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82.
已被中國當局監禁8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劉曉波 最近被確診罹患晚期肝癌,獲准保外就醫, 中國人權 對此感到震驚和憤怒! 在劉曉波妻子劉霞的朋友今天發布的一個令人心碎的視頻中,當問到劉曉波的病情時,劉霞哭著說“ 不能動手術、不能放療、不能化療 ”。我們對此深感悲痛。一個所謂的“囚犯”已經病入膏肓、無法再進行任何救治的情況下“獲釋”,這凸顯了當局的不人道和對劉曉波及其家人權利和尊嚴的公然漠視。 早在2015年10月,中國政府在 答复聯合國酷刑委員會審查中國執行禁止酷刑公約的問題清單 中聲稱:“看守所和監獄都配備必要的醫療器械和常用藥品,建立在押人員健康檔案,記錄在押人員健康狀況,...
廖亦武 1989年那年,武文建才19歲,是一名崇拜梵高和高更、做著畫家夢的見習廚師。在目睹政府派軍隊進北京鎮壓後,他在6月5日當眾譴責屠殺而被當局以“反革命宣傳罪”判刑7年。武文建說,“六四精英”的文章不計其數,可誰替這些“六四暴徒”說過一句話呢? [編者注:本文摘編自廖亦武(老威)的同名作品。] 2005年5月26日下午,星期四,經朋友牽線,我在位於北京大山子的798藝術工廠內訪問了出身工人階級的畫家武文建。 天氣晴朗,我眼前的武某身穿火紅襯衫, 顯得神采飛揚。閒話了幾分鐘後,我們便到附近的東北餐館開始進行採訪。不用我的誘導,武某即在一片嘈雜中打開話匣子,似乎早埋下腹稿。...
侯杰 1989年,有智力障礙的北京環衛工人王連禧,因參與燒軍車被定罪。他後來在解釋當時的行為時說,就是看見軍隊向手無寸鐵的學生開槍了,覺得不公、有氣。但這種良知給他換來的卻是被判處死刑,後來改判為無期徒刑。18年後,王連禧獲釋出獄,但妻子已離婚而去,父母也已雙亡。2008年7月,出於維護奧運形象的考慮,居委會把他送進了精神病專科醫院— — 平安醫院,醫院走道上的一張床成了他的“家”,他再次失去自由。本文通過對一個並不關心政治的普通人的感人描寫提醒我們:最終為1989年民運付出最慘重代價的,是像王連禧這樣的普通北京市民。作者侯杰也曾因參與“八九”民運遭監禁。 在北京西城區西直門內往北...
湖南老民運人士周志榮的這份聲明質疑被警方宣佈為“自殺”的李旺陽死亡案是一起“被自殺”案。聲明呼籲國際社會和民間團體成立“李旺陽被自殺真相調查委員會”。包括李旺陽的妹妹和妹夫以及郭永豐在內的17人已經簽名參加調查委員會。
“兩會”剛剛結束,北京政壇就傳出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的消息。儘管官方報導的用詞很謹慎,用的是“不再兼任”,而不是“撤職”,而且還稱為“同志”,但可以說薄已經出局,那個空頭政治局委員的頂戴何時被摘除,恐怕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曾幾何時,薄權傾一方,炙手可熱,現在卻落得有家歸不得的境地,被留在北京監視居住,成為刑訴法第73條的頭一個犧牲品,這不能不讓人感嘆歷史的捉弄。 胡溫對薄熙來亮劍,從日前溫家寶在“兩會”記者會上的說法已可看出端倪。他在回答王立軍事件時,專門講了一段話,提到否定文革的歷史決議和三中全會確立改革開放的路線,隱指薄違背黨的路線方針,另搞一套。對黨的高級幹部來說,...
新年伊始,中國政壇暗潮洶湧。中共十八大已進入倒數計時,黨內各派勢力短兵相接,祭出各種武器,力圖壓倒對手,主導人事佈局。近日,大陸媒體借紀念鄧小平南巡講話20週年,又把作古多年的鄧小平搬出來,用他當年南巡時講的兩句話來影射現實,似乎頗有來頭,引起人們的關注。 據《南方日報》報導,當年報導鄧小平南巡長篇通訊的作者表示,有一個“最遺憾的地方”,就是沒有把鄧南巡講話中的兩句話寫入報導,其中一句是“不要搞政治運動,不要搞形式主義,領導頭腦要清醒,不要影響工作”;另一句是“年紀大了,要自覺下來,否則容易犯錯誤……我們這些老人應該下來,全心全意扶持年輕人上去”。 在十八大權爭正難分難解之際,...
我此刻站在這兒,從尊敬的卡普欽斯基夫人手裡,領取這項至高的褒獎,內心感到榮耀,卻不安。因為我書中的一個人物,一個叫李必豐的詩人,被關在中國的監獄。 在23年前,中國發生了天安門大屠殺,20多萬軍隊合圍北京城,把有數千萬老百姓投入的街頭運動活生生地鎮壓下去,近3000名抗議者被射殺,好幾萬政治犯坐牢,李必豐和我,也被脅裹其中。
1954年5月15日 出生於四川成都。 1972年—1975年 到四川省石棉縣當下鄉知青。 1975年—1978 年就讀於四川醫學院。 1978年—1989年 就職於華西醫科大學附屬醫院,任外科醫生。 1989年 因參加成都和北京的八九民主運動,被四川省政府通報批評。 1998年—1999年6月5日 與他人共同組建西部第一個民間環保組織——四川省綠色江河環境保護促進會(簡稱「綠色江河」),並發起「立碑長江源,救助母親河」的倡議,引發了全國性的「長江熱」和環保高潮。 2000年 因政府已經採納的成都天府廣場貝氏方案(由設計大師貝聿銘的兩個兒子主持設計)會毀壞文化歷史名城而發起抵制活動。所提「...
2010年10月8日,在劉曉波獲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當天,維權人士王荔蕻與朋友一起聚餐慶祝,被衝入餐館的警方帶走。她先被拘留8天,後又被軟禁3個月,駐守在她家樓前的警察,對她的行動嚴加監控和限制。作為結束這一軟禁的條件,警方要求她像其他被拘留或被監控的維權人士一樣,簽署一份「保證書」,保證不再對外發言和參與維權活動,但遭王荔蕻拒絕。相反,她寫下了一份「不作保證書」: 從法理上,讓一個公民寫保證書,保證自己不去做「合法的事」才能有行動自由,是違法的,是對法律的嘲笑……我是一個有良知的人,我不能保證面對苦難時保持沉默……假如我面對苦難和惡行保持沉默,那麼下一個被惡行打倒的就是我自己。
中國人權 獲悉,浙江民主活動人士陳樹慶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四年,於今日從浙江省喬司監獄刑滿釋放。釋放後,陳樹慶還要受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的限制,其中包括不得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不得接受採訪、發表演說,不得在境內外發表、出版、發行具有社會危害性的言論、書籍等( 中國人權 將被判處剝奪政治權利的罪犯的8項規定附後)。 2007年8月,浙江省杭州 市中級法院判決認定陳樹慶積極參加非法組織“中國民主黨浙江籌委會”的活動,並以“中國民主黨浙江籌委會”成員的身份,發表呼籲進行要求民主改革和支持其他民主黨成員進行民主活動的文章。判決書還認定他的文章誹謗中國共產黨在“六四”鎮壓時“行暴”。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