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65.
獨立徑(上) “舜!猜猜我現在在哪裡? ”這是我媽的“遠洋”電話接通後迫不及待爆出的第一句話。可以聽得出當時我媽是多麼地興奮。但當時我還沒有察覺到我媽已經身處外國了,加上當時網上剛流行很多類似Skype的網絡電話服務,我也經常用這些服務來和我的同學開玩笑,所以我想都沒有想就回了一句“肯定在廣州!這些小把戲是騙不了我的。 ”但我媽這次真的是自信滿滿地跟我說“我真的已經到了外國啦!不過,這是什麼國家我還真不知道。現在媽有事情要忙,遲點再聊。 ”說到這裡,電話就掛了。 “什麼國家我還真不知道。 ”對於一個出國的人,應該清楚自己身處哪個國家吧。作為一個考慮周全的人應該在出國之前就有詳細計劃吧。...
本文為維權律師唐荊陵在其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的庭審中所作的自我辯護和最后陳述。他回顧了自己致力於中國的民主化所從事維權活動20年的歷程,質疑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及當局對其案司法管轄權的合法和正當性,並揭示了中國普遍存在的“法外酷刑”情況。他指出:當局的這場審判是“黑暗對光明的審判”、“毀滅對希望的審判”。 唐荊陵於2014年5月16日被以涉嫌“尋舋滋事”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其案於2015年6月19日在廣州市中級法院首次開庭,7月23日再次開庭,24日該案審結,法院宣布將擇期宣判。 自我辯護和最后陳述 唐荊陵 事實部分 1995年,...
(收聽播客) 這段題為“一個歷史話語權的爭奪戰”,是中國人權播客系列中的一個片段。在採訪中,一位在香港工作的大陸人談了每年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紀念“六四”受難者燭光晚會的意義。 大陸記者 我是來自內地的,然后在香港住了四年多,然后這是第四次參加維園的這個集會。 我是讀傳媒的,所以也是傳媒工作者。因為我是出生在 1988年,所以在1989年之前,所以我出生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就出生之后長大就知道這個事情。 在內地的時候看過一點紀錄片,但是知道的不是很多,因為沒有相關的書籍可以看。來了香港之后,因為是咨詢發達,所以可以上網去看一些書本,包括一些網站,然后封從德建了一些關於六四相關的網站。...
(收聽播客) “一個歷史話語權的爭奪戰” 這段題為“ 一個歷史話語權的爭奪戰” ,是中國人權播客系列中的一個片段。在採訪中,一位在香港工作的大陸人談了每年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紀念“ 六四” 受難者燭光晚會的意義。 大陸記者: 我是來自內地的,然后在香港住了四年多,然后這是第四次參加維園的這個集會。 我是讀傳媒的,所以也是傳媒工作者。因為我是出生在 1988年,所以在1989年之前,所以我出生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就出生之后長大就知道這個事情。 在內地的時候看過一點紀錄片,但是知道的不是很多,因為沒有相關的書籍可以看。來了香港之后,因為是咨詢發達,所以可以上網去看一些書本,包括一些網站,...
異議人士 於世文 的代理律師馬連順5月1日到看守所會見於世文時得知:為抗議鄭州市管城區法院在其案件起訴到法院近15個月中,不問不審不判,卻違背法定條件到最高法辦理延期三次,於世文已從4月27日開始絕食,目前已很難寫字。於世文身患血壓高、血質稠、心髒病、抑鬱症等疾病,到看守所後又發生過第二次中風,在這種情況下絕食,律師深感擔憂。 背景資料: 於世文因組織“六四”公祭活動於2014年7月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 正式逮捕 。 2015年4月22日於世文接到起訴書,次日於世文 發表獄中感言 ,說因為為六四實質性做出了一點努力而遭到起訴感到很榮幸。 於世文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
中國人權 從可靠信息來源獲悉,劉曉波在當局囚禁中死亡後,“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的母親 蒲文清 極度擔憂身患重病的兒子也會死於看守所。黃琦於2016年11月被拘留,於12月被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正式逮捕;因他在“六四天網”發布了綿陽市某部門的一份文件,該文件列出了打擊黃琦和訪民陳天茂的下一步工作措施,後經有關部門鑑定,該文被認定為 絕密文件 。四川當局曾多次威脅黃琦的母親,並向為黃琦呼籲的訪民散佈:“不要指望黃琦能活著出獄”。 7月11日,黃琦母親通過視頻發表聲明,要求政府從人道主義出發,釋放黃琦。 黃琦是國內資深維權活躍人士。...
“六四”慘案雖然已成為歷史,帶來的災難並沒有終結,傷口也難以癒合。 ——天安門母親致習近平的 公開信 ,2018年6月1日 中國當局血腥鎮壓1989年民主運動已經過去29年了,曾在北京和其他城市殺害了成百上千的手無寸鐵的平民。中國政府不僅一直卑鄙地否認屠殺的事實,而且聲稱把抗議活動說成是民主運動是“歪曲事實真相”,將其定性為“政治動亂”,並堅稱在當時採取及時果斷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確的。 長期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國內採取各種強迫遺忘措施,以抹去人們對“六四;的記憶:當局從來沒有對鎮壓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學生、教師、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為承擔責任;儘管受害的倖存者和難屬一再呼籲,...

頁面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