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Total results: 455.
2009年5、6月間,香港二十歲左右的學生、藝術家舉辦了名為“80後六四文化祭”活動。這是一項紀念1989年的中國民主運動、向“六四”鎮壓受害者致哀的文化活動。活動由年輕人自己組織和參加,主要通過網絡進行傳播。 1 組織者這樣寫道:“在我們眼中,‘六四’不只是一件等待平反的歷史事件,它更是一種可以傳給下一代的態度。 ”在10點宣言中,他們誓言要“擁抱歷史,把已故的美好價值承接到未來”,“保持發聲,坦率宣說一切不公義”。 2 所有的活動組織者都是在那場悲劇發生後出生的;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在學校讀到的都是對“八九”民運和“六四”鎮壓輕描淡寫的課文。但現在,...
【勿忘六四】 2012年6月4日,1989年“六四”事件23週年紀念日,上海訪民杜陽明、沈佩蘭、王扣瑪、童國菁四人到上海市市中心人民廣場手摯“勿忘六四”字幅公開紀念“六四”慘案。
時不我待,繼續拖延「六四」問題的解決將是對我中華民族子孫後代的犯罪 ——致十一屆四次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的公開信 1989年的“六四”大屠殺已臨近第二十二個年頭。在這漫長的歲月裡,作為國家最高權力機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對89年的那場大屠殺不討論、不審議,始終沒有改變當年鄧小平做出的結論。據不久前披露的《李鵬日記》,鄧小平於1989年5月17日在他家裡召開中央常委會上說過這樣的話: “措施不堅決不行,不迅速不行。我想的辦法是戒嚴,只有這個辦法才能夠在較短時間內使動亂平定下來。……實行戒嚴如果是個錯誤,我首先負責,不用他們打倒,我自己倒下來。……將來寫歷史,錯了寫在我賬上。已經不能考慮別的辦法了,...
尊敬的十一屆二次會議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今年,是“六四”大屠殺20年。 上一個世紀的1989年6月4日,中國當局發動了一場對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屠殺,嚴重違背了本國的憲法,違背了一個主權國家所應承擔的保護人類的國際義務,由對人權和公民權的一貫侮蔑發展為反人道的暴行。 在已經過去的漫長歲月裡,政府當局刻意淡化“六四”,不准國人談論“六四”,禁止媒體涉足“六四”。中國猶如一間密不通風的“鐵屋子”,把民間所有關於“六四”的呼聲,把“六四”受難親屬和傷殘者的一切哀號,一切哭訴、一切呻吟都擋在了“鐵屋子”以外。今天,你們作為“兩會”代表、委員,庄嚴地坐在大會堂裡,能聽到來自“六四”...
“天安門母親”聲明: 必須讓“六四”成為大陸媒體和互聯網的公共話題 自從1995年以來“天安門母親”每年都公開致函歷屆“兩會”,提出自己的訴求。然而,令人遺憾的是,15年來,“兩會”代表及其常設機構對於我們的訴求未曾有過片言隻語的回復,更遑論有任何一位代表與我們群體中的任何成員進行直接或間接的接觸。代表們對於受難同胞的這種態度實令人齒冷心寒。因此,我們在本屆人大、政協會議召開之際,特發表如下聲明: 在大陸的媒體和互聯網上,“六四”至今仍被列為禁區;按照國際通行的言論自由、信息開放的原則,“六四”理應成為大陸媒體和互聯網的公共話題。

頁面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