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95.
這些年來,每逢農曆清明或“六四”週年,我的腦海裡總是縈繞著三個人的名字:一個是我的小學同學、青年鋼琴家顧聖嬰,一個是我中學和大學時代的校友林昭,第三個就是我的兒子蔣捷連。 他(她)們不是同代人,卻死於同一個時代——廿世紀後半葉。顧聖嬰是在一九六六年“文革”之初,因不堪受辱而自殺身亡的;林昭一九六八年被中共當局槍殺於上海龍華機場;而我的兒子蔣捷連則被害於一九八九年的“六四”慘案。 “文革”結束,顧聖嬰和林昭先後由上海音樂學院和中國人民大學“平反昭雪”,而導致她們從這個地球上消失的那些人,卻似乎並沒有受到過任何追究;至於我的兒子蔣捷連,雖然離開這個世界也已有十二個年頭,但至今沉冤未了,...
6月10日,張科科律師對武漢市律師協會無正當理由對其律師執業證暫緩考核,從中午12點起,在律協門口進行絕食抗議。此舉引發全國眾多維權律師的響應,他們發起“為中國律師祈福——百名律師百日禁食祈禱”活動,抗議當局對律師權利的打壓;其間將就律師制度、法治狀況等問題進行探討。 (2014年6月13日更新:經過絕食抗爭,張科科和李國蓓的律師執業年檢通過了。) 為中國律師祈福——百名律師百日禁食祈禱 【無需他人見證只為良知堅守】“為中國律師祈福-百名律師百日禁食祈禱”活動,誠邀各位律師的參與。無論我們是否願意麵對,中國律師都被逼站到了時代的風口浪尖;都被逼成為了苦難民眾心目中最後一顆可以寄託的稻草。...
近日,律師多次聚集抗議鄭州當局拒絕律師會見六四前夕被關押的當事人——包括常伯陽、姬來松、賈靈敏、劉地偉、石玉、於世文、方言、侯帥、陳衛等維權人士,他們現被關押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 6月7日,李方平等20名律師聚集在鄭州市公安局門前進行連夜抗議。 6月11日,藺其磊、劉衛國、陳健剛等三名律師在鄭州第三看守所門前抗議。此外,近30名律師參加了關於律師會見權的刑事訴訟實踐研討會,提出“律師依法要求會見,鄭州三看應當安排”。
合肥市蜀山區檢察院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對維權人士李化平提起公訴,指控他參與了2013年4月抗議剝奪安徽維權人士張林的女兒受教育權利的活動。
龐琨、聞宇律師就常伯陽律師被拘留及被指控涉嫌犯非法經營罪一案發表聲明,指出鄭州市當局以“需要聯繫辦案單位批准”以及常伯陽的行為屬於“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為由,拒絕他們的會見要求,並拒絕告知案件已查明的主要事實和常伯陽的行為怎麼危害了國家安全。他們到鄭州市第三看守所駐所檢察室投訴,檢察室則進行搪塞。聲明指出,當局的行為已嚴重違反了《刑事訴訟法》和《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嚴重侵害了常伯陽律師依法獲得辯護的權利,也嚴重侵害了辯護人依法行使辯護權的權利。他們要求當局及時糾正違法行為,否則,將窮盡一切救濟辦法,以保障國家的法律得到正確實施。 【關於常伯陽律師被指控涉嫌非法經營案的律師聲明...
被拘留的律師姬來鬆的辯護律師張讚寧向鄭州市檢察院提起控告,指控鄭州市公安局二里崗分局拒絕律師依法會見犯罪嫌疑人,並濫用公權力,以莫須有的“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對姬來松律師進行構陷入罪,其行為已構成徇情枉法罪和非法拘禁罪。控告書說,警方對姬來鬆的妻子調查取證所提的問題,全都是與“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無任何關係的問題;進一步再從《拘留通知書》上所列涉嫌罪名適用的法律進行分析,證明本案是一起百分之百的構陷入罪案。 姬來松律師的辯護人張讚寧律師對鄭州市公安局提起控告 馮延強律師!關注 閱讀:1662014-06-29 19:45 【受託發布】 鄭州市公安局二里崗分局捏造事實和罪名...
2014年7月4日,上海訪民李玉芳被上海市楊浦區法院以“妨害公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李為爭取其家被強拆賠償上訪十餘年。
2014年7月7日,中國民主黨浙江委員會成員呂耿松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刑事拘留。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的丁錫奎律師接受呂的家屬委託擔任其辯護律師。 7月17日,丁律師前往杭州市看守所申請會見呂耿松,在經歷了從看守所到二進公安局的大半天折騰後,他得到的是一紙《不准予會見犯罪嫌疑人決定書》,上稱“因呂耿松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會見可能洩露國家秘密或有礙調查”。中國民主黨人陳樹慶的這篇文章,講述了丁申請會見受阻的前前後後。 呂耿松案律師會見受阻 陳樹慶 中國民主黨人、傑出的維權鬥士呂耿松先生自2014年7月7號被杭州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
在這篇文章中,律師 常瑋平 講述了遭焦作中站公安分局限制人身自由、侵害執業權利的經過。 2014年7月21日上午,常瑋平作為涉嫌故意殺人的訪民 許有臣 、 張小玉 夫婦的辯護律師,要求焦作市看守所安排會見未果,常瑋平隨後前往辦案機關焦作市公安局中站分局辦理相關會見手續,公安局卻要求常瑋平提供對張小玉的證人證言,常以“辯護人對當事人的保密義務”拒絕,但警方一直試圖迫使其作證,雙方僵持至當天晚上10點40分,公安局送達《傳喚證》。警方強制常瑋平於7月22日凌晨接受長達三個半小時的訊問,並於當天上午提取了常瑋平手機中所有的音視頻資料。警方將常的身份確定為“證人”,表示其不宜再擔任辯護人。...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