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94.
New!
陳建剛律師指出習近平上臺後有四項“突破”:1、突破信守國際條約的原則,在國際交往中背信棄義耍不要臉;2、武漢肺炎疫情中搞“雙向絞殺”,既絞殺死者家屬又絞殺律師;3、“709”鎮壓律師後剝奪當事人委託律師的權利,實質上廢除辯護制度;4、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把自己送上終身皇帝的寶座。 下文為陳建剛律師的投稿《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習近平的四個突破 ■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自2013年3月至今,習近平登基成為中國新皇帝以來已經7年多了,7年之中,習近平不僅身兼黨、政、軍三位一體的頭牌,自己授予自己“全黨擁護、人民愛戴、當之無愧的黨的核心、軍隊統帥、人民領袖,...
李英俊,人權捍衛者,關注民主憲政和社會公義,參與為良心人士「送飯」、「送溫暖」等公民運動。自2013年開始先後參與同城公民「飯醉」;關注臺灣李明哲,屠夫吳淦,赤腳律師紀斯尊等活動;參加「福建羊群」慈善公益活動。 2019年12月初,李英俊和其他公民及律師在廈門聚會,討論時政和中國未來,分享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隨後當局開始對參與和涉及此次私人聚會的人士展開抓捕,先後有二十多名公民及律師被失蹤或被傳喚,被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該案被稱為「 12.26公民案 」。 2019年12月26日晚9時左右,李英俊在福建漳州家中被山東警方跨省抓捕並被抄家。警方扣押了李英俊的手機、電腦、筆記本...
中國人權注:繼 許志永 和 李翹楚 因 12.26公民案 被強迫失蹤後,導演陳家坪因拍攝有關許志永的紀錄片也於3月初在北京被帶走,並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距今已有70日。家人不知其關押于何處,律師也無法會見。以下是陳家坪妻子無法寄出的信。 親愛的家坪: 今天,是你被帶走七十天的日子。距離上一次寫信,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我似乎越來越衰竭,然後是無窮無盡的忙,但是卻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好,似乎只有發呆才是我最主要工作。我需要長長久久地發呆,沒有人打擾地發呆,在這個發呆的狀態中,把一團亂麻一樣的思緒,整理得如同無數團亂麻。 他們總是說,你快要回家了。一個“快”字,...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綁架和失蹤,一次又一次的監禁和酷刑,高智晟沒有屈服。只要有機會,他就拿起筆,記錄他的遭遇,記錄他人的不幸,並控訴這個政權的荒謬和野蠻。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寫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聯網上讀到一封關於法輪功問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當時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國人對此問題噤若寒蟬,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個律師為此公開呼籲,必定冒著極大的風險,需要非凡的勇氣。我因此記住了這個律師的名字:高智晟。 當時維權運動剛剛起步,活躍的維權律師全國加起來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認識高律師。不過當時那封公開信的風險難以評估,他隨時可能被捕入獄。...
從七年前刑辯大咖歡聚一堂一腔熱血提出「刑辯十策」以推動法治到後來紛紛被中共十面埋伏變成「律師後」,陳建剛清點當年理想並歷數中共打壓維權律師的種種卑劣手段,罄竹難書。 以下為陳建剛律師惠寄並由中國人權編輯的《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與燈塔國的差距 前幾日參加臺灣央廣廣播節目,談論唐吉田、劉巍二位律師被中國政府吊銷律師證十周年的事情,同時回顧十年之間中國司法、人權狀況的變化。瞭解到臺灣律師執業的一點信息,比如一旦取得律師證,這幾乎就是終生的職業,政府不會吊銷證件,更沒有所謂的年檢、考核之類。律師在國家機關面前也是受到職業的保護,比如,即便在幾十年前美麗島案件的時候,...
202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和劉巍被吊銷律師執照10周年。2008年唐吉田和劉巍號召北京律師參與律師協會直選,因此受到迫害在2010年被吊照。陳建剛為此撰文,回憶跟唐吉田的相識相知及自己從商業律師轉型為人權律師的過程,指出中共對人權律師的迫害無所不用其極,追求民主法治的律師們因此付出了慘重代價。 2020年是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被吊銷律師證的第十個年頭,許多律師在撰文紀念之時也在提及當下,我流落海外,疲于學業,又要學習英語,事煩人懶,本來想逃責,但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都是我熟識的朋友,尤其是唐律師,過從幾乎貫穿我律師執業的整個過程。想想我還是要寫一點故事,算是舉輕明重,抛磚引玉。...
北京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致信北京市市長和7位副市長及市政府秘書長,請求這些北京市民的「衣食父母官」對自己的市民遭受到的不公,立即給予保護與營救。信中說,余文生律師已經失去自由807天:他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被北京市國保人員強行帶走,後被帶到江蘇徐州關押;案件於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迄今未判;余文生律師被嚴重超期羈押,在關押期間從未被允許會見律師,家人不知其死活。許豔請求這些官員「當官能為民做主」:1、立即去徐州市調查余文生律師現在的身體情況、有沒有遭到酷刑,並請給予家屬答覆。2、明確要求江蘇省徐州市政府立即無罪釋放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師。3、...
2019年底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武漢爆發,兩個月內已波及全球。中國政府封鎖疫情信息,封城封街,強制隔離,無數個人和家庭正在經歷人道災難。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撰文,質疑政府隱瞞疫情信息,希望慘重的代價能喚醒當局放開新聞自由,因為沒有新聞自由,不僅民生多難,而且政府亦無信,更談不上現代化的治理能力與體系。 賀衛方:慘重的代價能否換來新聞自由? 庚子年,短短的一個春節,九省通衢的武漢市就由一個繁華大都會迅速變成一座人間地獄。一場突如其來的冠狀病毒襲擊,轉瞬間已導致近兩千人命喪黃泉,有些家庭甚至滿門盡亡。宣佈的死亡數字是官方統計,可以肯定,尚有很多沒趕上確診就已經死去者不在其中。此外,武漢率先封城...
文章指出,雖然中央政府強調要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的突出問題,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但地方政府卻沒有落實到位,致使一些弱勢家庭在遭遇大災大難時陷入困境甚至絕境。作者以四川蓬安縣農民陸斌一家為例:陸斌工傷致終身殘疾在打官司;妻子患肝癌無錢做手術;82歲老母終身殘疾臥床無人護理;兩個孩子面臨輟學或徹底失學……政府給予幾百至千元的臨時救助,根本無法解決上述困難重重的實際具體問題,作者建議黨中央必須全面巡視處理這些問題,真正全面實現「兩不愁三保障」。 特問 何時才能真正全面實現「兩不愁三保障」?! 陸大春 黨中央著力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是黨中央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但是,...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