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70.
著名維權人士 郭飛雄 (本名楊茂東)的姐姐楊茂平今日到廣東省陽春監獄會見郭飛雄時得知弟弟的健康狀況非常糟糕,面色蒼白消瘦,並且面色灰暗,一年來斷續便血或稀水樣大便,4月19日曾大出血。她要求獄方把郭飛雄轉到上級醫院醫治,但沒有結果。楊茂平講述會見郭飛雄情況的帖文附後。 郭飛雄因參加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等維權活動於2013年8月8日被拘留,2014年11月28日其案被開庭審理,2015年11月27日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和“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 郭飛雄在關押期間遭受嚴酷虐待(參見郭飛雄的 國家賠償要求書 )。 中國人權 呼籲國際社會施壓,以讓郭飛雄立即得到適當治療。 (...
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在到監獄會見郭飛雄後,就郭飛雄惡化的身體狀況致信廣東省監獄管理局李景言局長,要求把郭飛雄轉到廣州的大醫院進行診斷和治療,並要求調查和追究陽春監獄獄政科劉幹事及相關人員的瀆職罪或虐待被監管人罪的責任。 關於立即對楊茂東進行診斷治療的 家屬要求書< /strong> 廣東省監獄管理局,李景言局長: 我是被迫害於廣東省陽春監獄服刑的楊茂東(又名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2016年4月26日上午10:00,我在廣東省陽春監獄見到我弟弟楊茂東。我看到楊茂東比2月29日我見到他時更加蒼白、消瘦,並且面色晦暗。不等我開口,楊茂東就告訴我他的身體出大事了,...
New!
為紀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陳建剛律師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辦理謝陽律師一案的流水日誌,日誌記錄了司法局和國保如何一步步威脅和控制辦案律師,如何協迫當事人違心“認罪”,及如何迫使辯護律師退出辯護,揭露了中共當局用盡方法構陷入罪並阻礙律師辯護權的卑鄙手法。 陳建剛律師就謝陽案之工作日志 【《辦案日誌》內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權律師大抓捕中辦理謝陽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馬上到了,這份日誌是709當時的記錄之一;③司法局、國保是如何控制、威脅一位辦案律師,如何干擾律師辦案;④謝陽案收場的真正原因,謝陽為什麼會否認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劉正清律師搭檔為謝陽律師辯護,...
New!
中國人權于2020年7月2日按:始於2015年7月9日的“ 709大抓捕 ”即將五周年,中國的法治和人權狀況不見改善,反而愈加惡劣。2020年6月30日即香港回歸紀念日前夕,中共政府緊急推出香港國安法,將施行於內地的打擊“國安犯罪”的那套違反人權的制度強加於香港。香港人一旦被以“莫須有”的理由扣上“國安犯罪”的帽子,將面臨什麼樣的處境? 陳建剛律師 記錄的會見謝陽筆錄有著現實的借鑒意義。 陳建剛律師是“709大抓捕”事件中 謝陽律師 的辯護律師,因為揭露謝陽被酷刑的情況而遭受中共當局打壓。2017年1月陳律師公開了 《會見謝陽筆錄》 及視頻披露 《陳建剛律師:會見謝陽始末,駁斥無良官媒》 。...
New!
2020.4.28 山東臨沂人大副處級副調研員豐曉燕在北京王府井散發傳單提倡民主改革,重選中國主席,反對社會不公,於4月29日被強行送至臨沂第四精神病院以精神分裂症治療。至今未放出。 山東臨沂市人大副調研員豐曉燕北京散發民主傳單被送至精神病院 4月28日,豐曉燕在北京王府井散發傳單提倡民主改革,重選中國主席,反對社會不公。被王府井派出所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拘留。次日送至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在未進行精神檢測的前提下,臨沂市北京路育才路派出所二十多位員警強行暴力將豐曉燕關進住院部。期間掌摑豐曉燕及其女兒,裸露豐曉燕身體,將患有腰椎間盤突出的她在地上拖行。 5月4日,...
——從修憲開始,這個黨事實上已經是一個政治僵屍了。一個人、一個主要領導可以憑著他掌握了刀把子,槍桿子,然後又捏住了體制本身所造成的官員貪腐。黨內已經沒有任何人權和法治保障黨員幹部的權利。當務之急,換人這是第一條。
「中共黨魁的意志就是共產黨的意志,而共產黨的意志則會通過全國人大、全國人大常委會走過場、舉手錶決後成為國家法律,共產黨對這個國家的統治就是黨魁對這個國家的統治……習近平既然掌握中國政府的一切權力,就應該對中國政府的一切作為承擔責任,這是現代政治文明的要求。」 習近平在疫情中的責任 只會伏地跪拜權力的民族,是天生做奴隸的民族。 中國人有能力、有權利追究政府的責任,有能力、有權利追究執政者的責任。 爆發於2020年初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很短時間內就席捲全球100多個國家,截止到本文定稿之日確診病例已近430萬,死亡人數已近30萬。...

更新:2020年5月21日

2019年7月22日,中國民間公益機構「長沙富能」的三名工作人員程淵、劉大志、吳葛健雄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8月26日被長沙市檢察院以同一罪名批准逮捕。其案經多次延長偵查期限,當局至今未曾公開任何信息,家屬為三人聘請的律師多次申請會見,均被當局拒絕。三人處於事實上被強迫失蹤的狀態,面臨著被酷刑和刑訊逼供的危險。

2020年3月16日,六名代理律師分別收到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和各地司法局的口頭通知,告知已被三人撤銷委託。連吳葛健雄的父親吳有水律師也被通知已被其兒子解除委託。當局強迫當事人解除委託的律師,意在指定官派律師進行秘密審判,但當局拒絕向家屬透露指定律師的名字和聯繫方式,家屬經多方查詢,均無法得知是否有指定律師及其信息。

三人目前被關押于湖南省國家安全廳看守所,地址: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山月路300號,郵政編碼410000。網友可以向該地址給他們寄送明信片表達關注。

「長沙富能」機構成立於2016年,主要關注殘疾人權利以及弱勢群體的權利。 程淵、劉大志和吳葛健雄在消除對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歧視,促進健康權和殘疾人權利方面做出了重大貢獻。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