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83.
1960年9月4日我出生在安徽省蕪湖市弋磯山醫院(原是美國教會醫院),父親是蕪湖造船廠一名具有高中文化程度的高級技工,也曾任佩備手槍的保衛幹事,執行保衛駐廠蘇聯專家和前來視察之高級領導人的保衛任務。 1958年在動員幹部下放的背景氛圍下,父親主動要求從保衛科回車間當工人,其實他內心想法是當高級技工——高級技工工資高,糧食定量也高於乾部。 1962年父親被借調到位於陝西省興平縣板橋的408廠,這是一家50年代初開始由蘇聯專家援建的國家重點項目,職工和家屬合計超過一萬六千多人,政審和業務要求都很嚴格。同年我妹妹出生,父親為她起名“興平”,後改為“興萍”。...
35年前的1978年,掙脫出毛澤東式極權專制主義黑暗統治冰川期的中國開始“解凍”,一群群從封閉社會的底層和夾縫中奮身而出的年輕人紛紛聚集在一起,北京、上海等地的“民主牆”上除了政治民主、人權自由的籲求外,也出現了張揚自我價值確認、追求美學創新的文學和詩歌的獨特聲音;在民間,紙張粗糙、形制簡陋的油印出版物層出不窮,在漸亮的幽暗中被傳遞、被摘抄、被閱讀、被吟誦,猶如微火閃爍、岩漿湧動…… 作為一個剛剛開始嘗試寫作現代詩的文學青年,我也正是在這樣一個歷史時刻介入了社會,也介入了文學。這一年的10月,我進入大學——上海機械學院,開始讀大一。而4年前的1974年春天,...
人生的際遇各不相同。上帝會給每一個人出不同的考題;撒旦會對人做出種種試探。 好在,上帝造人的時候,對人鼻孔中吹的那口靈氣,乃是人之為人的共同特性,這就是良知、公義、愛等美好品質。它引導著人與人類前進的方向,哪怕道路崎嶇。 神為人所做的奇妙安排,如同地球繞著太陽運行。回憶我自己的人生經歷,軌道彎曲而清晰可辨。 祖父是儒雅的老中醫,被當局定性階級成份為“工商業地主”。在毛時代,這對於一家三代人而言,都是原罪。父親精於琴棋書畫,且略通武藝,卻因“家庭出身”而做了一輩子農民。在我還剛會走路時,曾親眼看見祖父與父親在台上挨批鬥,那是嚴重缺乏娛樂的鄉親們的保留節目。印象最深的是這樣一幅場景:...
1983年,我和家人一起首次去中國旅行了5個星期。那時離毛澤東之死和文化大革命結束還不到十年,人們還是不敢與外國人攀談。雖然我和小女兒吸引了滿大街好奇的人群,但在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只是茫然地盯著我們。因為擔心“老大哥”在背後盯梢,我與人只有過為數不多的低聲交談。 當我1989年4月重返中國時,這個國家出現了一個短暫的政治自由化亢奮時期。學生、知識分子、持不同政見者和普通市民在餐館、宿舍、公園、美髮店等場所興奮地展開辯論,涉及內容十分廣泛。作家、記者、電影導演和紀錄片製作人敢於觸及自共產黨1949年以來即列為禁忌的話題。當時頗有一些欣喜若狂的氣氛。 5月,我再度回到北京,...
廣州市海珠區法院今天判決,警方對廣州市民李維國2013年5月因告知民眾觀看其向當局遞交舉行紀念“六四”遊行和燭光集會的申請而遭警方拘押的處罰為合法。這一判決將對中國公民集會權利,即便是非正式聚會產生影響。 2013年5月21日,李維國在網上發布準備翌日前往廣州市公安局和越秀區分局遞交遊行申請的信息。申請書中援引了中國《憲法》第35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特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集會遊​​行示威法》第3條( “公民行使集會、遊行、示威的權利,各級人民政府應當依照本法規定,予以保障。”)。 2013年5月23日,李維國在遞交申請的第二天,...
