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Members of Our Church Forced to “Travel” and Under House Arrest during 18th Party Congress

2012年11月09日

In this article (Chinese only), rights defender and house church leader Xu Yonghai (徐永海) describes how at least five members of his Beijing-based house church were taken by the police on forced “travel” to the south of China. And at least five other members, including Xu himself, have been put under house arrest. Xu quotes Beijing dissident artist Yan Zhengxue (严正学) in describing the heavily-guarded city during the 18th Party Congress currently under way: “The repairmen, street cleaners, and street vendors of yore are now all sporting red armbands. Also on patrol are the grandpa reconnaissance units and bound-feet women security guards....”


我们教会因十八大而被软禁的众肢体

每周五的上午,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聚会学习《圣经》的时候。可是近2次的聚会,一些主内肢体,因为“中共十八大”(11月8日——?),却不能前来参加。其中:

高洪明弟兄10月29日就被警察带离北京,去了云南,“被旅游”去了。11月2日聚会没有能参加,11月9日的聚会也没能参加。今天他从云南发来短信说:“请为我祷告,永海弟兄”。

何德普弟兄和他的妻子贾建英姊妹在10月30日被警察带到了贵州,也“被旅游”去了。他们也是2次没有来参加。今天何德普弟兄从贵州发来短信:“遥祝家庭教会举办顺利”。

王玲姊妹10月31日就被警察带走了。今天她从海南给我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在海南了,让我们众肢体放心。对于王玲,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很揪心。10月31日下午2点19分,王玲给我发来短信说:“我在后备箱里呢,分局的车来了,继续开”。我想她一定是被警察带走了。应当也是“被旅游”了,可是“被旅游”还没有人是被关在后备箱里去“被旅游”的呢?

晚上6点43分,王玲第2次给我发来短信:“朝阳公安分局的领导带着十多个众人去餐厅吃饭了,女警察们可高兴了,而我不可以去,被留在屋子里坐着,有人看着……,冷极了,我已经一天没有吃饭。呆会可能会拿点儿剩下的饭,我绝食了。今天是第一天,手机随时会被抢走。”

晚上7点28分,王玲第3次发来短信:“这里的盘山路很陡,并且是尽头没有路了,没有村子,也就是没有人烟,没有大树,植被极差,极荒凉。常有滚石在路面上。住处叫‘泉水鱼’,原来叫‘钓鱼岛’,归南口镇管,大石坡村,离王学勤不远(本作者注:离访民王学勤曾去过的朋友家不远,王学勤和王玲曾为上访逃难到过那里),离雁翅不远。是昌平和门头沟交界的地方。领导还没有吃完饭,还在吃呢,我又冷又饿,但我绝食到底,帮我照顾孩子。”

晚上7点46分王玲第4次发来短信:“这几个分局领导一脸凶相,着便装,有这样的领导,还能要求基层民警什么呢?……。不知马景雪怎么样”(本作者注:马景雪是另外一个访民,曾两次被劳动教养,10月19日曾来我们教会与我们一起学《圣经》)。

晚上8点17分王玲第5次发来短信:“看来,我不绝食不行了……,他们还没吃完”。

晚上9点34分王玲第6次发来短信:“他们在卸门,要把我铐起来”。

这两天,我曾给王玲去过几次电话,但多是没有人接听,看来王玲是不方便接电话,估计是被警察看着。只打通过过1次,通话时间还很短。问过她一些情况,希望她不要和警察发生冲突,要和警察好好地说。这几天我们一直在担心王玲,即使是通过她发来的短信,我们也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一直为她揪心,我们一直为她祈祷。

今天终于有了王玲的电话了,知道她已经到海南了,而且知道她是真的在旅游,不管是否是“被旅游”,总之她与警察关系好起来了,她也已经在海南吃上海南的饭了,应当是早已不再绝食了。为此,我们放心了。

因为王玲的事情,在上个周五(11月2日)上午聚会的时候,王学勤特意来参加聚会,王学勤也是被警察软禁着的,是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她才前来参加聚会的,是警察开车带她来的。我们在楼上我家里聚会学《圣经》,警察就在楼下等着王学勤。

王学勤待的时间很短,主要是问了王玲的事情,她十分关心王玲。在聚会时,我们一起为王玲祈祷。聚会没有结束,王学勤就提前走了,必定警察是在楼下等着她了。她应当是和警察提前就说好了,她只待一会儿,否则警察不带她来。

这是王玲的事情,她的事情比较让人揪心,还有严正学也是如此:

严正学弟兄在10月25日就发来短信说:“永海:很长时间没去学经,因一直被监控着,这两星期国保常来,接二连三,今仍在八达岭,明恳请代问弟兄姐妹好!严”。

10月26日严正学又发了短信:“永海:警来又喊‘狼来了!’,我说‘狼没有来熊猫天天上门’,前几天凤钢拉去小聚,国保说‘不许去吃饭’跟踪到复兴门,我说:‘约好吃饺子,不吃饭’。再三再四维稳来,接二连三喝茶去……。近又查我送彩色打印的图册,活腻了的我,出门就见小区保安穿警授的马甲耀武扬威巡逻,总在你门口!昔日维修,保洁的,还有街角的贩夫走卒都戴上了红袖章,还有老头侦破对小脚治安员……;我腻在天网中画天网,所以学经一直去不了,愧对耶和华,恳请代问颂经的主内兄弟姐妹好!阿门。严。”

11月2日上午严正学第3次发来短信:“久违了,弟兄姐妹们:熊猫接二连三上门,因为废除劳教两艺术家出狱接风的照片被上网,今再遭训诫”。

在接到严正学短信没多一会儿,严正学弟兄突然来到我家,参加聚会了(我们是周五上午聚会,11月2日正好是周五)。他说警察刚才到他家训诫了他,警察一出家门,他就出来了,直接来我家,参加聚会来了。正是感谢主,严正学弟兄已经好久没有来参加聚会了。

在这段“十八大”时间,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被软禁的还有:胡石根弟兄、杨靖弟兄、叶国强弟兄等等。只是他们没有“被旅游”。我(徐永海)也是如此,自10月24日警察就来我家大院门口上岗了,我出门买菜警察都跟着。

为此我先后写了两篇文章,一篇是10月24日的《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已首发博讯)和11月8日的《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不得不首发在我的《徐永海》博客上)。

从10月24日开始,据说要到11月20日以后,前后要一个来月的时间,我们教会的这些主内肢体要为此失去自由,不能来聚会学《圣经》。为此,还望主内肢体们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祈祷,求主使我们这个学习《圣经》的聚会能够在如此的情况下坚持下来;来为我们这些主内肢体祈祷,我们这些主内肢体都是良心释放犯,他们需要大家的关心、祷告。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xuyonghai@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