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冯崇义:习近平大阅兵与党国七十年大限

New!
2019年10月08日

耗费巨资密锣紧鼓地准备和彩排的国庆大阅兵,动用近三十万人在京城反复演练国庆大阅兵,明天终于可以登场了。这些天来举国上下红旗飘飘、红歌嘹亮、红潮滚滚,似乎是要营造节日气氛。但是,这只是庞大的党国官僚机器制造出来的表象。在这些表象之下,看不到发出内心的喜悦与笑容。那些血腥的红旗招展与声嘶力竭的红歌吼叫,展示的反而是沉重、萧杀和惨淡。这次阅兵还真有喜事当成丧事办的势头,北京当局如临大敌,严控进京人流,所有刀具一概下架,而且在北京街头布满警察和其他巡卫人员监视所有居民和行人,连沿街窗户窗帘也列入严控范围,连各种鸟类也一律禁飞。莫非中南海高层真的是内心高度紧张、惶惶不可终日?

国庆阅兵是党国前朝旧例,由毛太祖始创。毛太祖在位时,从1949年登基至1959年建政10周年,每年都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一次国庆阅兵,前后共有11次。1959年建政10周年那次阅兵庆典,已属非常鲜廉寡耻,因为当年由于大跃进带来大灾难,已是举国饿殍遍野,党国上层严重分裂。的确,民不聊生、内外交困之下大办“庆典”迫于这种逆境,1960年党中央国务院顺势改制,结束了一年一度的无聊阅兵,规定以后国庆典礼实行“五年一小庆、十年一大庆”,逢大庆才举行阅兵。从此而后,毛太祖就再也没有机会享受国庆阅兵了。1969年党国建政20周年,正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闹得人心惶惶,满朝文武反目成仇,毛太祖顾此失彼,实在没有心情阅兵。暮年毛太祖众叛亲离、顾影自怜,常常吟哦《枯树赋》而哀叹“此树婆娑生意尽”,等不到党国建政30周年便已郁郁而终。

毛太祖之死,并没有带走国庆阅兵陋习,就像其僵尸仍然留在天安门广场一样。邓太宗出掌江山之后,开创了“改革开放”新时代,志得意满,于是在1984年国庆35周年安排阅兵,也因此恢复了国庆阅兵这一党国旧例。邓没有等到1989年40周年国庆才操办阅兵,大抵是担心老躯熬不到那个年头。邓要是真在1989年之前离世,中华民族便有可能避免当年那场大灾难,他本人也不会留下千古罪名。1989年国庆到来之时,邓自知在当年春夏之间犯下滔天大罪,再也不敢造次阅兵。但是萧规曹随,江泽民和胡锦涛虽然无功受禄,却也依样画葫芦,分别于1999年国庆50周年、2009年国庆60周年劳民伤财各寻一回阅兵之欢。习近平入承大宝之后,则是阅兵成瘾。习近平即位7年,至今已举行4次阅兵。包括2015年9月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2017年7月解放军建军90周年在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阅兵,以及2018年4月无缘无故举行南海阅兵、2019年4月以海军成立70周年为由在青岛阅兵。

习近平缘何如此热衷于阅兵?习近平阅兵成瘾,在当世各国领导人中间,只有金正恩可以与他媲美。坊间有很多人喜欢将当今中共党国称为“西朝鲜”,也常常不太礼貌地将中朝这两位“领袖”戏称为“二胖”和“三胖”。其实,这等戏言所透露的信息不容忽视。人们听其言而观其行,从直观上觉得几年来打得火热的这两位“领袖”,其行为与嗜好显然在伯仲之间。中朝这两位“领袖” 这样热衷于阅兵,正是因为他们都是狂热的极权主义者,都迫不及待地利用专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资源和仪式来展示其权势、强化其权位。

