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极权之下无产权——从北京香堂村强拆事件说起

2019年10月28日

媒体披露,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村三千余住户,涉款数十亿,有多年前的区、镇、村盖章协议与证书,却被现政府一概冠之为“违章建设”的集体土地上的所谓小产权房,面临强拆,且没有任何补偿、安置说法,上千业主被迫于10月18日聚集到镇政府前抗议,有的业主已留下誓与房屋共存亡的遗书。看来又一场强拆与反强拆的大剧将在所难免地上演。

据村民提供的资料显示,二十年前的1999年,村、乡、区三级政府,还包括国土局,盖了章的购房协议与发的红本证书,都显示这些房屋建设与出售是得到当时政府同意与支持的。

更有政府的会议记录为证:2003年8月11日上午8点30分中共昌平区崔村镇委员会召开的买房会议纪要,由当年的镇党委书记金东彪主持。会议议题是关于香堂村旧村改造的有关政策意见。会议强调,为促进崔村镇区域经济发展,进一步加快小康城镇建设步伐,改善整体环境。将该村可利用旧村改造的空地建住房,向荣誉村民出售,香堂村按售房价格5%向镇政府交纳基础建设设施费,管理手续费等。

在如此力证当年政府为推动区域经济发展与建设小康城镇所采取的政策之下,鼓励、吸引外地人员前去买房、置业安家。结果崔村镇政府今年10月19日发出的通告称,该村10个区建筑面积达三万多平方米,经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认定,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进行建设,违反了《北京市城乡规划条例》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属于违章建设。

由上面的事实可见,香堂村业主们当年是响应政府号召,根据政府出台的吸引政策而前去买房,并得到了当地区镇村各级的认可,且获发相关房屋购买使用协议与证书,应该是合法合理合规的,然而,时至今日,忽然听到现政府宣布这些房屋属于违章建设且被要求:“三天时间,要大家自行拆迁。”不谈任何安置与补偿。这种政府前政策否定后政策,新法律否定前事情的做法,完全违背政府公信与政策一致原则,也违背世界有关法规出台不追究出台前的事的原则。

其实只要稍加留意,就不难发现今天香堂村只是在上演着一幕中国大地几十年来重复的公权侵害民权,抢夺民财的剧本。香堂村业主的困境是中国大地千千万万遭遇强拆民众的共同困境。

试看最近几十年来,在中国大地屡屡发生的强拆,那种将来不及搬离或不愿搬离的业主活埋,将前去阻止强拆的业主用车撞死,将抗拒强拆的业主通过警方拘押,将拒绝拆迁的业主绑架、殴打、囚禁等等,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这些遭遇强拆者几人手上没有如香堂村业主的证书与凭据?然而,这些政府部门发的证书,在强拆面前形同废纸,根本无法阻止强拆的车轮,甚至还给业主带来性命之忧。

为什么在文明法治的世界,盛行“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公民住房权,在今日中共统治的大陆就变成了如此不堪,成为风可以不进,雨可以不进,但公权力可以肆意进入并摧毁的对象?原因当然就是公民根本没有真正得到任何有效保护的产权。而不能保护公民产权的政府,那就是完全没有法律、公德、道义的政府,是权力大于一切,是权力可以任意践踏一切的政府。在这种无法无天的政府中,政策可以朝令夕改,法规可以形同虚设,公民的生命财产没有任何保障,只要公权需要,社会的一切唯权独尊,唯权命是从。

只要翻翻中共成立以来的发展历史,就清楚看到这个政权从来没有将天下民众的生命财产放入保护行列,它只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为了夺得政权不惜牺牲一切国民的生命与财产,而夺得政权后又为维护政权,可以稳定压倒一切,将国民的生命财产置于压倒之列。政权的建立与延续都是为了所谓革命的远大口号下填充掌权者的欲壑,都是为了满足统治者的需求,而天下民众生命财产只是服从权力意志需要的道具,只供权力任意取舍。这种极权统治的所谓共产主义意识,从打土豪分田地,到合作化人民公社,到最终确定一切土地归公,土地只有集体所有与国家所有两种形式。且通过一系列法规明确只有国有土地才能进行房屋开发买卖建设。如此一来事实将所有集体土地上的建筑都置于不可上市,不可抵押状态。虽然,今年8月26日颁布修改的《土地管理法》,明确了“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条款,引起很多人对集体土地上房屋权利与国有土地上房屋权利平等的幻想,但现实却极其残酷的昭示,中共极权统治从来不会也根本没有要保护集体土地上建筑的产权意识。所以,强拆不会因修法而终止,香堂村面临的灾难不是中国强拆的剧终,而是万千强拆血泪长书中的一页。

事实上,只要读懂中共极权统治的历史,就会明白不仅集体土地上的建筑无论有否政府发给的证书或签署的协议,那都无法保障业主的权利,就是国有土地上所谓的大产权在极权的铁蹄下,也没有谁敢说可以保证权利。看看那些被合作化的资本家,那些被土改的地主,那些被镇压的所谓反革命,那些被屠杀的八九民主运动中的学生与市民,他们连生命都可心被任意剥夺,那些土地房屋与财产又怎么可能得到保障?

所以,铁的事实说明,在中共极权统治下,一切的所谓产权都是假话,都是没有意义没有权利的虚设,是可以肆意为权力剥夺践踏的对象。面对这种状况,香堂村民指望手上的证书与政府的协议来保护自己权利,那肯定是痴心妄想,留给他们的路要么是默默忍受,要么是踏上遥遥无期而毫无指望的上访之途。当然,还有一条就是结束中共极权,让中国真正步入法治民主的社会,只有那天,公民产权才能得到真正保护,类似香堂村问题才能得到合理解决。

(来源:对华援助协会)

——转自中国公民运动网(2019-10-2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3期,2019年10月25日—2019年11月7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