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80.
New!
——“六四”三十一周年来临前夕,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发起“六四三十一年”公开信联署行动,呼吁年轻一代继承八九民运对民主价值的追求,同时表示不承认中国政府执政地位,强调人民有选择的权力。
瀏覽 中國人權「六四」三十週年專題網站 。 三十年前,1989年6月3日至4日,中國政府對在北京發生的大規模和平示威抗議活動實施了武力鎮壓。這場由學生髮起、以天安門廣場為中心的要求民主和改革、呼籲反腐敗的抗議活動獲得中國社會各階層的響應,教師、知識分子、記者、工人和其他平民等積極加入到這場持續50天的抗議活動中,全國各地許多城市也先後舉行了各類抗議活動。 在6月3日夜晚及隨後幾天裡,在中國最高當局的指令下,戒嚴部隊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用衝鋒槍和手槍開火,用坦克碾壓,用刺刀刺殺,無數百姓被殘忍地殺害。在「六四」鎮壓中,中國政府下令所謂的「人民解放軍」在和平時期殺害自己的人民,...
編者按:在紀念「六四」三十週年前夕,「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長篇祭文並致中國國家領導人公開信《哭「六四」大屠殺中罹難的親人和同胞們》,全文如下: 一 我們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殺中痛失親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前的十里長街和京城中軸線沿線,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動用機槍、坦克、甚至國際上已禁用的達姆彈,屠殺毫無戒備、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的青年學生和市民。這場腥風血雨的大屠殺奪去了成千上萬鮮活的生命,讓成千上萬個家庭墜入無底的深淵。 這場大屠殺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發生的。好幾年間,北京的許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彈孔累累、血跡斑斑。儘管卅年後,這些罪證已被林立的高樓、...
習近平上臺七年來,倒行逆施,治國無能,強勢應對內外危局,幾乎得罪了社會各個階層,中共政權陷入六四鎮壓以來最嚴重的困境,同時要面對毛、鄧兩個時代所面臨的內外雙重壓力。現在是考驗習是否真有本事,頂住內外壓力,扛200斤走十裡山路不換肩的時候了。
New!
——六四已经在香港开始了。杀戮在悄悄蔓延。这个时代的武装镇压,采取的不会是坦克上街。这个时代的六四,是把一个主要镇压事件分散成无数个看似更小的事件。实际上,如果六四的模式是常规战,是主战场的硬碰硬,那么当代的镇压,模式就是恐怖主义,就是逐渐升级、分散化。
New!
——此次“港版国安法”出笼,不是习近平对疫情带来的国际困境的一种紧急应对,而是他具有“破釜沉舟”性质的个人宣示,这种宣示不仅是做给世界看的,更是做给国内看的,一方面表达了习近平“我将无我”、不惜“国将不国”的决心,也有一些非常现实的政治算计。
2019年12月28日,「天安門母親群體」在京部分難屬提前舉行了2020年新春聚會活動。難屬們回顧了2019年紀念「六四」慘案三十週年的活動情況,還特別提到尤維潔自提供家庭地址後幾年來唯一一次收到香港市民給難屬寄來聖誕卡之事。難屬們表示,雖然隨著歲月流逝,他們正在逐漸老去,但是信念不會改變,將繼續堅守「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不會退縮。
New!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慘案31周年。我們不會忘記31年前的慘案。和平時期,中國政府出動標榜為「人民子弟兵」的國家軍事力量,動用坦克、裝甲車在十裡長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門廣場的路上,軍隊無視站在馬路邊上的人群隨意開槍,甚至當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在西單六部口,軍隊先噴射含有抑制人神經作用的毒瓦斯讓人們失去意識並出動坦克碾壓人群。這樣慘無人道的血腥場面舉世罕見,絕無僅有! 1989年的學生運動從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鎮壓,學生們始終保持著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與政府對話。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學生外,...
New!
——香港警察以前是非常优秀文明的执法部队,但现在已沦为港共政权镇压机器,面目狰狞,残暴凶狠,形同德国纳粹党卫军。维持了30年的维园万点烛光今年六四可能受到打压,但我们悼念六四的拳拳之心不会死。如果今年不能在维园,那就让我们在自己身在之处,燃起一枝烛光吧。
New!
——今天,世界已经陷入巨大的灾难,抗争已经变得更困难更有风险。但世界也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惊觉更清醒,更加认识到中共专制制度的严重危害。在纪念“六四”31周年之际,我们坚信,自由必胜,专制必败。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