习近平当然知道他与金正恩一样频繁阅兵,显得相当异类。他此时知正用反、如此不合时宜地大办阅兵,或许恰恰显示他比他所崇拜的毛泽东更为阴毒、更有心机、更加无耻。毛泽东迫于内政外交上的困难,也不屑于掩盖他与同僚们之间的严重分裂和分歧,因而在1960年之后就再也没有操办阅兵。习近平柄政7年来倒行逆施,向普世价值宣战、向公民社会亮剑、向互联网开刀、向私营经济抽血、向国际社会耍横,造成的内外交困并不亚于毛泽东时期。这7个年头,中国经济从下行走向滑坡,企业倒闭潮频现、失业率猛增、物价连续暴涨、金融界“暴雷”不断、股市萎靡不振、楼市危在旦夕、政府债务疯狂飙升。这7年以来,习近平以“大国领袖”自居、四面树敌。他蛮横地对香港和台湾步步紧逼;他轻率授意设定东海识别区、不惜践踏国际公法在南海建造人工岛礁并构筑军事基地;他组建上海合作组织、亚洲投资银行等挑战性组织;他盲目地推广“一带一路”项目并大举“撒币”;他提出“新型大国关系”、“走进世界舞台中央”、“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咄咄逼人的口号。习近平这一切张牙舞爪,除了满足他自己及其一些拥趸的虚荣心,不但没有给国家民族带来实际利益,反而在国际社会造成普遍的反感、反弹和反制。港人反“送中”争普选的运动正如火如荼,台湾“反共拒统”的阵营日益扩大,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全球民主国家围堵中国的联盟正在形成。

在这种四面楚歌、怨声载道的情势之下,习近平还要劳民伤财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中共历史上最大规模阅兵式,足显其厚黑至极。这种厚颜无耻的本色,集中体现于习近平登基之后到处背书单自吹自擂炫耀学问;模仿君臣关系自立规矩,要求其他政治局委员和常委定期向他“述职”;一再恬不知耻地怂恿那些摇尾乞怜、邀功争宠的马屁精们不仅以肉麻至极的谀词对他献媚吹捧、表达忠心,而且制作了大量肉麻至极的歌曲和影视作品毫无根据地将他吹得神乎其神;怂恿奸佞之徒别出心裁地利用谐音双关语鼓捣国人“学习”(学习近平),人民日报推出“学习小组”公众号为习近平个人崇拜推波助澜,中宣部推出《学习强国》软件平台强制官民人等学习习近平的指示和讲话。

当然,习近平也并非毫无庆幸之事。此人治国无能,却害人有胆、集权有术。他将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和周永康的暴力维稳推向无以复加的高度,全面激活极权机制,使本已觉得做贼心虚、对“干脏活”自知理亏心有余悸的打手们重新理直气壮起来,对贤良人士下狠手。他与王岐山联手以黑反贪,肆无忌惮地利用反贪利剑清除政敌、整人立威,迅速实现了党、政、军大权在握、“定于一尊”,甚至顺利取消了对他的任期限制。阅兵浪费的是民脂民膏,而对统治者的最大好处是通过阅兵欺骗国民。党国阅兵的所有表演,都是鼓励种种反智“美德”,诸如无限忠诚、盲目服从、集体狂热、崇高威武、雄伟壮观、步调一致、整齐划一,这些都是符合“法西斯主义美学”和“共产主义美学”的“美德”。通过阅兵来愚民,斯大林很成功,希特勒很成功,当今世界是北朝鲜最成功。

对习近平而言,能平安度过2019年,也值得庆幸。今年年初,他与他的跟班们就忧心忡忡,担心无法度过这个有着六四30周年等几个重要纪念日的年头、担心无法跨越“七十年大限”。他们一月份在北京连续召开了三次“维安会议”,严密布防。15日至16日是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将所有专政机器开足马力维护中共的“政治安全”、“政权安全”、“制度安全”,特别是习近平的安全。17日接着开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以“防范抵御颜色革命”为重点,对全国“安保维稳工作”做出周密的具体部署。21日,习近平再将全军军级一把手和党政省部级一把手召集到中央党校训话,全部政治局常委都集体出席,要求“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党的建设”七大领域全力以赴,防范“黑天鹅”和“灰犀牛”风险,严防民变、兵变和政变。

这些举措表明,习近平热衷于通过阅兵展现大权在握,透露了他的内心恐惧。习近平在几年来走向专制独裁的道路上犯了那么多罪、害了朝野那么多人,有充分的理由感到万分恐惧,这也是独裁政治的内在逻辑和所有独裁者的心病和代价。这个外强中干、岌岌可危、色厉内荏的政权和领袖,不断自说自话,在疑神疑鬼、神经衰弱之中靠大声吆喝来壮胆。习近平登基以来强化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宣传的显著特点,就是将重点放在对习近平个人的效忠、要求爱党爱习的统一。在这个惯于“口号治国”的国度,当今党国最重要的口号是“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都是紧紧围绕效忠习近平这个主题。“四个意识”,即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落脚点是向习核心看齐;“两个维护”,即维护总书记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更是赤裸裸地要求拥戴习核心。

