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颜纯钩:我们应该劝香港年轻人收手吗

New!
2019年11月22日

人人都企定,香港有得救

有网友留言,说很不忍心年轻人继续牺牲,她怀疑是否应该鼓励年轻人继续抗争,要保护孩子﹑保护香港,就应该劝年轻人收手。

对这个问题,我从反送中运动以来就一直在思考,我相信很多人也一直在思考。

不管以什么理由,我们应该劝年轻人收手吗?我们可以劝年轻人收手吗?

世上可以让人置生死于不顾﹑甘冒艰难险阻而奋斗不息的,只有信仰。没有人会为买楼去牺牲,牺牲了自己,买什么楼?没有人会为发达去牺牲,牺牲了有什么机会发达?可以为之牺牲的,只有信仰。

今日香港年轻人不惜牺牲,不惜冒险犯难,就是基于他们对普世价值的信仰,这种信仰如此强烈,以至放弃信仰等如放弃生命,因此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他们什么都可以付出。

你要劝年轻人收手,只有先劝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这是不可能的,我们都知道。中共和林郑盲目迷信制度暴力,相信小恩小惠的收买能见效,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信仰在年轻人心目中,与自己的生命同等价值。

站在抗争最前线的年轻人,以大学生为主,他们都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的甚至是硕士﹑博士(记得梁继平﹑梁天琦吗),他们都是成年人,赶上享受英治时代自由生活的落日余晖,对中英两种制度的比较,有感性的体会也有理性的认识。他们掌握最先进的网络工具,随时了解世界发展的大趋势,他们不是小孩子,已经思想成熟,眼界开阔,对社会上发生的事情都有自己的主张。那些主张有些我们明白,有些并不明白,我们不明白的那些,不是我们比他们高明,是我们的局限。

我们要相信这些孩子们都是有良知的,因为他们都是我们这个社会教育出来的,他们做任何事情时,都会问过自己的良知。如果他们要挑战现有的法治,那只是意味着,现有的法治已经大大违背他们的良知。

人类的良知高于社会的法治,任何法治都应该在良知覆盖之下,而不是践踏良知。因为法治是死的,良知是活的,法治可以被滥用,而良知不会,法治用来规限人的行为,而良知规限的是人的内心。

因此,我们没有资格去劝他们做什么,或不做什么,他们有良知,他们自会判断自己行为的正当性。我们要衡量他们行为的正当性,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问一下自己,如果你今天回到二十岁,你会怎么做?

其实,即使我们如何苦口婆心,为他们的安全着想,希望他们放弃武力抗争,他们也是不会听的,因为,他们对未来的焦虑比我们强烈,他们抗争的决心比我们坚定。我们都老了,身后的路很长,身前的路很短,我们对未来没有那么多想象,但他们正相反,他们的过去很短,未来很长,他们只有靠自己去争取光明的未来,不能靠我们。

我们为他们的安全担忧,但我们无法替代他们的思想,如果他们对现实生活愤怒,那种愤怒强烈到他们甘冒生命危险去抗争,那只是说明,现实生活出问题了,不是他们出问题。现实生活出问题,要去改变现实生活,而不是去改变他们,因为即使可以改变他们,你也不可能改变残酷的社会现实,而现实不改变,他们永远都会愤怒。

伍淑清那个老妖妇,居然够胆说她已经放弃了两代年轻人,她可以把这两代人都杀光吗?不消几年,伍淑清成了一堆荒山白骨,而这两代年轻人正意气风发,主宰着社会,谁放弃谁,不是很清楚吗?

我们对年轻人的抗争,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坚定不移站在他们身后,支持他们,关心他们,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去帮助他们,另一种选择是我们退出,甚至像伍淑清那样,声言放弃这两代年轻人。

勇武者一个都不能少,和理非也一个都不能少。我们不能亲身上前线,但做一些后方的工作还是可以的,即使围观,也是一种有效的声援。日前有一个视频,拍到两姐弟街坊装被魔警无理拘捕,那清秀女孩被掀倒在地,魔警抓她的头发在地上拖行,那不只是虐待,那是人格的践踏。魔警能作恶到这种地步,然后我们和年轻人说,算了,打不过他们,我们还是回家吧?这种话我说不出来。

说一句不好听的,今日我如果二十岁,我也一定同魔警死过!

至于年轻人,我们相信他们是正义的,他们的要求得到全世界的支持。他们可能还会吃很多苦头,甚至有的人还会牺牲生命,但,那都是时代加诸他们身上的重任,也是全体香港人共同的宿命,我们只有和年轻人一起承担它,我们不能拖他们的后腿。

清秀女孩被拖行时,旁边一个男人对魔警大声喝止,即使这样也救不了女孩,但人人见到不平事都大骂,骂到一定程度,事情就会起变化。正如勇武者经过中环精英们的集会现场,全场掌声雷动,这些掌声不断响下去,响到一定程度,事情也会起变化。

我们希望年轻人安好,希望他们保护好自己,但我们一定要站在他们身后,喝止魔警,为年轻人喝采,我们不要离开他们,他们走多远,我们就跟多远,永不离弃。

 

——转自作者脸书(2019-00-0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5期,2019年11月22日—2019年12月5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