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94.
9月6日,山東招遠“包子案”被告王江峰的代理律師祝聖武收到山東省司法廳《司法行政機關行政處罰案件當事人聽證權利告知書》,司法廳指祝聖武律師通過微博發表危害國家安全、影射社會主義制度的言論,擬作出吊銷其律師執業證書的行政處罰。祝聖武律師已提出聽證申請;聽證會將於9月21日舉行。 祝聖武律師表示,他在微博上的言論只是行使公民言論自由的權利,並認為王江峰案件應該是他被整肅的重要原因。王江峰因在網上發表言論,稱毛澤東為“毛賊”、習近平為“包子”等而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2年;該案目前被法院進行重新審理。 山東招遠包子案再生波折 律師祝聖武恐被吊銷執照 吳明 9月6日,山東招遠“包子案”...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師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常伯陽、謝陽到辦案單位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進展情況時,辦案單位向兩位律師宣讀了一份其稱是余文生親筆簽名的解聘律師、由自己另行聘請律師的聲明,並當場宣布辯護人喪失辯護資格、辦案單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兩位辯護人發表聲明指出:根據《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託關係的,辯護律師可以要求會見當事人,當面向其確認解除委託關係,故辦案單位宣讀的《聲明》不對辯護人產生法律上的約束力,辯護人將一如既往地履行辯護職責;鑑於本案的管轄權已經變更為徐州市公安局,懇請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師的執業權利,...
2018年9月26日,湖北省高級法院對武漢資深政治異議人士秦永敏顛覆國家政權上訴案作出終審裁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秦永敏因涉嫌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於2015年3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7日被逮捕,被指控“撰寫了大量具有煽動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權至上,良性互動,和平轉型’的目標,確定了顛覆國家政權的方針和目標、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組織、策劃、實施了一系列旨在顛覆國家政權的活動”,2018年7月10日被武漢中級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 秦永敏從訴訟程式、事實和證據、定性三方面提出上訴理由,認為一審法院審判程式違法,對其定罪不當,...
2014年7月4日,上海訪民李玉芳被上海市楊浦區法院以“妨害公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李為爭取其家被強拆賠償上訪十餘年。
陳建剛律師在這段30多分鐘的視頻中,講述了他幾次會見謝陽及製作《 會見謝陽筆錄 》的過程,稱對筆錄的每個字都承擔責任。他嚴厲譴責《環球時報》、中央電視台等官方媒體所謂謝陽遭酷刑是為迎合西方憑空捏造的無恥報導,並要求檢察院、中央電視台等有關部門拿出證據與他公開對質。陳建剛律師說,留下這段視頻,是請大家記得,如果將來哪天他失去自由、對外說筆錄是假造的,那一定是他像謝陽那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或被拿家人、兒女相威脅,否則他不會屈服。

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2月8日

香港佔中運動的文字、圖片和視頻

中國人權誠邀各位經歷、參與或關注「雨傘運動」的香港民眾,為我們提供短文、詩詞、日記、圖片和視頻。

來稿將發表在中國人權網站「香港:民眾的心聲」專欄。

我們希望,投稿除了反映參與這次香港佔中運動抗爭者明確的訴求、文明有序的示威活動外,還有令人矚目的各種創意十足的視覺及文字藝術作品;同時希望這一徵集活動能夠激發更多的人站出來,發出自己的聲音。

維權律師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會見到律師,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劉衛國律師轉告她王全璋說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沒有“硬暴力”而寫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說,李和平律師回家的時候,身上沒有傷,他說每天被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盯著服藥,掰著嘴看藥吃下去沒有,那是讓人感到死亡的威脅;每天被迫用一個姿勢僵直站立15個小時以上,晚上睡覺也必須平躺不許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鐐銬把手腳鍊在一起,整整一個月;冬天被強迫站在空調的冷風口吹十幾個小時;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給薄薄的一條被子,30天被凍得夜裡都不能入睡;每餐給兩個鵪鶉蛋大小的饅頭餓得肚子疼,常年見不到陽光。 李文足說:“全璋說沒有遭受硬暴力,...
“709”案被捕的維權律師王全璋被羈押900多天至今見不到律師,而在王宇被捕後曾擔任其辯護律師的瀋陽律師李昱函於2017年11月被控涉嫌尋釁滋事罪遭逮捕,為此河北律師盧廷閣、天津律師馬衛、山東律師祝聖武和北京律師黃漢中、王宇於1月4日上午,到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和北京市律協,要求律協承擔起維護王全璋、李昱函律師權益之職責,要求全國律協組成調查組到天津和瀋陽進行調查,並給予維權。 律協應承擔起維護王全璋、李昱函律師權益之職責 王宇律師 1月4日上午,河北盧廷閣律師、天津馬衛律師、山東祝聖武律師和北京黃漢中律師、王宇律師來到位於北京市東城區青藍大廈的中華全國律師協會,要求律協承擔起維護王全璋律師、...
維權人士 趙常青 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一案今天在北京市海淀區法院開庭審理。在庭審進行兩個多小時後,趙常青當庭解除對兩名辯護律師的委託,因為他認為法院在程序上存在諸多違法現象,已不可能對案件進行公正的審判,辯護人也難以發揮應有的辯護作用。法庭宣布休庭。他的兩名辯護律師在庭審後當日寫的這份庭審情況介紹中,概述了他們在法庭上提出的該案四個極為重要的程序問題。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