问题在于,这个新核心本就是平庸之辈、无功受禄,上台后又不断胡作非为、倒行逆施,造成党国当局在国内焦头烂额、在国际上四面楚歌,根本无以服众。众多官员早就离心离德,日夜盼着核心早日下台或归天。实际上,习近平只能依靠枪杆子和刀把子强迫众多从心底里蔑视他的官员们向他称臣表忠。众多官员也是自身平庸、血性不多,特别是因为贪腐而被“核心”捏住把柄和软肋,心怀不满怨恨但不敢拍案而起,只好普遍进行软抵抗。怠政避祸是最流行的软抵抗方式,辅以捧杀阴招。因而,这些年来到处是形式主义,到处是顺着“核心”的调子表面上投其所好实际上败坏其名声的“高级黑、低级红”。

从另一个角度说,蒙昧是狂妄的底气。习近平予智予雄的底气来自他的特别蒙昧。只接受过中等教育的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当年都底气十足,带着共产主义蒙昧或法西斯主义蒙昧将二十世纪闹得天翻地覆。习近平所接受的正规教育只及中学一年级,集共产主义蒙昧和法西斯主义蒙昧于一身。带有党文化梦呓性典型特征的“中国梦”话语,恰恰是因为飘忽不定、不知所云而对他特别受用,自我感动得一塌糊涂。中共党国的最高权力不幸落入这样一位极权主义者手中,他在“党的核心、军队统帅、人民领袖”的梦幻中不可一世,掌握着党国巨无霸绞肉机,开足马力折腾,祸盈寰宇。

习近平及其跟班们开口闭口“四个自信”,而且信誓旦旦要坚决坚持“中国特色”,则半是由于蒙昧,半是由于道德堕落。胡耀邦、赵紫阳等人当年提出“中国特色”,乃是出于无奈。本意是承认中国落后,无法一蹴而就而到达世界水平或国际标准,从外部引进的先进制度不可避免地带有落后的“中国特色”,还得急起直追以求改进。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党国,居然将“中国特色”当成“优越性”,公然以谎言掩盖中共党国在制度和观念文化上的整体性落后,画地为牢来高唱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中共党国是与时代脱节的制度,从未获得真正的合法性,从来也无法克服合法性危机,从来就是依靠无耻谎言和政治迫害来维持,在共产主义极权党国已在世界范围被淘汰的今天,“四个自信”实在无从说起。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胡耀邦等人开辟改革开放新时代,是以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开头,有改弦更张、改邪归正之意,有揭示真相、追求和解之心。习近平当今要求全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回过头去追捧混世魔王毛泽东,要将已经经历“去极权化”而转变为后极权主义的中国重新向后扭转为极权主义中国,表明他怙恶不悛,对党国罪错没有负疚之心、悔改之意,既愚且妄。

我一再指出,党国没有红三代,极权党国无法传承给红三代,无论习近平红二代们如何折腾,如何强调“红色基因”和“红色引擎”、如何热衷红色崛起、如何向往红色帝国。蒋经国1986年决定开放党禁和报禁时留下一句常识性名言:“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上文所谓“七十年大限”,指的是“革命政党”在暴力夺权后实施一党专政,迄今没有连续执政达到八十年的先例。在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几个政党中,苏联共产党从1917政变成功到1991苏联解体,执政74年;中国国民党从1928年一统江湖到2000年中华民国第一次政党轮替中下野,连续执政72年;墨西哥革命制度党是“民主的独裁党”,严格说来不在此列,但它从1929年上台到2000年大选败北沦为在野党,连续在位也只是71年。朝鲜劳动党是1948年上台,中共共产党是1949年上台,这两个政党虽然苟延残喘,能突破“七十年大限”的机会很小。中共党国已是亢龙有悔、国势日蹙、天命已殆、来日不多,“七十大庆”将是最后一庆。

 

——转自北京之春(2019-09-3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1期,2019年9月27日—2019年10月10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