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94.
【丁家喜】維權律師丁家喜的妻子羅勝春在給北京市公安局、檢察院的公開信中說,丁家喜是因呼籲官員公示財產而被刑拘的,當局審了他三個多月,只說他對社會有危害性,卻說不出他到底犯了什麼罪。羅勝春說她先生只是做了一個有良心律師應該做的事。
鑑於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簡稱“人社部”)以“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範圍”為由對千人聯署要求政府信息公開的申請予以拒絕,聯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級法院提起訴訟,起訴人社部不履行信息公開義務,但二中院違反立案時限的程序規定,接案後兩個多月至今不給出是否立案文書。值國際勞動節之際,這些因被政府非法剝奪工齡而陷於“老無所養,病無所醫”、沒有任何“社會保護”的勞動者,對政府剝奪勞動者養老社保權和北京二中院至今違法不立案行徑發出強烈抗議。 “千人公民起訴團”五一抗議書 為此,國內外千人聯名於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2日,兩次向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寄發了《千人聯署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
在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即將召開之際,杭州律師王成在網上發出呼籲聯署要求本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即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公民“權利”主張書》。 “主張書”說,《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是世界公認的最低人權標準,中國政府已經簽署該公約多年,如國務院再繼續拖延不報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恐無顏面對世界各國政府,更無資格自稱“人民政府”;立即批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順應世界潮流吸收現代政治文明、保障人權建設現代憲政民主國家,已成為全體國民的最核心價值共識,是化解社會矛盾的必由之路,當然也是國務院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自然法定義務,絕不容再有任何拖延! “千萬公民大聯署”...
【徐永海】北京家庭教會維權人士徐永海被北京警方告知18大前不能出門,他說,“又要開始被軟禁了”。
2016年1月29日上午9點半,廣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對維權人士唐荊陵、袁朝陽、王清營“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作出宣判,他們分別被判刑五年、三年半和兩年半。唐荊陵及其辯護律師認為,唐荊陵宣揚“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行動不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其言行未超越《憲法》規定的權利範疇;沒有相關證據可以指證唐荊陵等人使用了造謠、誹謗或其他形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三人的律師均為他們做了無罪辯護。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5)穗中法刑一初字第167號 公訴機關廣東省廣州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唐荊陵,男,1971年10月28日出生,...
維權人士 郭飛雄 於2013年8月8被拘留、9月14日被正式逮捕,被指控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他的辯護律師張雪忠通過閱捲和對郭飛雄的會見,發現廣州警方對郭飛雄的指控不僅根本就站不住腳,而且反而證明對郭飛雄等人的拘捕、關押和指控,恰恰屬於徹頭徹尾的政治迫害;認為郭飛雄是有志於推動國家進步和社會文明的中國同胞中最傑出的代表之一。 “ 我要做一個言行一致的人 ” — —郭飛雄案件概要以及郭的政治追求 張雪忠 2013年12月18日,我接受郭飛雄(本名楊茂東)先生的委託,擔任郭先生所謂“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案的辯護人。通過閱捲和對郭飛雄先生的會見,...
中國人權 獲悉,北京律師 程海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已向北京有關政府機關提出申請,要求公布勞動教養相關的信息。這將是對旨在“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依法獲取政府信息,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的條例能否真正執行的一個考驗。 6月24日,北京正海律師事務所的 程海 律師向北京市人民政府和北京市公安局分別提出申請,要求上述機關按照今年5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下稱“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對勞動教養的相關信息進行公布。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該申請的提出者不僅是一個具有責任心的公民,而且還是法律界專業人士,...
何清漣 互聯網為專制國家的公民社會誕生創造了發展空間。近兩年,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網站在一些非民主國家有了驚人的發展,而且成了這些國家草根民主運動的載體, 如2009年6月伊朗大選當中,Twitter、Facebook、Youtube成了示威者發洩不滿、相互串聯以及向外界傳播即時信息的一個重要渠道。即使在伊朗政府封閉了Twitter和Facebook等網站後,還是有很多示威者通過使用國外代理服務器的方式突破網絡封鎖,並通過Twitter散發消息。 1 故此,伊朗大選事件被國際社會稱之為“Twitter革命”。2010年2月,在香港萬人包圍立法會反高鐵事件及五區總辭事件中,...
《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旨在分化和控制中國公民社會 中國立法機構今天通過《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這部法律草案的二審稿去年4月公佈後引起廣泛的關注,國際社會各界擔憂它可能會削弱境外組織在推動中國正在日益成長的公民社會所起的作用和貢獻。新頒布的這個法律,繼續保留了草案的所有結構、意識形態和國際法問題外,還區分了“有利於”和“危害”中國的活動,前者如:在教育、衛生、文化和自然科學項目上的合作(第3條、第53條);後者如:危害中國的國家統一、安全和民族團結,損害中國的社會公共利益(第5條)。據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的郭林茂在當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這些“有利”的活動將會“排除在外...
維權律師劉衛國在網上發出20個要求政府公開信息的申請書(模板),要求政​​府當局就四名律師被拘留及當局拒絕讓他們會見律師等相關信息公開信息。劉衛國呼籲公民們填寫這些信息公開申請書的模板後寄出去,並廣泛散發,以支持在建三江前線要求釋放律師和要求追究肇事者責任的行動。 《建三江系列信息公開之一建三江農墾公安局的批准文件》 《建三江系列信息公開之二:公開設立七星拘留所的批准文件及備案文件》 《建三江系列信息公開之三:建三江農墾公安局組織機構代碼證》 《建三江系列信息公開之四七星拘留所組織機構代碼證》 《建三江系列信息公開之五:建三江農墾公安局的預算決算》 《建三江系列信息公開之六:...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