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748.
Simplified Chinese (156.54 KB)
Traditional Chinese (328.26 KB)
頒布機構: 
中共中央辦公廳
工業和資訊化部
公安部
交通運輸部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
中國人民銀行
Simplified Chinese (135.03 KB)
Traditional Chinese (309.37 KB)
頒布機構: 
中共中央辦公廳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
遊明磊是趙威的丈夫。維權圈來自此內容 遊明磊聲明:今天晚上得知我為趙威委託的任全牛律師因為“編造並在互聯網上散佈當事人人身受辱的虛假信息,相關信息被大量轉發報導,造成惡劣社會影響,也給當事人趙威名譽造成嚴重損害,涉嫌犯罪”已於7月8日被鄭州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因去年“709事件”中妻子趙威被當局逮捕並關押於天津看守所,本人於去年7月份委託任全牛律師為趙威辯護,在這將近一年的時間裡,任律師矜矜業業盡職盡責,幾次三番和當局溝通,多次到天津要求會見趙威,因被天津警方拒絕並向檢查機關提出控告,在這種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情況下,因網上的一些傳言而在微博上求證,並和嚴華豐律師到天津向警方核實情況,...

最後更新:2017年5月11日

2017

4月27日

維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就“澎湃新聞”突然發佈的關於江天勇以持有國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及已認罪的報導發表聲明,揭露官方的謊言和對江天勇的構陷,並認為江天勇可能遭到嚴重的刑訊逼供。 關於江天勇被公安機關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的聲明 金變玲(江天勇之妻) 12月16日21點47分“澎湃新聞”突然發佈江天勇被以所謂持有國家秘密、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為由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對此,我表示震驚及強烈譴責,並鄭重聲明如下幾點: 1. 江天勇失蹤後,家人和律師一直依法向公安機關報案失蹤,當局皆拒絕受理並設置各種障礙,家人在此期間從未獲得任何來自官方的通知,甚至查抄住處也沒有任何家屬在場。...
維權律師謝燕益在去年“709”大抓捕中失踪,其家屬至今年1月才收到他的逮捕通知書。家屬不僅被剝奪聘請律師的權利,還24小時被跟踪和監控,頻頻被辱罵和恐嚇,更有甚者,其妻原珊珊還兩次被抓進派出所,其中一次被關3天,不給任何法律手續;其中一天不給孕期的她提供水、食物、不讓上廁所。 謝燕益妻兒的人權狀況!真過份! 原珊珊(謝燕益妻) 謝燕益中國職業15年的律師,2015年7月12日失踪,2016年1月11日我才收到逮捕通知書,家屬聘請的律師被解聘,也剝奪了憲法所賦予我家的一切權力,權力機關為謝燕益指定官派律師! 我在家除了帶3個孩子還盡量為謝燕益發聲,我的境遇是: 我被抓進兩次派出所,...
北京異議人士、基督徒胡石根於2015年7月10日準備參加教會聚會時失踪,2016年1月中旬,其家屬收到逮捕通知書,知其於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關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胡石根的弟弟給哥哥寄了錢,李蔚到看守所查詢是否收到時被告知,看守所要求親屬必須接到看守所的電話或書面通知,憑編碼才能送或郵寄錢物到看守所,李蔚認為看守所的規定違法。 胡石根長老在看守所是否有錢用、有衣穿? 李蔚 2016年4月22日我搭朋友的便車去了一趟天津第一和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接待室詢問接待警察:“請問,能否查查胡石根賬上有多少錢?” “查不了。”一名上了年紀的警察回答。 我又問:“...
66名上海公民於2016年8月8日第14次集體前往上海市人大常委會、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上訪,要求落實 1016名上海市民聯署致函國家主席提出的主張與三項請求 ,督促人大常委會、高院依法處理違法的法官。與之前的13次集訪一樣,他們的要求未予答复,但他們堅持不懈,在走訪法院過程中向司法官員及法官普法,維護憲法法律的尊嚴與權威,保衛立案登記制。 上海公民14 次集訪人大、高院督促處理違法的法官 2016年8月8日(週一)上海公民第14次集訪上海市人大常委會、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落實1016名上海市民聯署致函國家主席提出的主張與三項請求,督促人大常委會、高院依法處理違法的法官,保衛立案登記制,...
著名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家人今天發表聲明,譴責當局拒絕讓家人聘請的律師會見 江天勇 。江天勇於2016年11月在長沙失踪,2017年5月31日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 江天勇的妻子和父母在聲明中稱當局的做法是上演一出所謂“依法治國”的丑劇,拒絕接受當局所謂江天勇已委託了另外兩位律師(官派)的說法。 江天勇的家人為其聘請的兩位律師為: 陳進學 律師、 張磊 律師。 以下為江天勇律師家人的聲明。 關於譴責當局為江天勇強行指定官派律師的聲明 江天勇的家人 2017年6月15日,我們家屬聘請的律師到長沙一看要求會見江天勇,被曾姓副長以“江天勇已委託了兩位律師”為由拒絕。看來當局重施故伎,...

頁面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