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82.
嚴酷的考問 作爲八九運動的親歷者之一,六四大屠殺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這一運動在我的內心深處並沒有真正失敗,即便在現實意義上失敗了,也至多是悲壯的失敗。相對於以實力暫時取勝的專制政權來說,八九運動在道義上具有長期優勢,在我批評這一運動的時候,仍然懷有這樣的堅信。
中國人權 關於丁子霖等“六四”難屬被逮捕的聲明 中國人權 強烈抗議中國政府對申訴冤屈的丁子霖、張先鈴、黃金平等“六四”難屬拘捕並企圖判刑, 中國人權 的代表將要求面見聯合國人權高專、美國負責人權的助理國務卿促請國際援救。 中國人權 從國內知情人士處獲知,“六四”難屬的代表丁子霖、張先鈴、黃金平,於3月28日分別於自己家中遭到國家安全部門警察的逮捕。丁子霖當時正在江蘇省無錫市郊區的家中,28日上午11點多鐘,有3個警察到來將她帶走,警察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續。丁子霖被帶走後又有5名警察到來,沒有向家中的阿姨出示搜查證,即開始搜查並拿走一批信件等東西。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美國白宮請願網站出現“六四”條文“天安門母親”稱對習近平失望 六四事件24週年前夕,由六四罹難家屬組成的“ 天安門母親 ”,通過在紐約的 中國人權 組織,在今天(5月31日)發表文章,說他們對中國新領導人習近平失去了希望。今年2月28日天安門母親曾經致函中國“兩會”,表達“六四”難屬的良好祈願,也希望早日解決“六四”問題。到現在僅僅過去三個月,“希望”已漸漸消失,“絕望”正漸漸逼近。
在美國聯邦法院即將召開“六四”難屬和受害者控告李鵬一案原被告雙方庭前會議之際﹐ 中國人權 受丁子霖、張先玲和蘇冰嫻等一百一十位“六四”難屬和傷殘者委託﹐發表他們《關於美國聯邦法院受理“六四”事件受害人控告李鵬反人道罪一案的聲明》﹐聲明表明李鵬應該受到國際法的公正審判的立場、呼籲國際社會支持他們在中國審判李鵬的控訴活動、要求聯合國加緊組建國際人權法庭等五點內容﹐ 中國人權 完全支持“六四”難屬傷殘者聲明的立場和要求﹐並將與難屬群體一起協調合作﹐為最終能夠在中國刑事法庭審判李鵬而努力。
日前,浙江公民吳高興、陳龍德、王東海、毛國良、葉文相等5人就解決“六四”受害人的經濟權利問題,寫了一封致中國政府領導人的公開信 ,並委托 中國人權 發表這一公開信。 公開信指出:“六四”後,中國政府逮捕了大批“八九”民運的參加者,大部分被判刑、勞教,其中相當一部分被判以重刑,甚至被處死。雖然其中大部分人現已刑滿釋放,但還背負著“六四暴徒”的罪名。他們中很多人被剝奪了勞保、退休的權利,沒有住房,找不到工作,監獄中落下一身的疾病,也得不到醫治,有的甚至連低保也得不到。公開信呼籲中國政府,盡快釋放仍然在押的“六四”政治犯。對於已經刑滿釋放的“六四”政治犯,應保障他們的社會權益,解決他們的生活、醫療...
——這一連串動作,顯示北京已經確定了對港的新的方針:“瓦解香港民主派,撲滅港人反抗,強化中央對香港的直接管治”為核心。我們有理由預期,未來會出現“二十三條”立法,香港民主派代表人物被判刑,甚至維園紀念“六四”的燭光晚會也會被取締。北京正在慢慢佈局,準備一舉將香港徹底收復。
中國人權 強烈譴責中國政府封殺僅開通了數小時的 “天安門母親網站” 。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指出:“當局在‘六四’19周年前夕採取這一封殺舉動,凸顯了中國政府繼續堅持其一貫的強硬政策,拒絕‘天安門母親’群體為尋求正義的努力,包括提出的政府同受難者及其家屬直接進行對話等理性要求。”譚競嫦強調:“如果當局對19年前的歷史真相仍要加以掩蓋,那麼國際社會又怎能相信中國政府發布的包括四川地震在內的任何信息以及就國際人權和奧運作出的任何承諾呢?” “天安門母親”是由“六四”受難者家屬組成的群體。1989年6月3日到4日,中國軍隊對當年的民主運動進行了暴力鎮壓。“天安門母親”群體每年致函中國領導人、...
浙江王東海、王有才等著名異議人士發表公開信﹐聲援被警方扣押“六四”難屬救援款項的丁子霖﹐強烈要求歸還這一人道專用捐款﹐ 中國人權 要求中國政府接受民眾的合理合法要求﹐命令北京安全局警察撤銷扣押人道專款。 中國人權 從國內獲知﹐交由丁子霖分發的“六四”難屬專款被中國警方扣押後﹐“六四”難屬十分悲憤﹐認為中國政府如不及時改正﹐將商討進一步抗爭的舉措﹐不能聽憑侵犯和壓制進一步惡化發展。中國各省的異議人士和一般民眾﹐也紛紛商討如何聲援幫助“六四”難屬討個公道。繼北京江棋生、任畹町等 98 人發表公開信之後﹐浙江著名異議人士王東海、王有才等 13 人緊跟著發表聲援信﹐表示“六四”...
中國人權 新聞稿 全球紀念“六四”十五週年,北京難屬拉開序幕。 中國人權 收到“六四”難屬、即天安門母親群體紀念“六四”十五週年的相關資料和照片,並遵照委託人的意思予以發佈。再過十幾天就是“六四”十五週年的忌日,由於中國政府頑固地堅持“聾啞”政策,“六四”死難者的親屬沒有任何人得到答覆,即他們被政府軍隊槍殺或碾死的親人,其死亡的具體情況和任何解釋。但是死難者的親屬以及大量的民眾,並不因此而放棄向中國政府討還公道的努力,同樣沒有淡忘對死難者的懷念和追悼。“六四”十五週年更發展成全球悼念的浩大形式。“六四”難屬的代表丁子霖女士,就是全球紀念“六四”十五週年籌備委員會的名譽召集人。...
中國人權新聞發佈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