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394.
中國保障人權律師團在聲明中譴責當局對劉士輝律師的抓捕——劉律師於1月5日到廣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大東街派出所了解先前被帶走的三名維權人士的下落時被羈押。律師團稱對劉律師的羈押非法,要求立即釋放他。 2013年12 月中旬,劉士輝律師受維權人士 陳建芳 委託,就其2013年9月14日在廣州白雲機場被阻止登機前往日內瓦——去參加一個人權培訓並觀摩聯合國人權機制的運作——分別對廣東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和廣州白雲出入境邊防檢查站提起訴訟。白雲區法院沒有立案。 劉士輝原系廣州執業律師,因其辦理郭飛雄非法經營案申訴等維權案件,遭廣東司法行政部門打壓,無法正常執業。劉律師對人權法治事業孜孜以求,...
無錫市居民丁紅芬在本文中記述了其家2009年被非法強拆後,全家人在6年半的維權過程中無數次被非法關押並遭受折磨的經歷。 中國公民丁紅芬一家的人權報告 丁紅芬,女,48歲,320222196804195968,住無錫市濱湖區太湖街道錫南路106號,電話:13771116727 責任人:原太湖街道書記:林烽;13861875130; 無錫市公安局局長:趙志新,電話:15052221000 2009年6月27日 非法強拆,從此走上心酸維權路六年半 一、被關押人丁紅芬 1、2009年9月28日,國慶六十週年,在家裡被抓進東降和平商務賓館被太湖街道非法拘禁21天。 2、2010年7月6日審理沈果冬冤案...
[呼籲設立國際憲法法庭 ] 突尼斯總統在聯合國大會發言建議設立一個國際憲法法庭,用來審查各國國家憲法是否符合聯合國憲章等國際公約以及是否有非法或欺騙選舉。中國公民積極響應該提議,從10月8日開始徵集公開簽名,至今已經有257名維權人士、律師、訪民、自由職業者等簽名支持。

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將於11 月 17 日和 18 在日內瓦審議中國遵守《禁止酷刑公約 》的情況。這裡是審議前中國對委員會問題單答覆的部分節錄。

郭飛雄被刑事拘留60餘日之後,其委託的兩位辯護律師隋牧青和藺其磊仍無法會見他。中國律師維權網決定為隋牧青、藺其磊二位律師提供維權援助,徵集兩位律師為隋、藺二位律師維護律師法定的會見權利。
中國當局對“709”大抓捕中被捕的人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使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變相秘密關押、拒絕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和出席庭審、違反無罪推定原則迫使其在開庭之前上電視認罪等方式打壓律師,其後又不斷對“709”案的辯護律師和其他維權律師以註銷、吊照律師執照甚至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抓捕,鑑於此,劉巍、滕彪、劉士輝等律師發起聯署聲明,呼籲司法部門尊重和保障律師執業權及其作為公民的基本人權,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律師。 中國律師關於尊重和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聲明 劉巍、滕彪、劉士輝 2015年7月9日,針對中國人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的“709大抓捕”中,辦案部門使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變相秘密關押、...
中國政府關於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 結論性意見後續行動的答覆材料 來源: https://tbinternet.ohchr.org/_layouts/15/treatybodyexternal/Download.aspx?symbolno=CERD%2fC%2fCHN%2fCO%2f14-17%2fAdd.1&Lang=en 中文原文 中國人權英譯文 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結論性意見中提到的問題,中方在向委員會提交的履約報告和主題清單答覆材料中以及與委員會進行互動對話時已作出一定說明。中國政府現根據結論性意見有關後續行動的建議(第61段),就結論性意見第33段(b)、第42段(a)-(...
中國的二等公民──大城市對流動人口的歧視性法律和製度

The focus of this report is the legal status of internal migrants in four of China's major cities, Beijing, Shanghai, Guangzhou, and Shenzhen. It describes the discriminatory laws and policies that make internal migrants second class citizens, essentially leaving 10 to 20 percent of the poorest residents of these cities virtually without rights. Since the poorest and most vulnerable among the rural-to-urban migrants are least able to circumvent the mechanisms of control, due to their lack of money and influence, and are most likely to be subject to official and popular discrimination, their experience is the report's principal subject matter.

Full Download (1.04 MB)
日益頻繁的社會抗爭事件,以及經濟不景氣,不僅使各地政府財政捉襟見肘,也使中國政府的維穩面臨經費嚴重不足的境地。 “維穩”的龐大支出 從20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由於中國各地政府對資源過度抽取,導致民間社會反抗直線上升,群體性事件逐年增長:2005年為8.7萬起,2006年超過9萬起 1 ,2008年為124,000起 2 ,2009年高達28萬起 3 。 中國的社會反抗類型由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特點所決定。中國經濟的增長依賴房地產與石油重化工業、礦產等資源性行業,社會抗爭也就集中在這幾大領域:第一大類型是土地維權,在城市裡是住房拆遷,在農村里則是徵用土地。第二大類型是環境維權,...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