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67.
中國人權 收到國內知情人士轉來的獄中異議記者和網路作家師濤的母親代表兒子向最高法院提起申訴的申訴狀(申訴狀附後),請求依法啟動審判監督再審程式,給師濤一個公平的裁決,無罪釋放師濤。 自由撰稿人、前《當代商報》的記者師濤因向海外網站提供一份官方要求記者們注意在“六四”鎮壓15週年時可能有海外異議人士闖關回國的文件,於2004年 11月23日在山西省太原市被拘捕。2004年12月14日師濤被以向海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正式逮捕,2005年4月30日,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處師濤10年有期徒刑。6月2日,師濤向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但法院維持原判。按照中國的審判監督程式,...
以下名單紀錄因“六四”相關活動而 於2009年5月底為止仍被監禁 的在押人員。由於資料來源僅包括公開之資訊,此並非完整名單——官方從未公布在押人員名單。 1
上海知名異議人士鮑戈致函中共中央和江澤民﹐提出進行改革等八條建議﹐ 中國人權 要求中國政府不得因鮑戈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施加迫害。 中國人權 從國內獲知﹐上海知名異議人士鮑戈九月八日致函中共中央和江澤民﹐提出了希望中共採納的八條改革和內政外交的建議(原文見附件一)。具體內容有﹕現行體制一百年不變主觀唯心﹐不應該排斥多黨民主和新聞自袖﹔共產黨應建立反對個人崇拜和專制的民主原則和制度﹐首先將已故領導人毛澤東的屍體進行火化﹔面對日益腐敗和專權的現實﹐當務之急是建立不排斥人民公共權力的有效的制衡和監督機製﹔解決國際日益關心的人權不良問題﹐不是歸咎西方的壓力和反華﹐而是真正實行法制﹔...
英文書名:《劉曉波、〈零八憲章〉和 中國政治改革的挑戰》
[English / 英文]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後,正在無錫的“天安門母親”群體代表丁子霖教授和丈夫蔣培坤教授隨即遭到警方軟禁,並被實施嚴密監控。從10月8日到12月20日,他們失去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繫,“從人間蒸發”。丁子霖、蔣培坤夫婦撰文《一份遲到的“大國崛起”陰影下的幽禁紀略》,講述他們被幽禁74天的經過,說“這是我們一生中所經歷的最寂寞、最難耐的時日”。 本文中文日前已在“民主中國”網站發表,丁子霖夫婦委託 中國人權 將此 文翻譯成英文發表 。
【吳澤恆】 廣東佛教領袖吳澤恆因於1998年 和1999年建議政府進行改革, 包括增加政府透明度、建立黨外監督機構、制止腐敗等,而被以「非法經營罪」、「擅自發行股票罪」判處有期徒刑11 年;2010年2月獲釋後繼續受到騷擾、監視、恐嚇和毆打。
2008年12月9日 一、前言 今年是中國立憲百年,《世界人權宣言》公佈60週年,“民主牆”誕生30週年,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10週年。在經歷了長期的人權災難和艱難曲折的抗爭歷程之後,覺醒的中國公民日漸清楚地認識到,自由、平等、人權是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民主、共和、憲政是現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構。抽離了這些普世價值和基本政制架構的“現代化”,是剝奪人的權利、腐蝕人性、摧毀人的尊嚴的災難過程。21世紀的中國將走向何方,是繼續這種威權統治下的“現代化”,還是認同普世價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體?這是一個不容迴避的抉擇。
張博樹 為什麼“軟實力”一詞在中國悄然走紅? “軟實力”本來是西方學者提出的一個概念。1990年,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撰文討論“soft power”(軟實力),他把這個新創的概念定義為“一個國家造就一種情勢、使其他國家倣傚該國傾向並界定其利益的能力;這一權力往往來自文化和意識形態吸引力、國際機制的規則和制度等資源。”後來他又將“軟實力”更簡練地概括為“通過吸引而非強制或者利誘的方式改變他方的行為,從而使己方得償所願的能力”。 1
2009年12月23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著名知識分子劉曉波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庭審進行了不到3個小時便告結束。法院外警方戒備森嚴。像中國的許多案件、特別是被認為政治上敏感的案件的司法程序一樣,該案的庭審情況嚴禁外泄。目前外界所能了解到的情況是,劉曉波對當局的指控做了無罪辯護;約有20人獲准旁聽,包括劉曉波的弟弟劉曉暄和妻弟;主審法官是賈連春,也就是之前以同樣罪名給維權律師高智晟和艾滋病維權人士胡佳定罪的那一位法官;法院將於12月25日做出宣判。 許多人被禁止進入法庭旁聽庭審,包括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十幾位外國駐北京大使館的官員,其中包括美國、德國、澳大利亞的外交官,...
5月31日北京的一些良心犯基督徒聚會,徐永海在講道中為24年前六四事件中死去的、受傷致殘的、坐牢的所有人祈禱,也為今天因六四被軟禁在家中的人祈禱。徐永海說,當今中國反腐的現狀太需要人們學習聖經,他也呼籲美國不要資助壟斷聖經出版的三自愛國教會,讓中國人民可以在書店裡買到聖經。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