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94.
2014 年1 月21 日下午,來自全國各地的公民聚集在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和北京市海淀區法院外,舉牌聲援本週面臨庭審的維權人士許志永、丁家喜和其他維權人士。 < /p>
中國的二等公民──大城市對流動人口的歧視性法律和製度

The focus of this report is the legal status of internal migrants in four of China's major cities, Beijing, Shanghai, Guangzhou, and Shenzhen. It describes the discriminatory laws and policies that make internal migrants second class citizens, essentially leaving 10 to 20 percent of the poorest residents of these cities virtually without rights. Since the poorest and most vulnerable among the rural-to-urban migrants are least able to circumvent the mechanisms of control, due to their lack of money and influence, and are most likely to be subject to official and popular discrimination, their experience is the report's principal subject matter.

Full Download (1.04 MB)
1月2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發帖說,自己為被中國公檢法強迫失蹤、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籲,卻一再被《環球時報》抹黑成為“賣國賊”、大壞人,為此她將《環球時報》告上公堂。李文足向法院提出請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名譽權的行為、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賠償原告因此造成的精神損失費709709.709元等5項訴求。 李文足名譽保衛戰 本人李文足,家庭主婦,為被中國公檢法強迫失蹤、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籲,卻一再被環球時報抹黑成為“賣國賊”,大壞人。為了給大家一個真相,為了我李文足的名譽,今天已將環球時報訴至法院!胡錫進,有種就出來對簿公堂!? 上午3:25 -...

採訪鄺穎萱

鄺穎萱:作家和出版商,「佔中」運動中成為黃皮帶的制作者。她講述了為什麼她參加「雨傘運動」,買皮帶的錢來自哪裡,以及她認為運動取得了什麼成就。


採訪林志輝、黃宇軒

夜復一夜,來自世界各地支持「佔中」抗議者的短信被用投影機投射到金鐘抗議點的列儂牆上。這些短信— —自 2014 年 9 月以來已經超過 38,000條— —是由 「並肩上:佔中打氣機」給投到連儂牆上的;「並肩上:佔中打氣機」是由張瀚謙、黃宇軒和林志輝創設的新媒體計劃。

在採訪中,黃宇軒和林志輝講述了他們這個計劃的起源、這個計劃怎樣改變了他們,以及香港的幽默。

【毛恆鳳】在中共十八大召開前,上海維權上訪人士毛恆鳳因上訪,於2012年9月30日被從北京帶回上海,10月2日被上海市當局刑事拘留,罪名為“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現羈押於楊浦看守所。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屬王峭嶺、劉二敏、原姍姍陪同藺其磊律師、謝陽律師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被拒絕。次日,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再次陪同謝陽律師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續、要求見法官,但法官不接電話,法警也不讓律師進去找法官,謝陽律師強烈表達要求:起訴到法院一年兩個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見律師,這算什麼?!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與外界失聯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屬的陪同下,開始了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強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
四川維權人士譚作人與妻子在春節期間探望了繫獄維權人士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六四遇難學生吳國鋒的父母以及即將出獄的維權人士陳雲飛的母親(陳雲飛因與其他維權人士一起去為1989年六四鎮壓中的死難學生掃墓,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並報告了他們的情況。去年12月7日,85歲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訪過程中被截訪人員帶回戶籍所在地內江,與外界失聯,其間,她發生心衰、高血壓、糖尿病等嚴重病情,經急救治療後,病情稍有緩解,治療費高達4萬餘元(約5,900美元);45天后,於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藥物治療與吸氧治療中。譚作人說,吳國鋒的母親體弱多病,每週需去醫院治療,因醫藥費昂貴而愁腸百結,...
王全璋律師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後,被羈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釋放,只有王全璋律師音信全無——他不被允許會見家人和律師,外界不知其關押於何處、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有律師會見了他。本文即是劉衛國律師講述其成為王全璋的辯護律師、會見王全璋及進行代理工作的情況。 關於王全璋律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通報 劉衛國律師 1、2018年6月下旬,被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的王全璋律師向主審法官正式遞交了要求本人作為其辯護律師的授權委託書。 2、7月,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向本人轉達了前述委託事宜。...
上海市民朱亞平就妻子葛開英因在“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而遭秘密關押發出公開信,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信中說,葛開英3月9日到北京投訴上海有關部門違法亂紀和對其實施迫害後,被上海市政府駐京辦人員及其僱傭人員秘密從北京綁架回上海關押,其後失去聯繫。 上海訪民葛開英“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被帶回後遭秘密關押 朱亞平 尊敬的女生們先生們: 我叫朱亞平,住中國上海市徐匯區日暉六村176號105室。2018年3月9日我妻子葛開英去中國北京當局遞交信件材料,投訴中國上海市黃浦區建設和管理委員會和街道辦事處違法亂紀和實施迫害本人之事,在回家途中被上海市政府駐北京辦事處人員和其僱傭的恐怖分子(官方稱呼為臨時工)...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