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69.
因組織“六四公祭”活動被拘捕的河南異議人士 於世文 ,4月23日接到起訴書後發表獄中感言,他說因為為六四實質性做出了一點努力而遭到起訴感到很榮幸;他將在庭審中保持沉默,因為對他的審判是非法的,他鄙視這場鬧劇式的審判。 於世文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是廣州支持天安門民運活動的發起人和組織者之一,“六四”鎮壓後,於世文被監禁一年零六個月。2014年2月,於世文、陳衛等人在趙紫陽老家附近舉行公祭趙紫陽、胡耀邦和“六四”死難者的活動,同年5月,於世文、陳衛夫婦被拘捕(陳衛後被釋放)。 接起訴,於世文發表獄中感言 為六四幾次坐牢都沒有前科,感到很委屈,這一次終於起訴了,我很坦然,也很榮幸,...
中國人權 獲悉:在“六四”25週年紀念日即將到來之際,中國當局阻止“ 天安門母親 ”群體的重要成員 丁子霖 與她的丈夫 蔣培坤 在“六四”紀念日前返回北京。 消息來源說,家在北京的丁子霖、蔣培坤夫婦過去幾個星期以來一直住在位於江蘇省無錫市的老家,他們原準備於5月7日返回北京,但5月4日北京國家安全局人員通知他們:6月4日前不得回北京,6月5日方可隨國安人員一同返回。 1989年6月3日夜晚,丁子霖、蔣培坤夫婦當時正上高中的兒子 蔣捷連 在當局鎮壓中中彈身亡。多年來,每到“六四”之際,他們夫婦都會在家里或在兒子遇難的木樨地舉行悼念儀式;這是他們25年來第一次無法在北京悼念兒子。 近來,...
“六四”25週年前夕, 中國人權 今天推出一項呼籲活動:“紀念‘六四’25週年:抵制強迫失憶,建設公正的未來”。 自1989 年中國政府鎮壓民主運動、製造了舉世震驚的“六四”慘案以來, 中國人權 一直對受難者個人和團體——特別是“天安門母親”群體——提供支持,進行呼籲聲援。 “天安門母親”由“六四”難屬和倖存者組成,多年來堅持不懈地要求中國當局對暴力鎮壓手無寸鐵的民眾追究罪責。 這項紀念活動,是建立在 中國人權 已有的與“六四”有關的內容和活動的基礎上,包括新聞稿、譯文、多媒體產品以及參與的紀念活動等。 這個活動主要是推出《天安門母親紀念“六四”25週年專輯》。 “天安門母親”...
六四25週年即將到來之際,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 中國人權 發表致“兩會”公開信。全文如下: 天安門母親:你們不提 “ 六四 ” ,你們流失了什麼? 流失了道義,流失了良知 —— 致十二屆全國人大全國政協的公開信 尊敬的全國人大代表: 尊敬的全國政協委員: 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又要召開大會了,今年正好遇上“六四”大屠殺二十五週年。我們作為“六四”慘案的死難者親屬——天安門母親,將打起精神,拭目以待,看看這一屆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將有何作為,能否彌補以往的錯失,果斷地把“六四”問題提到大會討論;能不能作出決定並不要緊,大家議論紛紛就是一個進步。 在以往的二十四年中,我們天安門母親櫛風沐雨,...
從今日起,我們將陸續獻給讀者的這批“六四”難屬《探訪紀實》,是一篇篇血和淚凝成的文字。這是在目前大陸的現實環境下,天安門母親群體能夠獻給逝去親人的最好紀念。 在去年“六四”二十四周年過後​​不久,在京的一些難友聚在一起,心裡沉甸甸的,都在想著同一個問題:時間一年一年過去,我們費盡了心力,既不能為死難親人討回公道,更不能挽留住那些在以往歲月里共同抗爭、而今已年邁多病的難友的生命腳步。她(他)們一個又一個相繼離去,這給我們活著的難友留下了無盡的哀思和悲憤。 眼看“六四”二十五週年快要來臨了,我們該為逝去的人們做些什麼呢?又怎樣來紀念這些死難者的亡靈呢?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
2014年6月20日, 王清營 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羈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當局在“六四”25週年前夕,抓捕了一批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5月16日,王清營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 刑事拘留 ,關押於廣州白雲區看守所。王清營因簽署《零八憲章》丟掉了在廣東工業大學華立學院的教師工作。他與 唐荊陵 一同推動“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
今年發表致“兩代會”公開信時,難友們悲傷地不得不把一向為大家所尊重的杜東旭的名字從信末簽名行列中移至下面已故難友行列中去了——;他於2013年11月7日離我們抱憾而去,終年86歲。 杜先生是位軍人,但他在我們“六四”難屬群體中並不是唯一的軍人。他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被尋訪到以來,始終與我們站在一起並肩抗爭——即使在險象叢生的最艱難時刻,他也總是一如既往,不離不棄我們這個苦難群體。 回想“六四”十週年前夕,在京的難友在我家中第一次舉行集體祭奠,杜先生參加了——那時便衣們和各種車輛就包圍在我們家門外;十五週年、二十週年的集體祭奠他也都參加了。他還在2008年6月3日參加了木樨地路祭——...
美國之音: 天安門母親和中國夢 丁子霖 說:“今年公開信,你看第一個不是丁子霖,是尤維潔。她是我們群體找到的第三家。今年這個事情,我不能給你們擋在前面了,你(尤維潔)是第一個,你要有思想準備。 5月31日,中英文同時公佈, 中國人權 幫我發新聞稿,幫我們翻成英文,你(尤維潔)就要準備接受采訪了。 ”
1989年6月,中國政府暴力鎮壓了要求民主、手無寸鐵的中國平民,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六四”慘案。在“六四”慘案25 週年即將到來之際,中國當局通過刑事拘留和其它手段,變本加厲地打壓民眾對六四事件的紀念和反思。由六四慘案的倖存者和死難者家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群體,拒絕這種強迫失憶,通過視頻發出心聲,以此紀念“六四”25週年。 近幾個月來,中國當局對“天安門母親”群體的骨干成員進行了嚴密監控,防止她們接受國際媒體的採訪。儘管如此,她們仍然設法發表了記錄“六四”屠殺的探訪紀實係列文章,記錄了她們的親人被中國軍隊槍殺的經過。這些新披露的探訪紀實是&ld​​quo;天安門母親”...
2013年11月中旬,我和郭麗英到中國的中部地區河南、湖北、江西看望生活在那裡的“六四”難屬。 我們先到鄭州看望生活在女兒身邊的孫承康、於清夫婦。 1989年,他們最小的兒子孫輝在北京遇難。 孫輝,遇難年齡19歲,北京大學化學系88級4班學生。 1989年6月4日晨,孫輝騎車尋找被戒嚴部隊沖散的同學,身穿紅色的“北大”背心,下穿牛仔褲,於復興門附近被射殺。 我們從北京坐高鐵到鄭州,兩個多小時就到達。出了火車站,孫承康老伴於清和他們的女兒孫寧早已在站前等候我們的到來,見面時,大家都覺得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非常親切地擁抱在一起。 路上,只要一提到孫輝,孫寧就禁不住流眼淚,可以看出,...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