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92.
李英俊,人權捍衛者,關注民主憲政和社會公義,參與為良心人士「送飯」、「送溫暖」等公民運動。自2013年開始先後參與同城公民「飯醉」;關注臺灣李明哲,屠夫吳淦,赤腳律師紀斯尊等活動;參加「福建羊群」慈善公益活動。 2019年12月初,李英俊和其他公民及律師在廈門聚會,討論時政和中國未來,分享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隨後當局開始對參與和涉及此次私人聚會的人士展開抓捕,先後有二十多名公民及律師被失蹤或被傳喚,被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該案被稱為「 12.26公民案 」。 2019年12月26日晚9時左右,李英俊在福建漳州家中被山東警方跨省抓捕並被抄家。警方扣押了李英俊的手機、電腦、筆記本...
New!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綁架和失蹤,一次又一次的監禁和酷刑,高智晟沒有屈服。只要有機會,他就拿起筆,記錄他的遭遇,記錄他人的不幸,並控訴這個政權的荒謬和野蠻。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寫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聯網上讀到一封關於法輪功問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當時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國人對此問題噤若寒蟬,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個律師為此公開呼籲,必定冒著極大的風險,需要非凡的勇氣。我因此記住了這個律師的名字:高智晟。 當時維權運動剛剛起步,活躍的維權律師全國加起來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認識高律師。不過當時那封公開信的風險難以評估,他隨時可能被捕入獄。...
202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和劉巍被吊銷律師執照10周年。2008年唐吉田和劉巍號召北京律師參與律師協會直選,因此受到迫害在2010年被吊照。陳建剛為此撰文,回憶跟唐吉田的相識相知及自己從商業律師轉型為人權律師的過程,指出中共對人權律師的迫害無所不用其極,追求民主法治的律師們因此付出了慘重代價。 2020年是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被吊銷律師證的第十個年頭,許多律師在撰文紀念之時也在提及當下,我流落海外,疲于學業,又要學習英語,事煩人懶,本來想逃責,但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都是我熟識的朋友,尤其是唐律師,過從幾乎貫穿我律師執業的整個過程。想想我還是要寫一點故事,算是舉輕明重,抛磚引玉。...
北京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致信北京市市長和7位副市長及市政府秘書長,請求這些北京市民的「衣食父母官」對自己的市民遭受到的不公,立即給予保護與營救。信中說,余文生律師已經失去自由807天:他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被北京市國保人員強行帶走,後被帶到江蘇徐州關押;案件於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迄今未判;余文生律師被嚴重超期羈押,在關押期間從未被允許會見律師,家人不知其死活。許豔請求這些官員「當官能為民做主」:1、立即去徐州市調查余文生律師現在的身體情況、有沒有遭到酷刑,並請給予家屬答覆。2、明確要求江蘇省徐州市政府立即無罪釋放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師。3、...
2019年底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武漢爆發,兩個月內已波及全球。中國政府封鎖疫情信息,封城封街,強制隔離,無數個人和家庭正在經歷人道災難。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撰文,質疑政府隱瞞疫情信息,希望慘重的代價能喚醒當局放開新聞自由,因為沒有新聞自由,不僅民生多難,而且政府亦無信,更談不上現代化的治理能力與體系。 賀衛方:慘重的代價能否換來新聞自由? 庚子年,短短的一個春節,九省通衢的武漢市就由一個繁華大都會迅速變成一座人間地獄。一場突如其來的冠狀病毒襲擊,轉瞬間已導致近兩千人命喪黃泉,有些家庭甚至滿門盡亡。宣佈的死亡數字是官方統計,可以肯定,尚有很多沒趕上確診就已經死去者不在其中。此外,武漢率先封城...
文章指出,雖然中央政府強調要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的突出問題,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但地方政府卻沒有落實到位,致使一些弱勢家庭在遭遇大災大難時陷入困境甚至絕境。作者以四川蓬安縣農民陸斌一家為例:陸斌工傷致終身殘疾在打官司;妻子患肝癌無錢做手術;82歲老母終身殘疾臥床無人護理;兩個孩子面臨輟學或徹底失學……政府給予幾百至千元的臨時救助,根本無法解決上述困難重重的實際具體問題,作者建議黨中央必須全面巡視處理這些問題,真正全面實現「兩不愁三保障」。 特問 何時才能真正全面實現「兩不愁三保障」?! 陸大春 黨中央著力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是黨中央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但是,...
七年前,我寫過公開信,希望您帶領中國走向民主憲政。那曾是國民眾望。您把我投入監獄四年。如今,您的手下到處找我,要把我再次投進監獄。 可我依然心懷善念。對所有人心懷善念。我不覺得您是惡人,只是不夠聰明。所以再勸一次。亦是眾人之期望:習近平先生,您讓位吧。 您不是政治家 政治家有思想。至少,清楚方向。鄧是簡單實用主義,白貓黑貓,改革開放。江是三個代表,悶聲發財。胡是和諧社會,不折騰。您的思想呢? 中國夢?抄美國,說不清內容。民族復興嗎?何朝何代為標杆?強權扭曲市場,經濟每況愈下,如何復興?美麗中國?只顧外表,人民對公平正義自由幸福的追求呢?四個自信,八個明確,十四個堅持,名詞一籮筐,不知所云。...
被捕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今日在推特上 發文 ,宣告經過她持續不斷地抗爭,長沙國安終於解除對她的監視居住,並歸還扣押她的物品,但對她如何涉嫌顛覆國家政權仍然語焉不詳,並且威脅她不准公開解除監視居住決定書。施明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當局濫用刑事強制措施,用監視居住限制家屬的活動並恐嚇威脅家屬等株連手段。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律師。 我不是“顛覆犯”了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經過持續不斷地抗爭,長沙國安終於解除對我的監視居住!長沙國安明知道我跟案件無關,對我監視居住的目的就是讓我不要發聲,...
“新公民運動”宣導者 許志永 的女友 李翹楚 在 推特 上發表文章,詳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沒有合法手續對許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進行搜查、抄家,並以“尋釁滋事”為由將她傳喚24小時的經過。她被戴手銬致手腕紅腫疼痛,在24小時內被訊問3次共約6小時,被貶低人格,被威脅關看守所讓她崩潰,被強迫保證與許志永疏遠關係,被迫忍著經期疼痛在冰涼的監室石板上睡覺,其按醫囑服藥的要求被拒絕。傳喚結束後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國保跟蹤監視。 2019年12月26日開始,中國警方在多地拘留和傳訊了十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許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等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李翹楚呼籲更多人關注“12∙26公民案...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