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83.
——這一連串動作,顯示北京已經確定了對港的新的方針:“瓦解香港民主派,撲滅港人反抗,強化中央對香港的直接管治”為核心。我們有理由預期,未來會出現“二十三條”立法,香港民主派代表人物被判刑,甚至維園紀念“六四”的燭光晚會也會被取締。北京正在慢慢佈局,準備一舉將香港徹底收復。
中國人權編者按:本文為旅居美國的人權律師陳建剛所作的他與身居湖南的維權人士謝文飛的越洋長談記錄。謝文飛從2013年至2014年,在全國8個省20多個城市參與了各種旨在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捍衛人權的活動,也因此,他數次被刑事拘留,其中第三次刑事拘留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半。他第四次被刑事拘留是今年4月30日,至今仍未獲釋;本文記錄的長談是在4月初。在談話中,謝文飛講述了自己如何從一個熱愛共產黨,甚至寫過獲獎長詩《黨啊,你是我心中永恆的太陽》的被洗腦青年,在通過網路接觸到真相後不斷進行認真思考,從而轉變成為追求言論自由、致力於為實現民主憲政的中國而抗爭的人權捍衛者的經歷。
瀏覽 中國人權「六四」三十週年專題網站 。 三十年前,1989年6月3日至4日,中國政府對在北京發生的大規模和平示威抗議活動實施了武力鎮壓。這場由學生髮起、以天安門廣場為中心的要求民主和改革、呼籲反腐敗的抗議活動獲得中國社會各階層的響應,教師、知識分子、記者、工人和其他平民等積極加入到這場持續50天的抗議活動中,全國各地許多城市也先後舉行了各類抗議活動。 在6月3日夜晚及隨後幾天裡,在中國最高當局的指令下,戒嚴部隊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用衝鋒槍和手槍開火,用坦克碾壓,用刺刀刺殺,無數百姓被殘忍地殺害。在「六四」鎮壓中,中國政府下令所謂的「人民解放軍」在和平時期殺害自己的人民,...
編者按:在紀念「六四」三十週年前夕,「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長篇祭文並致中國國家領導人公開信《哭「六四」大屠殺中罹難的親人和同胞們》,全文如下: 一 我們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殺中痛失親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前的十里長街和京城中軸線沿線,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動用機槍、坦克、甚至國際上已禁用的達姆彈,屠殺毫無戒備、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的青年學生和市民。這場腥風血雨的大屠殺奪去了成千上萬鮮活的生命,讓成千上萬個家庭墜入無底的深淵。 這場大屠殺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發生的。好幾年間,北京的許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彈孔累累、血跡斑斑。儘管卅年後,這些罪證已被林立的高樓、...
習近平上臺七年來,倒行逆施,治國無能,強勢應對內外危局,幾乎得罪了社會各個階層,中共政權陷入六四鎮壓以來最嚴重的困境,同時要面對毛、鄧兩個時代所面臨的內外雙重壓力。現在是考驗習是否真有本事,頂住內外壓力,扛200斤走十裡山路不換肩的時候了。
2019年12月28日,「天安門母親群體」在京部分難屬提前舉行了2020年新春聚會活動。難屬們回顧了2019年紀念「六四」慘案三十週年的活動情況,還特別提到尤維潔自提供家庭地址後幾年來唯一一次收到香港市民給難屬寄來聖誕卡之事。難屬們表示,雖然隨著歲月流逝,他們正在逐漸老去,但是信念不會改變,將繼續堅守「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不會退縮。
  • June Fourth Victoria Park 2016
已經連續30年、每年都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今年第一次遭到香港當局的禁止;數十年來,紀念在1989年的民主運動中遭「六四」軍事鎮壓的犧牲者的和平集會每年至少有數萬人參加,有些年份參加者多達15萬甚至20萬人。 「作為在中國唯一能夠大規模表達要求對手無寸鐵的平民死亡問責和可以公開舉行紀念活動的地方,香港一直是抵制專制党國的強制失憶和審查制度的希望之塔。」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表示,「禁令的發出之際正值香港的自治日益遭到嚴重打擊,以及本應受香港法律和國際法保護的香港人民的權利和自由受到破壞之時。」 6月1日,香港警方拒絕批准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悼念活動的申請,稱集會「...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慘案31周年。我們不會忘記31年前的慘案。和平時期,中國政府出動標榜為「人民子弟兵」的國家軍事力量,動用坦克、裝甲車在十裡長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門廣場的路上,軍隊無視站在馬路邊上的人群隨意開槍,甚至當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在西單六部口,軍隊先噴射含有抑制人神經作用的毒瓦斯讓人們失去意識並出動坦克碾壓人群。這樣慘無人道的血腥場面舉世罕見,絕無僅有! 1989年的學生運動從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鎮壓,學生們始終保持著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與政府對話。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學生外,...
——曉波寫過一篇文章《超越始於恐懼》,承認恐懼,並進一步論證人類為了擺脫恐懼,才去超越的,沒有恐懼,人類就只能平庸。中華民族自「六四」後真是被恐懼魘住了。如今這個「喪魂失魄」的民族什麼都有了,就是沒有「膽」了。這一點,正是劉曉波存在的歷史意義。
——中國災難的根源,就是當權者擁有了最高權力還不夠,還要把這種權力變為終身的獨裁權力,六四的災難、香港的災難和正在來臨的經濟危機,都是這種腐朽帝王思想的產物。在六四31周年來臨時,全世界都意識到,已經到了消除中國皇冠的時候了。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