“六四”已經過去了20年了,北京至今仍有8名當年的所謂“暴徒”被關押著,他們是:朱更生、李玉君、常景強、楊璞、姜亞群、苗德順、石學之、宋凱。 (一)朱更生,男,45歲左右,“六四”後被以“反革命放火罪”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朱更生捕前住北京市政府宿舍院,後搬至海澱區公主墳一帶。朱更生一審被判處死刑,二審維持原判,最高人民法院復核時改判為死緩。“六四”後,中央電視台播放的6月3日夜的“暴亂”錄像中,天安門廣場上一輛坦克在燃燒,一個年輕人站在坦克上揮舞著旗子高喊著“我們勝利了”,這個年輕人就是朱更生。朱更生的父親原系國民政府秘書,文革時被迫害致死,是母親一手撫養了他和兩個姐姐...
六四25週年即將到來之際,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 中國人權 發表致“兩會”公開信。全文如下: 天安門母親:你們不提 “ 六四 ” ,你們流失了什麼? 流失了道義,流失了良知 —— 致十二屆全國人大全國政協的公開信 尊敬的全國人大代表: 尊敬的全國政協委員: 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又要召開大會了,今年正好遇上“六四”大屠殺二十五週年。我們作為“六四”慘案的死難者親屬——天安門母親,將打起精神,拭目以待,看看這一屆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將有何作為,能否彌補以往的錯失,果斷地把“六四”問題提到大會討論;能不能作出決定並不要緊,大家議論紛紛就是一個進步。 在以往的二十四年中,我們天安門母親櫛風沐雨,...
“六四”25週年前夕, 中國人權 今天推出一項呼籲活動:“紀念‘六四’25週年:抵制強迫失憶,建設公正的未來”。 自1989 年中國政府鎮壓民主運動、製造了舉世震驚的“六四”慘案以來, 中國人權 一直對受難者個人和團體——特別是“天安門母親”群體——提供支持,進行呼籲聲援。 “天安門母親”由“六四”難屬和倖存者組成,多年來堅持不懈地要求中國當局對暴力鎮壓手無寸鐵的民眾追究罪責。 這項紀念活動,是建立在 中國人權 已有的與“六四”有關的內容和活動的基礎上,包括新聞稿、譯文、多媒體產品以及參與的紀念活動等。 這個活動主要是推出《天安門母親紀念“六四”25週年專輯》。 “天安門母親”...
趙常青的辯護律師張培鴻把他當天坐在法庭上為其當事人辯護的行為稱為“是對智商和法律的雙重侮辱”,理由有三:一、《起訴書》將公民正常表達訴求的行為指控為犯罪,混淆了是非;二、《起訴書》將從未在現場出現的趙常青指控為首要分子,顛倒了黑白;三、公訴機關將明知無罪的人指控為犯罪,將來要受更重的審判。他說,面對如此無稽的指控,坐牢已經變成了一種榮耀。他盼望著、並認為“將來一定會有一場真正的審判,那是完全公義的審判”。趙常青案已於當天審結,將擇日宣判。 愛里沒有懼怕! —— 趙常青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案辯護詞 張培鴻律師 審判長、審判員、陪審員: 大約十五年前,辯護人剛出道做律師,...
從今日起,我們將陸續獻給讀者的這批“六四”難屬《探訪紀實》,是一篇篇血和淚凝成的文字。這是在目前大陸的現實環境下,天安門母親群體能夠獻給逝去親人的最好紀念。 在去年“六四”二十四周年過後​​不久,在京的一些難友聚在一起,心裡沉甸甸的,都在想著同一個問題:時間一年一年過去,我們費盡了心力,既不能為死難親人討回公道,更不能挽留住那些在以往歲月里共同抗爭、而今已年邁多病的難友的生命腳步。她(他)們一個又一個相繼離去,這給我們活著的難友留下了無盡的哀思和悲憤。 眼看“六四”二十五週年快要來臨了,我們該為逝去的人們做些什麼呢?又怎樣來紀念這些死難者的亡靈呢?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