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94.
隋牧青律師在擔任我先生王清營(“唐袁王”唐荊陵、袁朝陽、王清營)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件辯護人時,隋牧青律師忠於司法正義,不畏強權,勇於為了當事人合法權益而抗爭,披露了很多當事人王清營在看守所遭受非法虐待的違法行為,也大膽發聲為王清營爭取基本人權。 6月19日廣州中院庭審時,當有司在法院門口非法拘禁家屬,限製家屬旁聽權利時,他在法庭上據理力爭家屬旁聽權利,讓我和唐荊陵太太得以進入法庭旁聽。庭審過程中隋牧青律師保持冷靜,由於法庭違反程序強行推進庭審,我們無奈之下解除辯護關係。案件偵查到審理,隋牧青律師一直要求我們遵守法律,不要做任何違法的事。我們全家都感謝他為當事人王清營所作的幫助。 特此聲明...
今天, 中國人權 發布題為 《國家秘密:中國的法律迷宮》 的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國家的保密制度不僅使中國人民遭受危害,而且也使世界人民受到危害,並破壞了正常的社會管理和法治;這一制度將廣泛的信息納入國家的保密范圍之內加以控制,從而阻礙了民間社會以及政府本身獲得賴以解決當今中國所面臨的各種問題的重要信息。 該報告共有280頁,研究了中國的復雜和封閉的國家保密制度是怎樣將大量信息置於國家秘密的巨大法網之內的。這些信息包括:患職業病的人數,拐賣婦女和兒童的統計數字,有關監獄,勞改場和少管所的非正常死亡人數,對與境外宗教團體聯絡的有關政策,中華全國總工會掌握的有關罷工的統計數字,...
9月5日上午,被羈押9個月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其代理律師隋牧青與黃琦的媽媽及兩位“天網”義工一起從成都驅車趕至綿陽市檢察院案管中心要求閱卷,但被告知黃琦案已於8月30日退返警方補充偵查,退偵期間無法閱卷。他們一行離開檢察院即刻前往綿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律師要求退偵期間允許會見,並與辦案國保交換了案件相關意見,國保承諾向上司匯報後定奪。鑑於黃琦罹患絕症及其他多種病症,律師請求辦案單位幫忙協調黃琦抱病仍須站立四小時值班等監所內權益、待遇問題。午餐時,黃琦媽媽粒米未進,落寞、失望、難過之情盡顯。老人家已84歲,救兒心切,不顧體衰多病,多次陪同律師長途奔波到綿陽,隋律師禁不住在內心祈禱:...
貴州威寧縣訪民張光華於農曆新年(2015年2月19日)當天前往北京上訪,3月4日被威寧縣截訪人員強行帶回威寧後下落不明,其女兒呼籲人權組織關注,盼父早日回家。 我父親張光華被截訪後下落不明,急請關注 尊敬的中國人權,我是張光華的女兒,我父親張光華於2015年2月19日(春節當天)離家到北京反映蒙冤入獄三年一事,3月4日下午被貴州威寧縣派到北京截訪的工作組強行帶回貴州威寧,現不知去向,家裡的親人實在著急!地方政府不准我父親到北京申訴,地方法院又不給我父親糾正所下達的錯誤判決的錯誤認定,而上訪又無門,敬請人權組織幫助呼籲,不要把人強行進行關押。盼呼籲!王穎呈請! 請參閱 張光華的呼籲書、...
山東大學管理學院退休教授孫文廣先生於5月24日參加了紀念“六四”的聚會,6月1日被公安人員綁架到賓館軟禁,手機被拿走;5天后,孫文廣先生被送回家,手機雖然被歸還,但其上文字、照片、視頻全部被刪,操作系統也被換。這次執行任務的公安既沒有穿警服,也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文書。 2017紀念六四被關五天紀實 孫文廣 5月24日我們舉行了紀念六四聚會,不久公安要我出去“旅遊”,我想拖幾天,引起上層不滿。 6月1日我家網線斷了,很多公安人員隨著維修工人一起衝進來,不由分說,將我綁架到樓下,塞進警車,拉到燕子山莊賓館,並將手機拿走。他們在這個賓館中包了四個房間,讓我和國保倆人住一間,室內電話被拿走,...
江天勇的妻子驚聞江天勇解聘兩位辯護律師的聲明,不相信這是江天勇的真實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監視居住六個月屆滿之時簽署解聘辯護律師的聲明,是酷刑之下的產物,並特此聲明:家屬有權聘請律師,非見到其本人確認,解聘聲明無效;兩位律師受家屬委託,繼續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釋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及陪同她與謝陽的辯護律師到長沙看守所了解謝陽的會見事宜後,於11月21日晚在上火車準備回京時失聯的;12月17日中國媒體報導稱,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證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關於江天勇被脅迫辭去辯護律師的嚴正聲明...
我已經三個月沒有會見黃琦了。本來打算待閱完案卷材料之後去會見黃琦的,結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終等不到能夠閱卷的一天。我相信綿陽市檢察院是找的藉口不讓我閱卷,因為與四川省檢察院一起審定案件,由於四川省檢察院不是辦案單位,而是上級單位,下級對上級,只需要就疑難復雜的問題進行請示,憑常識那不需要多少時間的。而從2017年9月下旬與綿陽市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約定閱卷時間起,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省檢察院還沒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綿陽,這不可能。但是我沒有辦法戳穿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迫使檢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給我查閱複製。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決定給不給我閱卷,...
5月8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擾亂法庭秩序起訴的“709”人權律師謝陽案在長沙市中級法院進行所謂的一審公開開庭審理。謝陽在法庭上承認被指控的犯罪事實“屬實”,並稱未受到刑訊逼供,更沒有受到過酷刑,等等。其妻為此發表聲明,譴責當局的各種不法行為,並斷定謝陽是因受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為了求生存,才屈膝於公權力的。謝陽曾在2017年1月13日委託律師發表聲明,稱他若認罪,那不是他的意思的真實表達,而是因為持續酷刑折磨所致。 陳桂秋關於謝陽案開庭審理的譴責聲明 我極其氣憤地看完了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所謂公開開庭,謝陽對指控的犯罪事實“屬實”、否認刑訊逼供、並聲稱“他們完全保障了謝陽的權利”。...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