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24.
3月31日宣判後,律師於4月6日上午第一次會見了蘇昌蘭。蘇昌蘭告訴律師,雖然她對判決有所預料,但判決後還是感到氣憤難平,認為她因參與本村的萬畝土地維權先失去工作,再遭判罪完全是打擊報復。律師和蘇昌蘭交流了二審聘請辯護律師的意見,並於當日下午向佛山中院提交了上訴狀和要廣東省高院公開開庭審理二審的要求書。 蘇昌蘭的丈夫、哥哥和婆婆在她被宣判後不久即與外界失去聯繫,直至律師與她會見時仍然沒有消息,蘇昌蘭對此感到非常吃驚。 判決後第一次會見蘇昌蘭 吳魁明 2017年4月9日 3.31宣判後,4.6上午律師第一次會見了蘇昌蘭。說到判決,蘇昌蘭雖然有所預料,但判決後還是感到氣憤難平。...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在致十九大代表的公開信中說,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國人權惡化、法治倒退、酷刑氾濫、冤獄橫生,習近平執政五年來,不順應歷史潮流,開歷史倒車,強化極權統治,已不適合繼續留任;建議中共十九大罷免習近平,全面實行政治體制改革,建立建設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中國,還政於民。 建言中共十九大罷免習近平、全面推行政治體制改革 ——余文生律師公開信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代表大會各位代表: 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國人權惡化、法治倒退、酷刑氾濫、冤獄橫生。中共當局言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實際中國無自由、無民主、無平等、無法治,有的是權貴當道、貪腐橫行。 2013年中共當局鎮壓“...
考拉,本名趙威,91年出生的姑娘,今年僅24歲,畢業於江西師範大學新聞專業,大學開始就從事於公益活動。2014年10月起任著名人權律師李和平的助手,從事法律維權工作,參加過“平冤大蓬車”、“江西高院門口律師捍衛閱卷權”等維權活動。 考拉於2015年7月10日被北京警方從北京家中帶走並抄家,至今無任何拘留通知及手續,也不知道人被關在哪裡,家人也無從探視。 我們認識的考拉正直善良、勤奮努力,她的志向是做個律師,能夠去幫助在司法中得不到公平對待的弱勢群體。她原本準備參加今年9月份的司法考試,但是現在已經失踪14天。 考拉的爸爸媽媽和朋友們都非常擔心考拉,...
王宇律師代理我父親(我丈夫)範木根的辯護,王宇律師堅持原則,她不怕壓力,依法辯護,他們律師從沒指使我(我的家人)做任何違法事情,我父親範木根被一審判八年,我全家感謝王宇律師的一份努力。 特此聲明 聲明人:範木根之子范永海 範木根之妻顧盤珍 2015年7月18日 原文鏈接: http://xgmyd.com/archives/20096 | 新公民運動
親愛的父親母親​​: 兒子在此給你們二位磕頭了,兒子不孝。 我不但無法讓你們安度晚年,不但不能讓母親享受-個完整的中醫治療的方案,反而把你們帶到北京,給你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你們或許通過官方的渠道了解到我們的情況,特別是我的情況。 無論那些被操縱的媒體把我們描述和刻畫成多麼可憎、可笑的人物,父親母親,請相信你的兒子,請相信你兒子的朋友們。 我從來沒有把父母帶給我的誠實、善良、正直這些品質放棄掉,多年來,我也是按照這些原則尋找我的生活。儘管常常深處某種絕望之中,也從未放棄對美好未來的想像。 從事捍衛人權的工作,走上捍衛人權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來潮,隱秘的天性,內心的召喚,歲月的積累,...
隋牧青律師在擔任我先生王清營(“唐袁王”唐荊陵、袁朝陽、王清營)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件辯護人時,隋牧青律師忠於司法正義,不畏強權,勇於為了當事人合法權益而抗爭,披露了很多當事人王清營在看守所遭受非法虐待的違法行為,也大膽發聲為王清營爭取基本人權。 6月19日廣州中院庭審時,當有司在法院門口非法拘禁家屬,限製家屬旁聽權利時,他在法庭上據理力爭家屬旁聽權利,讓我和唐荊陵太太得以進入法庭旁聽。庭審過程中隋牧青律師保持冷靜,由於法庭違反程序強行推進庭審,我們無奈之下解除辯護關係。案件偵查到審理,隋牧青律師一直要求我們遵守法律,不要做任何違法的事。我們全家都感謝他為當事人王清營所作的幫助。 特此聲明...
貴州威寧縣訪民張光華於農曆新年(2015年2月19日)當天前往北京上訪,3月4日被威寧縣截訪人員強行帶回威寧後下落不明,其女兒呼籲人權組織關注,盼父早日回家。 我父親張光華被截訪後下落不明,急請關注 尊敬的中國人權,我是張光華的女兒,我父親張光華於2015年2月19日(春節當天)離家到北京反映蒙冤入獄三年一事,3月4日下午被貴州威寧縣派到北京截訪的工作組強行帶回貴州威寧,現不知去向,家裡的親人實在著急!地方政府不准我父親到北京申訴,地方法院又不給我父親糾正所下達的錯誤判決的錯誤認定,而上訪又無門,敬請人權組織幫助呼籲,不要把人強行進行關押。盼呼籲!王穎呈請! 請參閱 張光華的呼籲書、...
無論你認罪或是不認罪,家門永遠為你敞開!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審看為為你頒發獎章的時刻。有沒有那獎章,我不在乎。在我們結婚二十年的時間裡,你的良善,正直,憐憫,對公義的尋求,我都知道。我為你繼續呼籲,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頁面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