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梅兆贊評《一九二七年底回憶》

2013年12月30日

饒有趣味,實在太有趣了。我從未想過會用這樣的語言來形容一位中國共產黨人。朱其華在中共受重創的早期還是個不到20歲的年輕人,與毛澤東、周恩來、孫中山夫人、朱德以及其他歷史上的領導人有過交往。 1926-1927年,即他日記中記載的那段時期,他是共產黨的一名中級宣傳幹部。當時中共正在脫離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共產黨和國民黨曾經有過一段短暫的蜜月期,兩黨正計劃北伐,掃除北京的軍閥統治者,在全中國實現革命。但蜜月過後,共產黨員被迫逃離國民黨。毛澤東遁入山區,並最終踏上長征路;其他人包括周恩來和朱其華,在土匪和國軍追趕下作鳥獸散,其間許多人斃命。朱其華在經歷了受傷、無助,以及一小筆黨費被歹徒般敵手搶劫之後,經香港安全抵達上海。 1945年他遭處決,這是中國愚昧血腥的一幕,讓人不忍卒讀。

《一九二七年底回憶》由朱虹翻譯。她的譯文非常優雅,可說無可比肩。當然令​​人難忘的還是朱其華本人。雖然他那時很年輕,但在他記錄的許多事件中他擔負著重要責任:起草宣傳材料;面對廣大聽眾、有時是懵懂的農民,發表長篇演說;最後,在凱旋的北伐演變成在敵人炮火下潰逃的時候,他照顧著受傷的人。他常佩戴槍支,讓人感到他會時不時舉槍擊斃怯懦或腐敗的下屬,可是,在書中我覺得他不曾開過一槍,僅限於偶爾舉槍侮辱對方。

但是,不要期望從閱讀這本書中獲得重要信息和分析。在大多數情況下,那些大人物和著名事件都處在故事的邊緣。

 不,事實上,真正吸引朱其華的,應該首先是美景,然後是美食、美人。

無論走到哪裡,哪怕是在一敗塗地的時候,朱其華照樣留意山水花卉、亭台樓閣。當他的工作,雖然不是直接,但卻是接近那些執掌最高權力者的時候——那些人也跟現在一樣,日子都過得相當不錯——他有很多的美食可吃,他不僅記錄而且品評它們的質地。 “恩來”——朱這樣稱呼他,以及他的同事,在最絕望的日子裡還品嚐魚翅。但真正會讓他動心的是女人,哪怕是在倉皇敗退的時侯。無論遠觀還是近賞,都無礙於他對女人的愛慕。他雖從未碰過她們,儘管不免有過想入非非的時候。當他希望與她們聊天時,他似乎對她們還是很有吸引力的。在他的敘述中,有一位沒提名字的神秘的廣州女子反復出現,她送錢給他、渴望與他再相會,甚至試圖追他到香港。而他周圍的領導和年輕幹部們,都少不了他們自己的姑娘和女人。倒是朱其華,完全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只是想窺探他們。他明確表示,革命的性愛是偉大的。

書中有些場景非常適合用老式黑白電影來敘述。一位俊俏年輕的女同志——就像他書中提到的許多背叛傳統家庭參加革命的人之一——在撤退時被打死。朱將她抱起,送到一所房子裡,並留下了一個字條,懇求任何人發現後將她屍體好好安葬。有一天,他坐在上海的一個公園裡,身無分文,一位他似曾相識的已婚女子盯著他看。他,18歲;她,比他大。她倚著他。他們去了一家昂貴的館子,他吃到了他喜愛的食物。一夜激情過後——我相信這是他的第一次——她離去,並留下了不菲的小費。

當朱其華在他20歲生日那天用這樣的話來結束他的回憶錄時,我感到很悲傷——他寫道:“我生命中的20年已經過去了,這些年來我究竟可以拿出什麼成就來呢?我深感羞愧。 ”可是,就在這同一天,他寫了一首詩送給那位神秘的“廣州姑娘”。詩中最後一句是:“我要以完好的神勇與你​​相會。 ”

我喜愛這本書,謹向默溫出版社全體表示祝賀:感謝你們將此書呈現給讀者。

書名:《一九二七年底回憶》
作者:朱其華
翻譯:朱虹
出版社:默溫亞洲出版社出版(夏威夷大學出版社發行)
平裝本:323頁
定價:75美元

梅兆贊

梅兆贊(Jonathan Mirsky),專門從事亞洲事務研究和報導的歷史學家和記者,因報導天安門鎮壓事件獲得1990年“年度英國國際記者”稱號。他擔任倫敦《泰晤士報》東亞編輯直到1998年。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