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92.
近日,律師多次聚集抗議鄭州當局拒絕律師會見六四前夕被關押的當事人——包括常伯陽、姬來松、賈靈敏、劉地偉、石玉、於世文、方言、侯帥、陳衛等維權人士,他們現被關押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 6月7日,李方平等20名律師聚集在鄭州市公安局門前進行連夜抗議。 6月11日,藺其磊、劉衛國、陳健剛等三名律師在鄭州第三看守所門前抗議。此外,近30名律師參加了關於律師會見權的刑事訴訟實踐研討會,提出“律師依法要求會見,鄭州三看應當安排”。
2014年5月16日, 王清營 被廣州白雲區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被拘留之前,便衣警察搜查了王清營的家,但未出示證件或搜查令,抄走其手機和電腦。 王清營因簽署《零八憲章》丟掉了在廣東工業大學華立學院的教師工作;他與唐荊陵一同推動“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
2014年5月20日, 昝爱宗 以涉嫌 “寻衅滋事罪”被带到派出所传唤半天。杭州警方搜查了他家,扣押一部电脑、一个U盘及其他物品。昝爱宗是一位敢言的作家、记者,现居杭州。
2014年5月29日, 王愛忠 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並遭警方抄家。王愛忠是廣東維權人士,南方街頭運動的發起人之一,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
“新公民运动”参加者张宝成和袁冬因张打横幅、发放传单要求“官员财产公示”,于2013年4月1日被刑事拘留,5月7日被正式逮捕。2013年12月11日,海淀区检察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对他们提起公诉。他们和同案的丁家喜、李蔚案,于1月27日上午9点分别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的第二、第三法庭开庭审理。在下午的庭审中,张宝成为抗议庭审的荒谬,当庭解除了与两名代理律师的代理关系。
維權女律師發起網上呼籲,呼籲女律師們以行為藝術形式表達對黑龍江建三江警方非法綁架女律師王勝生的抗議:一人或多人一起,拍一張頭戴黑頭套,雙手被反綁,胸前帶“女律師被帶黑頭套,光明在哪裡”標語的照片;將照片在微信、微博上廣泛傳播,最好描寫一下自己戴上黑頭套的感受。 2014年3月29日凌晨三點多,王勝生律師(女)在黑龍江省建三江七星拘留所等待會見時,被建三江警方非法綁架,頭被帶黑頭套,雙手被反綁!律師依法會見,竟被帶黑頭套!這是對法律的嚴重踐踏,更是對女律師的嚴重侮辱,為抗議建三江警方的暴力、恐怖活動,現徵集女律師以行為藝術形式提出嚴正抗議! 活動方式如下: 一、拍照。一人或多人一起,...
藺其磊律師於9月14日在珠海市第一看守所會見其當事人、廣東珠海維權人士李小玲時得知,李小玲已於9月12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批准逮捕。 李小玲在因上訪遭珠海警方關押中眼睛發病,但被耽誤診治。今年6月3日她在北京國家大劇院附近舉了“李小玲六四光明行”等字樣的紙並點燃蠟燭,次日凌晨被北京警方拘留,7月5日被珠海警方及居委會人員從北京帶回關押;7月19日她從黑監獄中逃走,7月27日被抓回,後被以違反管制措施為由處以行政拘留十天並送進拘留所,8月8日拘留期滿後直接被送到珠海市第一看守所,9月12日被正式逮捕。 李小玲案情通報 藺其磊律師 20170914上午,我在珠海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涉嫌“...
2017年12月7日下午,隋牧青律師到廣州越秀區看守所會見了被以“侮辱罪”逮捕的知名網友張廣紅(網名“拈花時評”)。張廣紅告訴律師,越秀警方指其曾在whatsapp群轉發一帖,有侮辱習近平主席的內容,他不記得轉發過該帖,且該帖似乎只有“窮兵黷武”這樣的批評性言論,並無侮辱性言詞。律師認為WhatsApp群系私密封閉空間,警方通過軟體後門獲取所謂罪證有違法取證、陷人入罪之嫌;即使警方指控的所謂犯罪事實證據確鑿,也不過是公民正常行使言論自由權,與違法犯罪無涉。 張廣紅會見通報 隋牧青律師 張廣紅,網名“拈花時評”,知名網友,多年來發帖批評時政,屢次因言獲罪,曾兩遭行政拘留,時常被騷擾、喝茶。...
4月13日,李文足向北京石景山區人民政府發出《行政復議申請書》,要求確認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對她實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違法。李文足在申請書中說,4月10日她在天津武清東馬圈鎮瑞豪賓館的大堂退房時,北京石景山區的警察陸凱、李谷帶人蜂擁而入,強行把她拽到一輛車上,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隨後,有30多人守在她家樓下;她晚飯後出門去買水果時在小區門口被圍住並被沖撞,報警警察不出警。次日上午,幾位朋友來看她,遭到四五十人的暴力攔截,同時她家門被包括警察在內的四五個人死死頂住不讓她出去;下午其家阿姨帶孩子出門遛彎兒也不得,遭到辱罵,並被威脅:“只要你們敢出來就弄死你們”。“709”...
4月13日,王峭嶺向北京朝陽區人民政府發出《行政復議申請書》,要求確認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對她實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違法。王峭嶺在申請書中說,4月9日她在天津武清東馬圈鎮瑞豪賓館大堂退房時,被突然闖入的一群人圍住,並被四五個彪形大漢暴力強行塞進一輛轎車,她強烈要求,其中一人才亮出朝陽區公安分局警察的工作證,但拒絕回答暴力限制她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據,也不出示文書;她被帶到其北京居所社區外的街道上釋放。王峭嶺得知李文足還被關押在天津武清豆張莊派出所後,立即趕到天津武清豆張莊,當晚她們仍住在東馬圈鎮瑞豪賓館,次日上午退房時,王峭嶺再次被那伙人以相同的方式強行帶回北京。 “709”...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