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72.
告全國同胞書﹕“善待中國的母親河─長江” 中國公民運動蓬勃興起﹐19 省市 309 人發表告全國同胞書﹕“善待中國的母親河──長江”(原文於後)﹐指出長江今年危害嚴重的水災﹐是近幾十年嚴重破壞生態環境系統的後果﹐中國政府難辭其疚﹐並提出 7 條補救改變的倡議﹐ 中國人權 歡迎並呼籲重視公民運動﹐這一運動展示的維護生存條件和環境的人權觀念是中國人權運動的新內容和趨向。
前中共中央委員、政治局常委會及趙紫陽的秘書鮑彤﹐向中國公安部舉報並同時通報國務院總理和國家主席﹐檢舉中國境內存在組織嚴密人數眾多經費充裕的非法邪惡組織﹐這個組織以踐踏憲法和侵犯人權為宗旨﹐鮑彤和妻子蔣宗曹就長期遭受這非法組織侵害﹐不僅明目張膽騷擾拘禁他們的人身﹐甚至在北京的鬧市區強制人身並把蔣宗曹打翻在地﹐所以曾是中共部級官員的鮑彤要求﹐對此非法邪惡組織要一概取締以伸張正義保障民權﹐ 中國人權 要求中共政府不得放縱非法行徑切實保障公民人身。
[房屋被強拆案] 葉家三代在北京的住房於2003年5月因為奧運相關的工程而被強制拆遷。一家老小被逐出後,因補償金不夠購買住房而無家可歸。絕望之餘,身為殘疾人的葉國強於2003年國慶日當天在天安門金水橋上企圖投河自盡,之後被秘密開庭判處兩年徒刑。其兄葉國柱因於2004年8月申請示威遊行,抗議因奧運進行的強制拆遷而被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但在2008年7月26日刑滿當天,卻直接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而葉國強和侄子葉明君,因到北京宣武區政府前進行抗議,也於2007年9月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雖被取保候審釋放,但一直遭監視。...
劉曉波 [English / 英文] 《起訴書》(京一分檢刑訴[2009]247號)列舉了六篇文章和《零八憲章》,並從中引述了三百三十多字據此指控我觸犯了《刑法》第105條第2款之規定,犯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應當追究刑事責任。 對《起訴書》所列舉事實,除了說我“在徵集了三百餘人的簽名後”的事實陳述不準確之外,對其他的事實,我沒有異議。那六篇文章是我寫的,我參與了《零八憲章》,但我徵集的簽名只有70人左右,而不是三百多人,其他人的簽名不是我徵集的。至於據此指控我犯罪,我無法接受。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時間裡,面對預審警官、檢察官和法官的詢問,我一直堅持自己無罪。現在,...
趙常青的辯護律師張培鴻把他當天坐在法庭上為其當事人辯護的行為稱為“是對智商和法律的雙重侮辱”,理由有三:一、《起訴書》將公民正常表達訴求的行為指控為犯罪,混淆了是非;二、《起訴書》將從未在現場出現的趙常青指控為首要分子,顛倒了黑白;三、公訴機關將明知無罪的人指控為犯罪,將來要受更重的審判。他說,面對如此無稽的指控,坐牢已經變成了一種榮耀。他盼望著、並認為“將來一定會有一場真正的審判,那是完全公義的審判”。趙常青案已於當天審結,將擇日宣判。 愛里沒有懼怕! —— 趙常青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案辯護詞 張培鴻律師 審判長、審判員、陪審員: 大約十五年前,辯護人剛出道做律師,...
中國人權 收到國內知情人士轉來的獄中異議記者和網路作家師濤的母親代表兒子向最高法院提起申訴的申訴狀(申訴狀附後),請求依法啟動審判監督再審程式,給師濤一個公平的裁決,無罪釋放師濤。 自由撰稿人、前《當代商報》的記者師濤因向海外網站提供一份官方要求記者們注意在“六四”鎮壓15週年時可能有海外異議人士闖關回國的文件,於2004年 11月23日在山西省太原市被拘捕。2004年12月14日師濤被以向海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正式逮捕,2005年4月30日,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處師濤10年有期徒刑。6月2日,師濤向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但法院維持原判。按照中國的審判監督程式,...
以下名單紀錄因“六四”相關活動而 於2009年5月底為止仍被監禁 的在押人員。由於資料來源僅包括公開之資訊,此並非完整名單——官方從未公布在押人員名單。 1
上海知名異議人士鮑戈致函中共中央和江澤民﹐提出進行改革等八條建議﹐ 中國人權 要求中國政府不得因鮑戈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施加迫害。 中國人權 從國內獲知﹐上海知名異議人士鮑戈九月八日致函中共中央和江澤民﹐提出了希望中共採納的八條改革和內政外交的建議(原文見附件一)。具體內容有﹕現行體制一百年不變主觀唯心﹐不應該排斥多黨民主和新聞自袖﹔共產黨應建立反對個人崇拜和專制的民主原則和制度﹐首先將已故領導人毛澤東的屍體進行火化﹔面對日益腐敗和專權的現實﹐當務之急是建立不排斥人民公共權力的有效的制衡和監督機製﹔解決國際日益關心的人權不良問題﹐不是歸咎西方的壓力和反華﹐而是真正實行法制﹔...
英文書名:《劉曉波、〈零八憲章〉和 中國政治改革的挑戰》
[English / 英文]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後,正在無錫的“天安門母親”群體代表丁子霖教授和丈夫蔣培坤教授隨即遭到警方軟禁,並被實施嚴密監控。從10月8日到12月20日,他們失去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繫,“從人間蒸發”。丁子霖、蔣培坤夫婦撰文《一份遲到的“大國崛起”陰影下的幽禁紀略》,講述他們被幽禁74天的經過,說“這是我們一生中所經歷的最寂寞、最難耐的時日”。 本文中文日前已在“民主中國”網站發表,丁子霖夫婦委託 中國人權 將此 文翻譯成英文發表 。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