代替真正的审美,这些正是新时代极权主义之下中国民众的精神景观。与中国一起沦陷的,是整个社会的理想信仰、道德标准和评价体系。

一个国家的根本使命和最大成就,乃是维护其人民的自由与尊严。而目前一个能够维护人民自由和尊严的中国,还没有诞生。共产党的宣传机器竟然说,“离开了祖国,你什么都不是。”好像祖国是共产党的禁脔。这种劫机犯逻辑,在连自己世代居住的土地都无法保护、连基本言论和信仰的权利都被剥夺的屁民面前,显得无耻又荒唐。多少中国的弃婴在西方成为冠军、议员和科学家?多少被迫流亡的异议作家、学者和人权捍卫者在国际上屡屡获奖?多少在中国被监禁被酷刑的人只有离开了中国才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人们恰恰可以对共产党说,“离开了暴力和谎言,你什么都不是。”

这是光芒万丈的时代,这是回光返照的时代。在所谓中国经济奇迹的背后,是血汗工厂、官商勾结、腐败横行、自由丧失、贫富鸿沟和环境破坏。共产党把中国糟蹋的已经没有什么干净的河流,空气有毒,食品有毒,药品有毒,可怕的是人性也被深深毒化。当人口、土地、储蓄等要素红利和低人权的红利已经渐渐耗尽,人们对中国经济乃至中共政权的乐观预期正在迅速发生变化。工厂和企业在离开中国,资本在外逃,暴发户和裸官在外逃,知识分子在逃离,中产在逃离,藏人冒着生命危险翻越雪山也要逃离,基督徒在逃离,穆斯林在逃离,甚至鸟兽也不例外。王力雄先生曾讲述他在中蒙边境地区旅行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当动物受到汽车灯光或声音惊吓时总是往外蒙方向跑;中俄交界的地方,天上的鸟,河里的鱼,遇有异常响动都一股脑儿奔往俄罗斯的方向。

一个国家受到的最大戕害,乃是其国民的人格、人性、人心的彻底腐败,以及评价体系的颠倒。长期的信息封锁、言论控制、洗脑教育和民族主义煽动,使大多数人持有一种扭曲的历史观、国家观和国际观,愚昧犬儒,又狡诈圆滑;猥琐懦弱,又残忍好战;盲从狂信,又不信一切。他们是满嘴国骂的爱国小粉红,是跳忠字舞的大爷大妈,是砸日系车的愤青,是施暴的国保城管,是沉迷色欲的腐败官员,是制造假酒假药的商贩,是为党唱赞歌的御用文人和五毛,是21世纪的义和团和红卫兵。以是为非,以非为是;以美为丑,以丑为美;以正为邪,以邪为正。毛泽东、周恩来、郭沫若、薄熙来、习近平、申纪兰、司马南等等,都是中共驯化出来的典型人格样本。

1872年李鸿章感到中国将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一个半世纪后,中国其实正在经历“三千年未有之国难”。这不是遇罗克、林昭、蒋捷连、孙志刚、杨改兰、聂树斌、于宙、李旺阳、刘晓波们的中国,这不是我的中国。当我批评中共,我被说成是背叛祖国;当我推动人权和民主,我被指控为颠覆国家,被停课、吊照、开除、软禁、绑架和酷刑;当我被迫离开中国,我的妻子女儿被中共列入不能出境的黑名单。我们其实要么是韭菜,要么是人质。

最可怕的专制,不是让人无力反抗、不敢反抗,甚至也不是让人不知被奴役、习惯了被奴役的专制,而是让人崇拜压迫者、诅咒反抗者并希望成为压迫者的专制。在飘扬的国旗下,在军队齐刷刷的正步里,在山呼万岁的声浪里,韭菜们深深爱上了镰刀,赞美着镰刀,并纷纷递交了成为镰刀的申请书。

今天,威武的军队再次踏过天安门广场,我感到的不只是深入骨髓的亡国之耻,更是公理颠倒、人性倾覆之痛。

2019.10.1

版权所有 © 2006, RFA。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在转载、摘录及使用RFA 网站https://www.rfa.org 的内容时,RFA 要求明确注明,并且不能改变或歪曲原文的基本含义。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10-0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1期,2019年9月27日—2019年10月10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