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51.
Simplified Chinese (362.37 KB)
頒布機構: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被當局定罪的前廣東著名維權律師劉堯上週提起申訴,要求廣東省人民檢察院撤銷其判罪。2017年4月24日,劉堯被廣東河源市源城區法院以“敲詐勒索罪”、“詐騙罪”和“收買被拐賣的兒童罪”數罪併罰,判處20年有期徒刑,罰金140萬元人民幣(221,000美元)。劉堯認為,他被起訴和定罪,是因為他長期舉報河源市黨政官員的貪腐行為,而遭到河源市60多名紀檢、檢察、法院官員“幫助腐敗黨政高官報復陷害”。 這是近年來當局針對維權人士、律師最嚴厲的判決。56歲的劉堯表示,河源市和源城區的警察、檢察院和法院當局違反多項法律程序,以及通過歪曲事實和捏造證據來將他定罪。 2015年11月下旬,...
“六四”慘案雖然已成為歷史,帶來的災難並沒有終結,傷口也難以癒合。 ——天安門母親致習近平的 公開信 ,2018年6月1日 中國當局血腥鎮壓1989年民主運動已經過去29年了,曾在北京和其他城市殺害了成百上千的手無寸鐵的平民。中國政府不僅一直卑鄙地否認屠殺的事實,而且聲稱把抗議活動說成是民主運動是“歪曲事實真相”,將其定性為“政治動亂”,並堅稱在當時採取及時果斷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確的。 長期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國內採取各種強迫遺忘措施,以抹去人們對“六四;的記憶:當局從來沒有對鎮壓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學生、教師、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為承擔責任;儘管受害的倖存者和難屬一再呼籲,...

專題和國別任務的特別程序都可以開展訪問,調查特定國家的人權狀況。訪問後,任務負責人將向人權理事會提交調查結果和建議報告。

訪問程序先由任務負責人向聯合國成員國遞交訪問申請。如果該國同意,將發出邀請,在雙方同意的日期進行訪問。不過,該國可能在任意時間向任務負責人在沒有申請的情況下發出邀請,人權理事會和人權高專辦也可建議前往訪問。 可能會導致發出國別訪問邀請的若干因素包括:與專題報告或研究有關、一國近期的人權狀況變化、出於實現地區平衡考慮的某項任務,以及可能會造成影響的訪問。

特別程序聯合製定了標準的職權範圍,列明了成員國向任務負責人發出邀請時應當提供的保障:

 (一)在全國范圍內特別是在限制區域內的行動自由,包括提供交通便利;

 (二)調查自由,特別是在以下幾個方面:

(1)容許進入所有的監獄、羈押中心和訊問地點;

(2)聯繫中央和地方政府各部門機關;

2013年10月22日,人權理事會在日內瓦對中國進行第二輪普遍定期審議。在審議期間,137個聯合國成員國參與同中國代表團的互動對話。會議審議了中國落實2009年第一輪審議時所接受的建議的情況,以及在履行其人權義務和承諾中出現的新問題或懸而未決的問題。

2018年4月4日,在丈夫杳無音信999天之時,“709”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開始了她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2018年4月9日上午,在“尋夫之旅”第六天時,她被一群天津國保人員綁架到武清豆張莊派出所。李文足譴責國保的非法抓捕行徑,並對來跟她談話的“領導”(自稱是709專案組的)提出三項要求:一、立刻讓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王全璋;二、同律師一起見主審法官;三、有罪審判,無罪放人。王全璋於2015年7月“被失踪”,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2017年2月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

人權理事會由聯合國大會於2006年3月15日設立,以取代備受批評的人權委員會。自設立以來,人權理事會一直作為全球性政府間的主要人權機構行使其職責。根據聯合國設立人權理事會的決議,人權理事會的職責包括:

3月11日,中國立法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近乎全票通過了21條修改憲法草案。其中最重要的是取消了國家主席和副主席連任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第79條),並把中國共產黨的絕對領導地位由序言部分寫入正文(第1條)。這一修改使習近平可以成為終身主席並擁有不受限制的權力,並且在憲法上強化了中國共產黨對中國的絕對統治。(無記名投票2,958票贊成,2票反對,3票棄權,1票無效。) “這次修憲對中國作為一個國家來說具有破壞性,是歷史的倒退。修憲並沒有如官媒《人民日報》所宣傳的那樣‘為民族復興提供有力憲法保障’,而是將中國推向了一個危險的未來”,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取消任期限制,...

頁面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